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作大赛│滴血玫瑰

姐妹公寓很宽敞,甚至可以用豪华来形容,算上地下室上下共三层,房租却很便宜,唯一奇怪的是公寓里的约法三章:

1、房间至少两人一间;

2、房间内不能带进红色玫瑰花;

3、房子里的地下室任何人不能进入。

没人知道这三条约定是谁制定的,也没人知道为什么。

1

雪薇:季晴,初雪不是和你一起面试了吗?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

雪薇:初心,你可算回来了,你最喜欢的娱乐节目都快播完了。快来,我们给你腾个地儿。

初雪:你们看吧,我有点儿累。

雅茹(唇语):怎么了?

季晴(嗓音提高了八度):雪薇姐,你就别管人家了,千金大小姐光芒万丈,信心满满,结果一不小心吃了闭门羹。脸上挂不住!

雪薇(压低声音):你这么毒舌,小心没朋友!

季晴撇撇嘴,初心没抬头也没有说话,客厅里恢复了安静,只能听见电视里传出的声音。

------------------------------------------------------------------------------------------------------------------------------

初心:啊~

雪薇,雅茹(互看一眼):怎么了?

季晴:不要大惊小怪,人家只是发泄一下情绪!千金大小姐的世界,你们不懂!

雪薇:你以为初心是你啊,动不动就鬼哭狼嚎的!不要总是针对人家,房子还是人家让你住的呢!雅茹,不要理她,咱们快进去看看!

雪薇:初心,你还好吗?

雪薇:你怎么坐在地上?

雪薇(惊慌):你手上怎么有这么多血?是不是受伤了?

初心:玫瑰花……血……好多血!

大家朝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插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瓶里的水已经被染的鲜红,而血正一滴一滴的从玫瑰花上滴下来,滴进水里,滴在季晴床旁边的桌子上。

雅茹(吓一跳):哇,大晚上的,这是谁搞得恶作剧!

雅茹:季晴,不会是你吧?除了你们写悬疑小说的,谁会大晚上搞这个。

季晴用手摸摸粘在玫瑰花上的血,冷笑着抽出一朵玫瑰花:够用心的啊!滴血玫瑰!张初心,亏得以前我把你当竞争对手,你身为一个立志要当悬疑作家的人,竟然连《滴血玫瑰》都不知道,被几滴血吓成这样,我瞧不起你!怪不得《新锐》不要你!你永远也赶不上我!

雅茹:季晴,你够了!这看起来……的确……挺恐怖的!

雅茹(压低声音):进《新锐》上班一直是初心的梦想,你少说两句。

季晴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她将花全部拿出来,一枝一枝地数,22朵:张菲菲!

雅茹: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

雅茹来不及阻止,只抛出了这句话,但回答她的只是门撞到墙上的“哐啷声”。

雪薇、雅茹互看一眼,面前的初心脸色惨白,呆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雪薇:雅茹,你去把桌上的东西处理一下。

雅茹:哦。

雪薇(轻声):初心,我们去洗漱一下好不好?

见初心没有反应,雪薇轻轻碰碰她的肩膀,初心身体一颤,转头惊恐地看着雪薇。

雪薇: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洗漱一下好不好?

初心点点头。

雪薇:你……今天要回去睡吗?

初心惊恐的狂摇头:不,我不要回去睡!

雪薇:那你今天在我们房间挤一晚吧。

初心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

雅茹(轻声):雪薇姐,季晴一晚上没有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雪薇:我刚刚给她打了电话,她说在男朋友那儿,一会儿就回来。

初心打扮精致地从自己房间出来:雪薇姐,如果她回来,麻烦你转告她,我给她三天的时间,让她搬出公寓。这三天我不回来住,三天之后,如果东西还在的话,我会当成弃物给清出去。

雅茹:初心,只是一个恶作剧,赶她出去是不是有点过了?她在这里没有亲戚,如果离…..

初心(冷冷地):她违反了公寓的规定,本就应该离开。

雅茹:可是……

初心(微笑):雪薇姐,麻烦你了,我学校要迟到了,先走了。

雅茹(讪讪的):我们都一起住这么久了。

雪薇看着初心离开的背影,拍了拍雅茹的肩膀:去上班吧。

2

初心:哥,我下午还有课,你这么匆匆忙忙叫我过来干嘛?

泽浩:先看看这个再埋怨我!

初心:什么东西啊?

初心:《新锐》的实习合同?给我的?

泽浩: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我只是帮你拿回来而已。

泽馨:哥,那可是《新锐》啊!我工作也没有着落呢?你怎么不把我安排进《新锐》!

泽浩:把你安排进《新锐》干嘛?当前台还是做书模?你要是有初心的实力还用我安排吗?

泽馨:她有实力?她要是有实力你就不用让kitty把季晴处……

泽浩(厉声):泽馨!别一天到晚胡说八道!

泽浩(微笑):初心,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是季晴自己去杂志社捣乱,才被杂志社开除的!

初心:谢谢你,哥,我懂。

泽浩:一家人说什么谢谢!你准备准备,过两天先去《新锐》报个到。

初心:好,那我先走了。

泽馨(小声嘟囔):你就是偏向初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你亲妹妹!

泽浩:你自己瞎嘟囔什么呢?你以后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回家。

泽馨(撇撇嘴):知道了!我去忙了!

泽浩点点头。看着泽馨走远,自言自语:这是我欠初心的,我得还!

-------------------------------------------------------------------------------------------------------------------------------

《新锐》杂志社

初心:您好!我叫张初心,通知我今天过来报道。

前台:哦,你好!主编今天早上打过招呼,让你来了之后去会议室等,请跟我来吧。

前台:你稍等一会儿,一会儿菲菲姐会来带你。

初心:张菲菲?

前台:是的,你们认识吗?

初心摇摇头:哦不,不认识。谢谢你。

张菲菲:哟,来的挺早啊!

张菲菲:怎么?不愿意搭理我?如果没有季晴夹在中间,我们俩之间应该没有什么恩怨吧?再说了,我张菲菲并不欠她什么,是她抢了我的出版机会,抢了我的男朋友,我都还没有迁怒于你,你这是干嘛?和我划清界限?

初心:和季晴没有关系。我对于不熟的人都这样。

张菲菲:那倒也是,你抢了她的工作,你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吧。

初心(冷笑):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们好像以前关系也并不好!

