《いぬ咬개》--烧*宝和张*涵的爱恨情仇

--今天的瓜很大,就像六六问我的那一句:“你吃得下吗?”

--事情经过:一个医生(烧伤超人阿宝,本名宁方刚,下称宁某)做大了公众号,出名了,然后有了女粉丝;有一天,和一个有家室有儿子的女粉丝(m雪,下称某雪)发生了关系;女粉丝事后悔恨了,然后自杀并成功了;接着女粉丝的哥哥知道了女粉丝自杀,就找了另外一个女公关大V(张箬涵,本名张丽,下称张某)去爆料揭发;女公关觉得这事刚好符合她撸粉撸钱的利益要求,就答应了;女公关去撕宁某,宁某反抗的同时被撕得体无完肤;同时,一个女公众号横空出世(刺萼龙逵152,下称龙某)扒皮在撕扯宁某的女公关;女公关在一边撕扯宁某一边反讽女公众;女公众反跳用力一扒,女公关被扒得衣不蔽体……

--继烧伤超人阿宝之后,出现了无数的医学类超人**,阿宝成名后,就卖各种产品,价格不低,据张某说,是“三无产品”;文章打赏不少,据张某说“是人血馒头”。

--很多年前,我看过宁某的名字,看过他的文章,当时觉得:他真敢说。然后呢,我也没关注过他,一是觉得他说话“嘴巴太大”--太激愤、脏话真多、又靠吼;二是自己几乎不玩微博、博客。毕竟觉得中国医生都是绵羊医生,忽然有个硬茬子发发声也好。(好吧~_~,就是拿来主义。)所以综合来说,是无感。

--PUA(源于美国,中文名字叫:搭讪艺术)最近一年才了解到,主要是因为北大高才生--包丽被PUA后自杀。包丽被男友牟某,用“煤气灯效应(来自1940年一部黑色悬疑片)”控制,言语侮辱等等,导致包丽拍裸照、被要求先怀孕再流产留下病历单及绝育手术。某雪是不是被PUA,真不好说。

--在中国,“死者为大”,而我以为,是“原谅死者生前所犯过的所有错误”的意思(不过在张某和某雪家人看来,是“还她清白、拉人陪葬”)。清不清白我不知道,但我以最“叵测”的看法:并不是死去的所有人都是无辜的,比如:希特勒。我当然不是在侮辱逝去的人,我只是想接近真相,所以才众多争议中提出猜测。

--大部分转型成功的三级影星在成名后,都想把过去那段历史抹去,最坦荡的舒淇也说过“我要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大部分人三缄其口。我相信“艳照门”事件中,张柏芝和阿sa是有后悔的。有很多农村出来的孩子,成了高官、名人后,是羞于提及在乡下一脚泥养鸡养鸭的双亲。多少人每天吃一种东西,很快就会厌恶。现在的我们也会想不通为什么当初自己会喜欢某物某人。那么,某雪是事后才觉得恶心?如果这事,是他们“你情我愿”,当时的某雪就像过去,现在的某雪想分解过去,那么“讨回公道”又有什么立场?

--我不是为宁某洗地,没有那么大的爱心。但且不说“生死”中,“生”比“死”需要“神经大条”,更需要的是“贪婪(贪图世间存留心中的那一点光、舍不得和温暖)、勇气”。所以如果宁某和某雪一开始到最终都是“顺其自然和你情我愿”,那没什么好说。如果宁某一开始就已经觊觎某雪,逐步PUA她,那就是个人品极其败坏的渣渣。但话说回来,如果某雪真的家庭如此幸福、又高学历,为什么那么轻易被PUA?如果是某雪像当年追刘德华导致亲生父亲跳河自杀为她争取的一次与“华仔”见面机会的某娟一样,本着某些念头才接近的宁某呢?但无论怎么说,就算洪水多么凶猛,如果河堤守得住,又怎么会决堤呢?起码有“一丢丢的念头”才会最终耐不住是主动或是被动的寂寞。他千不该万不该突破了底线。有其一,是否有其二?

--而家人,从来都会觉得自己的人是最好的。某雪的哥哥如果奔向的是“非利益”,我是真的心疼这哥哥。

--张某就算了,她说宁某吃之前被砍伤的顶级眼科医生陶勇教授的“人血馒头”,还PO了一张教授的回复截图,我真看不出教授回复了什么?她说了一大坨,教授只回了两个“承让”的手势。不能理解为教授不想跟她纠缠?其实我觉得她撕宁某,也是另类的人血馒头。她写了一篇《烧伤超人阿宝的七宗罪:逼死北大女硕士的背后真相》揭示宁某的文章,在我还没去搜她这个人的时候,单看她那篇文章,我直觉她不是那个像她自己口中说的“单纯的人”。文章不仅直接人身攻击、部分断章取义,还各种带节奏。

--就像《约翰福音》第八章 3-11节提到,耶稣跟众人说:“你们当中谁觉得自己是无罪的,可以用石头扔她。”当时没有一个人敢用石头扔那个“行淫被抓来处刑”的女人。耶稣也是运气好,如果当时张某在场,肯定用飞翔学来的技术开个挖掘机向那个妇人扔去一块重达1吨的石头,因为在她自己每天照镜子中,她觉得自己纯洁得很(虽然人家说了,一群男人在追求她,只要她点头,马上就有男人跟她花9块钱,也虽然追求者多少跟纯洁不是直接挂钩)。但是张某没想到,她这头才扔完石头,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蓝翔优秀毕业生龙某开着最大号的压路机向她碾压过来,并准确压中了。张某一边拔着被压路机压着的腿,一边对着龙某说:“你这个死老姑婆!你嫉妒我年轻、你嫉妒我貌美!”

--张某之所以那么血淋淋,之所以被龙某一压一个准,是因为她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公关,也是靠打赏撸钱,也是靠咬别人来生存。一边晒自己多有钱,一边为她自己母亲的药费上水滴筹;一边说宁某多丑“猪八戒吃嫦娥”、龙某多人老珠黄、自己多年轻貌美,一边被人家po出实照;一边讽刺宁某口无遮拦,一边自己骂人句句不堪入耳;一边骂宁某靠打赏赚钱、接广告,一边自己早已经“袋袋”平安打赏费、自己接广告;一边说宁某吃人血馒头,一边自己人肉馒头沾人血馒头大快朵颐……其身不正,何以正人?张某母亲确实是挺可怜的,成了利益的牺牲品。世间的矛盾所在,不po出实锤,也不可能求锤得锤,但锤一出,势必殃及无辜。就像张某和“罗一笑”父亲吃“罗一笑”的人血馒头一样,受伤的不正是罗一笑吗?

--无论怎么说,宁某终究是辜负了信任他的人(不包括我);张某不应该来掺和。

--龙某不知道私底下有没有和宁某有利益关系,但愿没有吧。看官少一点吧,那么多的浏览量,其实就是给他们送门票。

--いぬ咬개,你看懂了吗?无论你懂不懂,但它本意都是:狗咬狗。

--(今天的瓜真的很大,宁某的个人行为,希望医生不要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