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

一不小心

打倒了

一瓶怀素的百年老酒

线条醉了

墨色也醉了

古老的汉字这会是解脱了

从来不曾如此的张狂

如此的空灵

如此的像一种奔泄的冲动

笔断意连

墨枯情深

疏可以走马

密不能透风

时如壮士执剑,顶天立地

时如娘子醉酒,东倒西歪

有没有魏晋的遗风

何时纠缠得清

这笔墨之于宣纸上的游戏

直把中国人陶醉了几千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