张菲菲:哦?是吗?可是那天我还听见她在主编办公室为你争取机会来着。不过可惜,名额有限,没有成功。只是没想到她努力争取机会要保的人,却在最后顶替了她。是不是也蛮可笑的?不过我倒要谢谢你。

初心一怔(冷冷地):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张菲菲:啊?哈哈。是谁搞的鬼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拿到了自己该拿的,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不是吗?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工位。

张菲菲走后,张初心心里一片狼藉,她想到张菲菲刚刚说的话,以及昨天张泽浩办公室里张泽馨没有说完的话,难道真的是自己抢了季晴的位置?她已经一周没有回姐妹公寓了,今天她要回去看看。季晴是一定要离开姐妹公寓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自己抢了季晴的位置,误会了季晴,她要怎么弥补自己的错误?

3

雅茹:雪薇姐,你说季晴会去哪儿呢?她都一周没有回来了,她在这个世上又没有亲人了。

雪薇:她……会不会去找她男朋友了?

雅茹:可是,我们都不认识她男朋友,而且自从那晚的事情发生之后,初心也没有回来,我也不太敢和初心提起她。

初心开门进来,径直走向自己卧室:麻烦你们把卧室左边这些东西都清出去吧。辛苦了,谢谢!

雅茹:初心,你干嘛?季晴还没有回来!你这样处理她的东西不好吧?

初心:雪薇姐已经通知她了,她没带走,就是不要的。既然不要了,为什么还要占着地方。

雅茹:可是,她只是上周三上午回来过一次,可能来不及收拾这些东西呢!

保洁阿姨:那……还要扔吗?

初心:扔!

雅茹:张初心!季晴不像你一样是千金大小姐,那个行李箱是她省吃俭用了半年才买的,那台电脑是新攒的,是她的饭碗,她一定舍不得扔的。

雅茹:初心,算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能再给她留一段时间。要不然放在我房间,不会占你地方的。

初心(低声):她不会回来了,重要的证件她已经都带走了。还有她妈妈留给她的娃娃。

初心(转头):阿姨!麻烦你们快点,我一会还要出去。

保洁阿姨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好的。

初心:对了,我忘记和大家说了,后天会有一个新室友搬进来和大家一起住,和我住一间,她叫张泽馨,是我堂妹,性子有点嚣张跋扈,但是人不坏,大家多担待一些。

雅茹、雪薇:哦。

保洁阿姨收拾好屋子,离开了公寓。

初心:你们早点休息,我今天回学校住,明天收拾东西回来。

雪薇:晚上注意安全。

初心(微笑):没事!

初心走到门口,轻声问:如果我做了错事,你们会原谅我吗?

雪薇:初心,人无完人,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我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机会去改正。

张初心像是和雪薇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无法弥补了。

说完关门离开了公寓。

雅茹:雪薇姐,你说初心今天是不是很奇怪?

雪薇:你别看她和季晴两个人总是互怼,其实她们感情挺好的,又是同行,两个人惺惺相惜。如今季晴打破了规定不得不走,初心心底可能也舍不得吧。

雅茹:雪薇姐,你来的比较早,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三条规定吗?你看看咱们这间公寓,这么宽敞,甚至可以用豪华来形容,房租却很便宜,所以初心肯定不是为了挣钱。可是为什么房子至少两人一间?这样的房子,就算是一人一间也能住下十来个人。第二条房间内不能带进红色玫瑰花;玫瑰花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吗?为什么姐妹公寓明明都住着女孩儿,却不能带进玫瑰花?而且还是红色玫瑰花?就算是初心讨厌玫瑰花,你刚刚也说她和季晴惺惺相惜,就因为讨厌玫瑰花就把她赶出家门?是不是有点过分?如果是因为那晚的恶作剧,可是初心平时很大度的,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斤斤计较?关于地下室,不进就不进,反正也都是些杂物。

雪薇:我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规定就有了。如果不是这次季晴的事,我也以为这只是随便说说的。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

4

第二天,雅茹晚上起来喝水,恍惚看见地下室有灯光,迷迷糊糊走到厨房,恍然惊醒,赶紧跑回卧室。

雅茹:雪薇姐,你醒……人呢?

张雪薇推门进来。

雅茹:雪薇姐,你去哪儿了?

雪薇(迷迷糊糊):洗手间啊!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

雅茹:地下室……地下室有灯光。

雪薇:哦。

雅茹:雪薇姐!是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人!

雪薇(坐起来):什么人?

雅茹:我不知道!我刚刚口渴去厨房喝水,路过地下室的时候看见里面有灯光,我就赶紧跑回来找你了。

雅茹: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雪薇:要去吗?地下室可是不允许进的。

雅茹:那……万一进贼了呢?

雪薇(笑笑):你们家贼偷地下室啊?

雅茹:去看看嘛!

雪薇:好吧……

她们走到地下室,里面没有灯光透出来,大锁依然挂在那儿,像门卫一样,守护着门后面的秘密。

雪薇:雅茹,你是不是看错了?

雅茹:不可能!刚刚明明就是有灯光!

雅茹:雪薇姐,你要相信我,刚刚真的有灯光!

雪薇:好了,回去睡觉吧,天都快亮了。

雅茹只好悻悻地跟着雪薇回卧室。走到房间门口,雅茹瞥了一眼初心的房间,里面有光透出来,她拉住正要迈进房门的雪薇。

雅茹:你看!

雪薇:什么?

雅茹:初心房间的灯是亮着的!

雅茹:你说会不会……

雪薇:会不会什么?

雅茹:会不会刚刚是初心去了地下室?

雪薇:也有可能,说不定初心下去拿东西了。

雅茹:这么晚下去拿东西啊?

雅茹(饶有兴致):雪薇姐,那你说如果初心违反了规定怎么办?

雪薇:傻丫头,那是租客守则,初心又不是租客!再说了,人家自家的地下室,为什么不能进?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张雪薇看见姜雅茹弯着腰对着地下室的门不知道在干什么。

雪薇:你撅着屁股站在那儿干嘛呢?小心被初心看到不开心。

雅茹:她已经走了,我亲眼看着她出门的。

雅茹:雪薇姐,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雪薇:什么奇怪的事情?

雅茹:公寓的规定是不允许人进入地下室,但是你看这个锁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

雪薇:可能是初心会时不时的下去放些东西吧。

雅茹(摇摇头):昨晚回去我一直没睡,想了好多,我记得有好几次我看见初心的余光扫见地下室,她每次看地下室的眼神就像瘟疫一样,唯恐避之而不及。这种恐惧不像是装出来的。她白天都吓的半死,怎么会大晚上一趟两趟地跑去放东西呢?可是她如果晚上不去,这把门锁为什么这么干净呢?

雪薇:怎么?你要改行做侦探啊?

雅茹:不是,你不觉得奇怪吗?

雪薇:奇怪!

雅茹:你也觉得奇怪吧?那我们一起查一查吧?

雪薇:我是觉得你奇怪!你看我们公寓哪里不干净?

雪薇:赶紧吃饭!我先上班去了。

雅茹(小声嘀咕):哪里不干净?厨房窗台上还有一层尘土呢!不行!今晚我要蹲点,昨天晚上绝对不是幻觉。

雅茹不甘心,一连守了几夜,地下室没有出现亮光,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初心房间的灯光也没有再在夜里亮起。

5

雪薇:喂,妈?恩,我知道。我一会儿就去帮您订玫瑰花!放心吧!您自己注意身体。恩,拜拜。

泽馨:呦,阿姨还这么浪漫啊!雪薇姐,你是不是也得赶紧找个男朋友啊!

雪薇(一丝苦涩从眼底闪过):情人节是我爸妈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几乎不过这种西方节日,我爸却捧着一束玫瑰花出现在我妈面前,说喜欢我妈很久了,我妈就被稀里糊涂地打动了,非我爸不嫁。外婆说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泽馨:没想到叔叔还挺浪漫的。年轻的时候一定迷倒万千少女!

雪薇:对,写小说的人都崇尚浪漫主义。只是后来我爸去世了,妈妈从楼梯摔了下来,从此便在轮椅的陪伴下度过。但是妈妈还是不忘让我每年情人节在爸爸墓前放下一束玫瑰花。

泽馨:对不起啊,雪薇姐,我……

雪薇:没事!事情都过去二十年了!我和妈妈都能承受了。

雪薇:我情人节已经有着落了,看看你们怎么办!

雅茹:初心,这么多年情人节一直赋闲在家,现在有了男朋友,是不是终于可以翻身做主人了!

初心脸色有些难看:我……明天请了假,在家休息。

雅茹:你身体不舒服吗?要不然我明天陪你去医院?

初心:不用,我休息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泽馨:姐,有男朋友情人节不用,你是不是脑子锈掉了!

初心(挤出一个微笑):泽馨,要不然你明天陪窦宁去看电影吧,他买了票我不能陪他去看,现状还在和我耍小孩子脾气呢!

泽馨:既然你病得不严重,那你就去嘛。憋在家里对身体恢复一点好处都没有。

初心:我明天有事!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我事后再哄他。

泽馨:你能有……什么……事。我知道了。明天我陪你们家宁宁去看电影,但是我不敢保证帮你哄好,是个帅哥吗?

初心:保证是个帅哥!

泽馨:那我保证完成任务!不过,你得早点回来给我们做饭!主要是犒劳我的!

初心:好!姐姐答应你!

第二天舍友们应约一早都回来蹭饭,当门外的铃声响起的时候,都推脱着让初心去开门,情人节应该少不了礼物和惊喜。门一打开,在舍友们准备起哄的前一秒,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出现在她的面前,初心如见鬼一般的把玫瑰花狠狠的摔在地上,舍友们赶紧走过去,雅茹能明显的感觉到初心在发抖。

窦宁(不可置信):你干什么?你说你情人节有事情,好,你去忙!我陪你妹妹去看电影,现在回来给你买了礼物,你为什么又不开心?我是不是做什么都是错的!

初心(深吸一口气):对不起,窦宁,你先回去吧。我……今天不太舒服。

窦宁欲言又止,转身离开。

泽馨:姐,你干什么啊?今天情人节,好多店玫瑰花都被订完了,宁宁为了给你买束新鲜的找了好多店。

泽馨:宁宁,你等等我。

初心: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了,你们吃吧!

剩下不知所措的雪薇和雅茹大眼瞪小眼。

雪薇(小声):玫瑰花。

雅茹:我去看看她吧?有点不放心。

雪薇点点头。

在黑暗的房子里,初心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犹如半年前的那个晚上一样,让雅茹一下想到了季晴。

雅茹打开灯,蹲到初心面前:初心,你还好吧?

初心抬起满是泪痕的脸,一下抱住雅茹:雅茹,我只是害怕玫瑰花!从小就怕!

雅茹轻拍着初心的背,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就像有人讨厌吃香菜,咬在嘴里会吃出不同的味道,或许在初心的眼里,玫瑰花并不是美丽的花……

6

情人节过后,初心和窦宁虽然口头上都解释清楚了,但是他们不像以前那么亲昵了。直到有一天,初心身体不舒服提早回家,却看到窦宁和泽馨在卧室里拥抱在一起,她才知道,这个她一直觉得有愧的男人,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了。

初心:你在干嘛?

窦宁:初心,你听我解释。我……我们……

初心:你们什么?你滚!

初心看着一动不动的窦宁:我让你滚!

泽馨:你先走吧。

泽馨:姐……

初心(有些激动):你不要叫我姐!世界上这么多男人,你为什么要选他!

泽馨: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知道窦宁……真的很喜欢玫瑰花。而我也很喜欢他。

初心:喜欢?喜欢就可以不顾道德廉耻吗?你是我妹妹!

泽馨:你现在知道我是你妹妹了?从小到大,只要是你喜欢的,无论我再喜欢,哥哥都会留给你!凭什么!就因为你是个孤儿吗?可他是我的亲哥哥。现在,就因为你比我先遇到他,即使他不喜欢你,我也不能和他在一起吗?

“啪”一个巴掌甩在泽馨脸上。

泽馨: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

说着转身离开,在门口遇见想说点什么的雪薇,最终还是没有停下,摔门而出。雪薇站在原地犹豫了2秒钟,看了看头顶的摄像头转身离开了。毕竟劝人不是她擅长的事情,而且她下午还要去系里开会,好多东西还没有准备。

--------------------------------------------------------------------------------------------------------------------------------

第二天

泽馨:喂?雅茹姐,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雅茹:泽馨,怎么了?

泽馨:我抢了初心的男朋友!

初心:啊?

泽馨:叔叔和婶婶在初心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对她的影响很大,我知道她需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把心交给一个人,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

初心:那窦宁呢?他也不爱初心了吗?

泽馨:恩,他说和初心在一起太累了。你不觉得初心也有点神经质吗?

雅茹:泽馨,就算他说和初心在一起累,但是他们一天没有分手,就还是男女朋友,你这样搅进来就是第三者插足,对方还是你姐姐,她平时那么疼你,你想她会有多伤心。

泽馨:那我怎么办?

初心:晚上回去好好和你姐姐道个歉,初心嘴硬心软,她会原谅你的。

泽馨:可是她让我滚出去。

泽馨(对屋里):哥,你干嘛?

窦宁面目狰狞龇牙咧嘴地跪在地上。

泽浩:这就是你选的男人?他有什么好?要你去和初心抢?

初心:泽馨?怎么了?

泽馨:雅茹姐,没事!我先挂了。

泽馨:是啊!他没什么好!那你为什么不让张初心甩了他!

泽浩狠狠甩了泽馨一巴掌:你!

泽馨(怒瞪着张泽浩):从小到大,只要是她喜欢的,无论什么你都会留给她。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窦宁:泽馨,你怎么样?

泽浩:要么你们分手!要么你和他两个人消失一个,你们自己选!

泽馨:我们死都不会分手!

说着,泽馨拽着窦宁离开了办公室。泽浩冲身边的人甩甩手:泽馨,你不要怪我。

下午,泽馨回到公寓,一直躺在自己的卧室里,想着上午雅茹说的话:她这么倔,会原谅我吗?不管,如果她不原谅我,我就死缠烂打,天天缠着她,反正我不走!

泽馨想着想着有点饿了,去厨房给自己找些吃的,回来就看到一个短发女生躺在自己的床上。

泽馨:你是谁啊!怎么躺在我的床上

女孩微笑着坐起来:这是我的床!

泽馨: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这是我表姐家!你怎么进来的!赶紧离开,小心我叫警察抓你。

女孩依旧微笑:既然你这么喜欢,就送给你吧,别后悔哦!

说着,泽馨看见女孩从床上弹起来,飘了出去。

“啊!”

7

窦宁:泽馨呢?

初心(冷笑):我张初心是不是看着特别好欺负?要不然,你们背叛了我,怎么还好意思找我要人?

窦宁:初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你怎么罚我都行。可是,我已经三天没有联系到馨馨了,我担心她出什么事!

初心:她一个成年人在自己的地盘能出什么事!没联系你肯定就是回家了呀。

窦宁:她还是个学生,她和你不一样,不像你这么精明能干。

初心(苦笑):对啊,我精明能干,所以活该我被劈腿,劈腿男还要回来问我小三的去向。

窦宁: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的。那天因为我们的事,她和她哥哥闹翻了,我去了她实习的公司,她已经三天没有去上班了。因为申请了实习,她也没有回学校。电话打不通,短信也不回。

初心看着窦宁,他是真的很担心泽馨。其实自己也没有那么爱他,答应他的追求只是希望让自己逃离另一段支离破碎的病态感情而已。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张泽馨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初心:哥,你知道泽馨去了哪儿吗?

泽浩:别和我提那个死丫头!骂了两句就不来上班了。这两天也没见她,她没回你那吗?那天听她说要回去和你道歉。

泽浩:初心,哥知道是她对不起你,你给哥一点时间,哥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初心:哥,这么多年,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自己会处理的。既然泽馨没有联系你,那我就先挂断了。

初心:她没回家!

窦宁:那她可能去哪儿呢?

初心:朋友那呢?

窦宁:她的好朋友我都找过了,没有人见过她。而且我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去厦门的。

初心:我们报警吧。

8

警察1:张队,今天早上接到一个失踪报案,报案人是失踪者的男朋友和姐姐。失踪者叫张泽馨,今年23岁,身高160,是个学生。本来今天和男朋友约好一起去厦门,可是张泽馨并没有出现。男朋友说这三天一直没有联系到女朋友,朋友也不知道她的下落,觉得不对劲,所以来报案了。

张队:失踪者失踪前有过什么反常举动吗?

警察1:没有,据说四天前和姐姐发生过争吵,失踪当天准备回家和姐姐道歉,之后男朋友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但是姐姐说最后一次见失踪者是四天以前。

张队:有收到过什么敲诈电话吗?

警察1:没有!

张队:最近有类似的案件吗?

警察1:没有。

张队:失踪者住哪?

警察1:她失踪前一直和姐姐住在一起。在秋水山庄。

张队:哟,别墅区。这种地方安保做的应该是不错的,监控调来了吗?

警察1:调来了。

张队:走!去看看!

-------------------------------------------------------------------------------------------------------------------------------

警察1:张队,有发现了!秋水山庄小区门口的录像显示失踪者下午四点十五分从小区离开,从沿途的监控摄像可以看到失踪者步行去了距离这儿大概1500米左右的一间餐馆,餐馆比较老旧,里面没有安装摄像头。我们去找餐厅的服务员确认过,因为天气比较冷,当天下午失踪者包裹的比较严实,但是从我们提供的当天从秋水山庄离开的装束来看,失踪者进去之后订了一个包间。

张队:那之后还有什么人进出过这家餐馆吗?

警察1:因为是周内,当天去这家餐馆的人并不多。从周边的摄像头看,大概有十来个人进出餐馆,但是失踪者进去之后应该就没有再出来过。不过据服务员说,失踪者进去之后,有一个拉着红色皮箱的人来找过她。之后两个人什么时候出去的就不知道了。

张队:红色皮箱?多大?

警察1:对!大概26寸,服务员说人很漂亮,二十多岁,感觉像是来旅游的。

张队:周围摄像头有死角吗?

警察1:应该没有!而且餐馆没有后门。

张队:那从摄像头的视频看,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警察1:拉着红色皮箱的女人应该是一个小时以后,从摄像头的视频看,失踪者没有离开。

张队(自言自语):没有离开……

张队:小李,你说一个26寸的箱子,可以装下一个160cm的人吗?

警察1:按照常理推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一般人谁会让别人把自己装进行李箱啊?

张队:那要是无意识的状况下呢?

警察1:您的意思是?

张队:视频里还有嫌疑比较大的人吗?

警察1:如果按照您的推算的话,还有一个保洁阿姨,每天晚上保洁阿姨会推着保洁箱过来打扫卫生。

张队:把这两张照片打印出来,你和小张去餐馆询问保洁阿姨的情况,我和小刘去秋水山庄问问失踪者的姐姐是不是认识拉红色皮箱的女人。

警察1:是!

9

张队:您好!我们是警察局的,昨天早上接到你们的报案,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初心:您好!是我和……她男朋友去报的案。

张队和警察2互看一眼。

张队:只有你们两个人一起住吗?

初心:不是!我们四个人,大家都在屋里。

张队:大家都是五天前最后一次见失踪者吗?

雅茹:我四天前和她通过电话。

张队:她有和你说什么吗?

雅茹:她和初心两个人吵架了,和我商量想和她道歉。就没有别的了。

张队掏出一张照片:你们看看这个人你们认识吗?

初心:张菲菲!

张队:你认识这个人?

初心:是!她是我们杂志社的职员。

张队:她和你妹妹认识吗?

初心:我不知道!

张队:那能麻烦你带我们去找她一下吗?我们怀疑她和你妹妹的失踪有关。

初心:好!她今天应该在公司加班。

雅茹:初心,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吗?

初心看向张队,张队点了点头。

-------------------------------------------------------------------------------------------------------------------------------

张菲菲:哟,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大小姐转性了?

张队:您好!我们是警察局的,怀疑您和四天前发生了一起失踪案有关,有点情况需要和您了解一下。

张菲菲(一脸错愕):你们搞错了吧?

警察2:是不是搞错了,说清楚不就知道了吗!

张队:请问有地方方便谈话吗?

初心:有!去会议室吧。

张队:请问你认识张泽馨吗?

张菲菲:认识!我们是同班同学。

张队:那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张菲菲:大概……一个月之前吧。

警察2:你撒谎!我们查到你明明四天前刚刚和她见过面。

张菲菲:我没有!

张菲菲:是!我四天前的确接过她的电话,约了见面,但是我们没有见到!

张队:那你去见同学为什么要拿一个那么大的箱子?

张菲菲:泽馨打电话让我带一个箱子!

张队:她有说为什么让你带箱子吗?

张菲菲:没有!她就说她有用!是泽馨怎么了吗?

张队:对!她失踪了。而根据摄像头的跟踪显示,她最后见的人是你。

张菲菲:警察同志,请你们相信我。我的确没有见到过她。她那天给我发了一个小视频,是一部有名的悬疑小说《滴血玫瑰》中的场景,因为以前一个宿舍的时候,她见过我那本小说,所以问我到底有什么含义。当时我在逛街,加上我们又好久不见了,所以我们就约了个地方晚一点聊。地点是挂断电话,她发给我的,你们看,这是短信。

张队:视频我们可以看看吗?

张菲菲:可以。

雅茹:这个场景我见过,当时张菲菲就是用这个滴血的玫瑰花把季晴气走的!之后季晴就失踪了。

张队:失踪了?

雅茹:对!那晚,公寓出现了滴血的玫瑰花,季晴去找张菲菲理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张菲菲:你不要血口喷人,这玫瑰花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她那次来闹,闹完之后就走了。

张队:那你们为什么没有报案?

雅茹:因为季晴不是本地的,加上她走的时候重要的证件都带走了,所以我们就没有报案。

张菲菲:季晴根本就没有失踪,她四天前还回去过。泽馨见过她。

初心:不可能!她离开之后,大门的门锁我换过了。她不可能进去。

张菲菲:警察叔叔,我没有说谎,泽馨和我说她见了季晴,和鬼一样出现,又突然消失了。

张队:这世界上哪有鬼!我们回去之后,会再查一遍摄像头记录的出入记录,看看你们提到的这个季晴是否回来过。那她是基于什么情景让你带箱子的?

张菲菲:买箱子是挂断电话之后,大概半个小时,她说让我帮忙买个箱子,26寸就行。一会见面带给她。

张队:那箱子呢?

张菲菲:在我住的地方。

张队:方便带我们过去取一下吗?

张菲菲:好!

10

警察2:张队,箱子是新的,没有任何处理过的痕迹。而且箱子里面也没有找到任何指纹信息或者装过东西的痕迹。

张队:那可能张菲菲说的不是假话。小李那边有线索吗?

警察1:去查了,保洁阿姨的确是每天晚上过去做保洁,做完保洁之后就回公租房休息了,没有时间处理尸体,而且她也不认识失踪者,可以排除嫌疑。

张队:失踪者家里的摄像头录像查了吗?

警察2:查了,没有那个叫做季晴的女孩出现过。

张队:还有别的入口吗?

警察2:公寓没有别的入口。他们窗户的护栏现在正在换,但是几个姑娘白天出去上班门窗都会锁好,也没有任何撬窗的痕迹。所以从窗户进入的可能性不大。

张队:那就是这个张菲菲在说谎。可是她为什么说谎呢?

警察2:会不会一年前这个季晴的失踪也和她有关系?

张队:你去她家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了吗?

警察2:没有!一切都挺正常的。她有一个男朋友叫张亮,交往好多年了,两个人一直租住在一个一居室里。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警察1:而且最近一年也没有发现什么无法确认身份的女尸啊。

张队:先处理当前的案子吧。失踪者失踪前和什么人结过怨吗?

警察1:失踪者是个性格比较跋扈的人,加上家里条件比较好,哥哥是珠宝公司的总经理,所以和周围的人关系并不好。如果说结怨的话,那可能就多了。

张队:富豪千金?那失踪这么多天了,为什么来报案的是男朋友和表姐?家里人不知道?

警察1:据说和家里人不和,早就搬出来住了。不过,听说现在在她哥哥的公司当实习生。

张队:那失踪这么多天了,她哥哥不知道?

警察1:千金小姐,又是在哥哥的公司,说不定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张队:那也得去查啊。明天去他哥哥公司。

警察1:得令。

11

雅茹:初心,有时间吗?我们聊聊吧?

初心:你想聊什么?

雅茹:泽馨的失踪,和你有关系吧?你是不是杀了她?她明明是准备和你道歉的!一个男人!值得你为此杀掉自己的妹妹吗?

初心(惊讶):雅茹,你胡说些什么?

雅茹:我说,是你杀了泽馨!

初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雅茹:那玫瑰花你怎么解释?你那么害怕玫瑰花,泽馨失踪的那天,你房间明明有一束滴血的玫瑰花,如果人不是你杀的,你为什么抵抗着恐惧,把它们扔进垃圾桶?还把桌面清洗干净了?

初心:你……

雅茹:想问我怎么知道的?那天我一不小心把家浩送我的耳钉弄掉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后来一想可能是雪薇姐打扫房间,没注意帮我扫走了,所以我就去找了门口的垃圾箱。结果被一袋玫瑰花刺破了手。今天我以帮张队去认季晴为由,去看了那天咱们门口的摄像头的录像。那天晚上你拎着一袋一模一样的垃圾袋,扔进了垃圾箱。

雅茹:季晴离开的那几天,你叫人来搬他的东西,问我们如果你做了错事,我们会原谅你吗?雪薇姐说人无完人,每个人都会犯错,但是我们都还年轻,还有很多的机会去改正。可是你却说无法弥补了。是不是那个时候季晴已经被你杀死了?

初心:我没有!我没有杀死季晴!

初心(顿了顿):我也是真的害怕玫瑰花。我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丧命,那时候我还很小,只记得情人节那天哥哥去机场接我们,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发生了车祸。等我醒来的时候父母都已经死了。他们的鲜血滴在爸爸送给妈妈的那束鲜艳的玫瑰花上,从此我便对玫瑰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小的时候连提都不能提,后来长大了,但还是不能见,每次一见到玫瑰花我就能想到当年的场景。到现在我还不敢一个人睡觉,季晴刚离开那几天,我晚上睡觉都是开着灯的。父母生前用过的东西我都锁到地下室了,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进去过,我不敢面对他们。

雅茹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还是咽了回去。

初心:说起季晴,我对不起她,她离开之后我才知道,她为了我去求主编多给一个实习名额。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为了我去求别人。可是我却把她赶走了,我知道她在这个城市没有亲人,张亮也回到了张菲菲的身边,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我想找她回来,但是我找不到她了,我以为她看不起我,所以不想理我了。但是我不会害她的。雅茹,我真的不会害她的。

雅茹:我知道,初心!对不起啊。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泽馨的失踪,加上之前季晴的不辞而别。我……大脑短路了,你不要怪我。

初心:我知道你也是真的关心泽馨和季晴。警察叔叔会查出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雅茹:恩。其实玫瑰花你可以等我们回来收拾的。

初心:那天我回来就看见一束滴血的玫瑰花放在桌子上,我当时傻掉了,但是我不能一直面对着恐惧等你们回来,我也不想让你们再一次看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所以从床头找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把它们扔了。

初心(苦笑):扔一束玫瑰花用了三个小时。

雅茹:慢慢会好的。

初心:恩。你和张队他们回去查摄像头的录像,找到季晴回来的视频了吗?

雅茹:没有!那天并没有人回来!

初心(惊悚):不会……真的有鬼吧?

雅茹: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怎么也算21世纪的大好青年!还是悬疑小说的作家!应该是一个无神论主义者啊!说不定是张菲菲说谎呢!我总觉得季晴离开的事情和她有关系!

初心:可是我入职的时候和她聊过,那时候感觉那件事情和她无关。以她的性格,那时候应该不会骗我。

雅茹:算了,不想了!既然你害怕一个人住,今天就和我们挤挤一起住吧。雪薇姐加班,今天预报有大雨,不知道会不会被淋在半路上。

叮咚

初心:哪位?

快递:快递!请问张雪薇是住在这里吗?

初心:是的。

快递:麻烦您签收一下。今天暴雨,配送过程中快件被雨给淋了,您检查一下里面是否有破损。

初心:可是张雪薇不在。

快递:您不是她朋友吗?要不然您给她打电话和她说一声?如果您不验的话,到时候有问题我们就不管了。

初心:那你稍等一下吧。

“对不起,您拨打电话暂时无法佳通,请稍后再拨。”

初心(一脸无奈):打不通。

雅茹:文件?要不然我们帮她拆了吧,应该是户口本,她前两天说准备买房子,让阿姨把户口本给她邮寄回来。

雅茹:好了,没有问题。

快递:谢谢!

雅茹:我们的雪薇姐姐年纪轻轻也要买房了,成天和你们这些土豪在一起,我真的是……压力山大呀。我得找时间出去旅个游,缓解一下我这郁闷的心情。

初心:我这是历史遗留,雪薇姐才厉害。不过反正你还年轻,不急。

雅茹:我还年轻呀,妹妹!我去洗澡了。

初心:雅茹

雅茹:怎么了?

初心:今天我的事情,你不要告诉雪薇姐。

雅茹:放心!看我这樱桃小嘴?很紧的。

初心:呵呵,谢谢。

12

窦宁:初心,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初心: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窦宁:关于泽馨的。

窦宁:我怀疑她的失踪和她哥哥有关。

初心:你胡说八道什么?那可是她亲哥哥。

窦宁:你别激动,你听我说。那天我们的事情被她哥哥知道了,他把我毒打了一顿带到泽馨的办公室,说要么我们分手!要么泽馨和我两个人消失一个,让泽馨自己选!

初心:泽馨怎么选的?

窦宁:泽馨被气坏了,只是说了句我们死都不会分手!就离开了办公室。

初心想到了一年前季晴消失的时候,泽馨跑到泽浩办公室说她听见泽浩让kitty把季晴处……虽然当时在泽浩的训斥下泽馨没有说完,但是处什么呢?会不会是处理掉?想到这儿,初心心里打了个寒颤,握紧了拳头。不会的,这可是她最敬佩的哥哥。他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

初心:就凭这个你就让我去怀疑自己的哥哥对亲妹妹下手?

窦宁:不一定是下手,也可能是把她软禁了。

初心:窦宁,我保证哥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你先回去上班吧,我去一趟我哥公司。

-------------------------------------------------------------------------------------------------------------------------------

张队:张先生,您好。我们是市警察局的,想和您了解一点情况。

泽浩:您好!有什么事情吗?

张队:我们接到报案,说您公司的员工也是您的妹妹张泽馨,于四天前失踪了。您知道这件事情吗?

泽浩:我不知道!谁报的警?

张队:他的男朋友窦宁和姐姐张初心。请问您最近见过她吗?

泽浩:没有,我最后一次见她也是四天前。

警察1:她是你公司员工,不来上班你们不会查的吗?

泽浩:我这个妹妹向来没有什么正行,平时上班迟到早退旷工也是常事。自家公司嘛,所以平时也没人追究。

张队:那你最后一次见她,她有什么异常吗?

泽浩:异常?那倒没有!就是和我小拌了两句嘴。

张队:方便问一下原因吗?

泽浩:哦,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我不是特别喜欢,说了她两句,她一生气拉着那个男孩就走了。如果你们说我妹妹四天前失踪了,那那个男孩应该是最后见她的人。

张队:那她之后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吗?

泽浩:没有!因为她住在初心那里,所以很少回家。

初心:张队长,你们这是……在忙吗?

张队:没事,了解一下情况。

初心: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我过会再来。

张队:不打扰,我们已经了解完了。张总,那我们就先走了,打扰了,可能在案子侦破之前,我们会时不时地登门拜访。

泽浩:张队您客气了,那是我亲妹妹,还得麻烦您费心,希望能尽快找她回来。那您慢走,我就不送了。Kitty帮我送一下张队。

张队:您客气了。不用送,我们自己走就行了。

警察1(小声):那是他亲妹妹吗?感觉他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张队(回头看一眼正在交谈的泽浩和初心):对这个表妹倒是很上心。走,回局里。

泽浩:初心,你今天怎么来我这儿了?

初心:哥,泽馨的失踪真的和你有关系吗?

泽浩:初心,你胡说什么呢?张队他们是例行通知,人丢了,有人报了案,家长总该知道详情。

初心:可是窦宁说泽馨失踪那天,你骂她们,还放了狠话。

泽浩:我不放狠话她会怕吗?再说了,窦宁傻了,你也傻了,那是我亲妹妹,我能拿她怎么办,顶多是臭骂她一顿,关几个月小黑屋。

初心:那你没关她小黑屋吧?

泽浩:这不还没来得及关,她就失踪了吗?真是不让人省心!

初心欲言又止。

泽浩:还有什么话一并说出来吧,省得你憋在心里难受。

初心:当年季晴的事,泽馨说你让kitty’去处理她,到底怎么处理的?我不信季晴找张菲菲打一架就被开除了,她那么有天分。

泽浩:我的确是让kitty去处理她,但是我们还没来及动手,她就自己去《新锐》闹了。那个张菲菲和你们主编关系不错,添油加醋的说了几句,主编本就想辞退她,毕竟一个不受控的员工是个经理就不会喜欢的,我就趁机去给你要了实习合同。本来你们俩就是二选一,只是当时面试的主考官觉得季晴思想更大胆而已。主编就顺势让我欠了一个人情。

初心:仅此而已?

泽浩:仅此而已!

初心:哥,对不起啊!你这么帮我,我还怀疑你。

泽浩:说什么呢!你是我妹妹。

初心:哥,泽馨的事,你不要着急,肯定会找到的,也先不要和伯伯他们说,我怕他们担心。

泽浩: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初心:那我先去上班了。

泽浩:去吧。你离那个张菲菲远一点,你惹不起她。

初心:我知道了!

14

初心:雅茹,你干嘛呢?这么全神贯注的。

雅茹:听说你们杂志社要换新的办公楼了?

初心:你消息够灵通的啊?这都知道。

雅茹:我哪有这么神通广大,是季晴以前要好的同事给寄来一个快递,说杂志社还有季晴的东西,东西搬不走又联系不到她,就把她的东西按照预留的地址邮寄回来了。我看这里面有一本小说,黑色的书皮上印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血一滴一滴的从上面滴落下来,滴到几个血红的大字上——滴血玫瑰。想起季晴离开前……曾经提到过,所以打开看看。

雅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

初心(微笑):没事!其实写悬疑小说的人都知道张宁远,我只是对玫瑰花心存芥蒂,但是他的其他小说我还是读过的,构思很巧妙。只不过可惜的是他四十岁就死了。

雅茹:怎么死的?

初心:据说和你手上拿的这本小说有关。但是具体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

雅茹:网上可以查到他的信息吗?

初心:不知道。应该有的,他在悬疑界还挺有名的。你查他干什么?

雅茹:不知道!感觉应该查查!

雅茹:那天的玫瑰花你数了多少支了吗?

初心:我都被吓的半死了,哪还有心思数玫瑰花!

雅茹:你和张菲菲关系怎么样?

初心:还行!因为我哥的关系,她挺“照顾”我的。

雅茹:那你和她要一下泽馨最后发给她的视频。

初心:这样好吗?

雅茹:赶紧!警察那边也不知道靠不靠谱,这都两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也不能傻等着呀。再说了,你不是悬疑小说作家吗?你不好奇啊?

初心:我看你像悬疑小说作家!

雅茹:要不我转个行?赶紧要!

雅茹:你看!这个视频里是23支!去年22支,今年23支!这不就是张菲菲吗?

初心:那我也23岁啊!

雅茹:那你也有嫌疑!

雅茹(警惕的看了一眼初心):你不会杀我灭口了吧?

初心:我……你……

雅茹:逗你的!

初心:好玩吗?

雅茹:你看,这上边说张宁远太沉迷于小说《滴血玫瑰》中的情节,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买了40朵玫瑰花,在情人节将自己的妻子刺死,然后殉情,而这一切都被他6岁的小女儿欣瑶看在眼里。这件事情在二十年前聒噪一时。对孩子的影响也挺大的,这么小就成了孤儿。不过这小女孩长得还挺好看的。

雅茹:不行!我晚上要把这部小说好好研读一下,让作者都能沉迷进去的小说,勾起了我强烈的欲望。

初心:你不会是真的要转行吧?

雅茹:我担心我转行了,你们都去喝西北风。

初心:我不陪你看!今天晚上我和雪薇姐睡一张床!

雅茹:我们友谊的小船太经不起风浪了!被一部小说就这么打败了。哎,雪薇姐还没有回来吗?

初心:据说在赶最后的项目,你以为在A市买房子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不拼是不行的!

雅茹:好吧,我认输!活该你们是白富美,我是矮矬穷!

15

警察1:张队,餐馆里的人都能相互作证,那天大家是一起离开餐馆的,离开餐馆的时候没有见到张泽馨,也没有人有单独作案的机会。

张队:那就可以排除餐馆是案发现场的可能性。

警察1:恩。你还在看这录像视频啊?

张队:总觉得哪不对。

警察1(递上一瓶水):哪儿不对?

张队:种种迹象标明,张菲菲没有绑架或者杀害失踪者的可能性。她也没有必要捏造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出现在失踪者的家里。但是如果她没有捏造的话,那摄像头的视频里为什么没有拍到这个人进入失踪者家里呢?

警察1:头儿,你的意思是……有鬼?

张队:鬼你个头!我的意思是如果她真的在失踪者的家里,或许她七天前就进去了,视频录像只能保留7天,所以视频里找不到她!

警察1:可是,公寓的主人说季晴搬走之后,她换了大门的门锁,所以她不可能进去。

张队:那就说明公寓里有人给了她钥匙!

警察1:那头儿的意思是,这是合谋的绑架案?

张队:去趟秋水山庄!

------------------------------------------------------------------------------------------------------------------------------

张队:你们好,我想请问一下,自从季晴搬离公寓之后,你们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

雅茹:我们就没有再见过她了。她自从离开公寓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也没有去学校上过课。

张队:那你的意思是张泽馨没有见过季晴?

初心:见过一次,有一次我哥开patty,他们在patty上见过一次。

张队:那她在的时候,你们谁和她关系比较好?

初心:大家关系都不错。但是我和她一个房间,所以在实习之前我们的关系更好一点。

张队:实习之前?

初心:对,因为我们实习竞争的是同一个岗位,所以发生了一点小摩擦,关系弄得就不太好了。

张队:你不是房主吗?你和她合住在一个房间?

初心:是的,我们公寓有规定,必须两个人一个房间。所以我们都是合住的。

张队:哦?还挺环保!

张队:那你们两个和她关系怎么样?

雪薇:大家关系都还不错,虽然季晴人不坏,但是平时嘴比较损,所以平时大家也都不招惹她。

雅茹:就像大学舍友吧。大家从五湖四海来到这个地方,有缘成为舍友。

张队:你们是从不同的城市过来的?以前都不认识?

雪薇、雅茹:恩。

张队:好了,没什么事,我就是随便了解一下情况。

初心:张队,我妹妹她……还能找到吗?

张队:我们会尽力的。

初心:谢谢。

回警局的路上

警察1:张队,他们好像也不会窝藏这个叫季晴的。

张队:你说餐馆的服务员说那天张泽馨捂的很严实?

警察1:服务员是这么说的。

张队:见过一面……捂的很严实……小李,你去把秋水山庄所有大门的摄像头录像调来,我要看。

警察1:好,我马上去。

警察局

警察1:队长,你这视频都看了三遍了!你找什么呢?

张队:找人!

警察1:谁啊?

张队:“季晴”。

警察1:季晴?你不是说她很可能七天前就进去了吗?

张队把视频画面定在下午两点钟:你看这个是谁?

警察1:和张初心一起租房的女孩啊!好像叫……雪薇。对,是叫雪薇。

张队(快进视频):这个雪薇下午两点钟回的秋水山庄,她为什么说她没见过张泽馨?难道她没有回家?那她去了哪里?你再看这个人。

警察1:这个……看不出来,她好像把脸故意不看摄像头。不过,这身材也不像雪薇呀。而且这个是……秋水山庄的北门,距离她们的公寓是最远的。

张队:你把这张照片打印出来,明天去秋水山庄挨家挨户的问,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个人从下午六点进入秋水山庄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警察1:好!

16

初心:喂?张队,雪薇不在,她妈妈病了,所以她回老家了。今天下午就回来了。您找他有什么事吗?

初心:大概下午五点吧。我们都在家。好,再见!

雅茹:有什么事吗?

初心:不知道,张队找雪薇,说下午过来。

雅茹:不行!我们得在张队见到雪薇之前先找到她。

初心:为什么?

雅茹:你记得雪薇户口本上的曾用名吗?

初心:什么?

雅茹:张欣瑶

初心:那又怎么样?

雅茹:张宁远的女儿也叫欣瑶,而且雪薇姐的父亲也是情人节去世的。先赶紧买票,我路上再和你详细解释。

----------------------------------------------------------------------

雪薇:你们怎么来了?

雅茹:来找你!

雪薇:我下午就回去了。你们有什么急事吗?

雅茹:很急!有说话的地方吗?

雪薇:你们到我房间吧。

雪薇:有什么事说吧。

雅茹:我们都以为玫瑰花的枝数是凶手的年纪,其实不是对吗?它是被害者的年纪。

雪薇:雅茹,你们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吗?我怎么会知道玫瑰花的枝数是什么意思?

雅茹:你怎么会不知道?季晴22岁!泽馨23岁,你如果不知道,季晴失踪时玫瑰花怎么会是22朵!泽馨失踪时是23朵!

雪薇:雅茹,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

雅茹:雪薇姐,我前两天收到杂志社寄来的季晴留下的东西,里面有一本小说,叫做《滴血玫瑰》。

雪薇:那又怎么样?我没有读过这部小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读悬疑剧。

雅茹:我知道。因为你说悬疑小说都是胡说八道,现实生活中凶手不会留那么多线索给人去破案。这部小说挺好的,你要不要听听?

不等雪薇回答,雅茹继续说:据说小说的主人公嫉恶如仇,每当身边有第三者破坏别人家庭的时候,她都会买一束象征自己年纪和爱情的玫瑰花,在将尖刀刺向第三者胸口的时候,将喷涌而出的鲜血洒在玫瑰花上,渐渐地她的丈夫发现了她的异常,追寻着留下的蛛丝马迹,历尽万难知道了一切事情的真相,为了免于血腥的再次发生,丈夫决定忍痛将妻子绳之于法,但是他没有证据。于是他找了最好的朋友假扮第三者,在妻子行凶的现场,将妻子揭发,妻子愧疚难当将尖刀刺到了自己的胸口,丈夫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也随妻子而去。是不是很熟悉?

雅茹(顿了顿):作者张宁远也因为这部小说而出名。后来……可能是作者太沉迷于小说中的情节,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买了40朵玫瑰花,在情人节将自己的妻子刺死,然后殉情,而这一切都被他6岁的小女儿看在眼里。这件事情曾经聒噪一时,对孩子的影响也挺大的,这么小就成了孤儿。

雪薇:你想说什么?我又不是作家,也不会写小说。

雅茹:对!你不是作家,也不会写小说,你更不喜欢看悬疑小说。但是这个故事你一定知道,因为张宁远……是你的父亲!张欣瑶!你今年26岁!不过你很聪明,为了隐藏自己,玫瑰花的枝数做了调整。

雪薇:你……怎么会知道?

雅茹:我还知道,泽馨的衣服你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现在如果我和初心去报警,翻你的柜子应该会找到把?

雪薇:你……

雅茹:我怎么会知道?因为泽馨习惯用右手,而那天她离开的时候,关门、锁门全部用的是左手,我们几个里面只有你是左撇子。

雪薇(冷笑):没错!人是我杀的。所有的小三都该死,不是吗?凭什么她们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害得别人妻离子散,自己却幸福快乐!我这是为民除害!

初心(担心的):雪薇姐。

雪薇:呵呵,不过你没有全说对。因为张宁远不是自杀的,他的妻子——那个小三也不是他杀的,他们都是我杀的。

雅茹:不可能!你那时候才六岁!

雪薇:当然,谁会想到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能杀了两个成年人。他不是开了煤气罐吗?那是我开的,两个人要过情人节,故意把我支走,我走的时候打开了煤气罐。在我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回去了,当着张宁远的面杀了她的妻子,然后送他去陪她。

初心:那可是你的亲生爸爸!

雪薇:他不是我爸爸!我没有这么禽兽不如的爸爸!当年我妈不顾家里的反对,不嫌弃他写小说挣不到钱,一边带着我一边出去打工。他呢?后来小说出名了,挣钱了,就在外边找小三。小三找上门来和我妈妈摊牌,逼她离婚,把我妈妈从楼梯上推下来,还诬陷我妈要推她,害她流产。可笑的是,张宁远竟然相信了她。不过也是报应,她自此以后再也不能要孩子了。

初心:那季晴和泽馨……

雪薇(难掩心中的难过):我劝过季晴,让她不要和张亮在一起,因为她从小也是孤儿,我想给她一次机会,但是她不要!她说死都要和张亮在一起。好啊,那我成全她。那天早上她回来以后,我告诉她初心只是被吓坏了,让她好好睡一觉。然后给她倒了一杯加安眠药的水,把她绑了,她醒来的时候,我把她的血一滴一滴的放净了,告诉她“下辈子做个好人,不要再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了。”

雪薇(哽咽):但是归根结底是一起住了这么多年的人,头七的时候我去看她了,因为雅茹半夜醒了,所以我们只待了一小会儿,本来今年答应和她一起过的,看来是要食言了。

初心:那泽馨……

雪薇:那天你们吵架我听见了。第二天她回来想和你道歉,但是窦宁她不会还给你,就算你不原谅她,她也要长赖在这不走!凭什么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要这么理直气壮。我在她房间放了沾满血的玫瑰花,结果她竟然打给了张菲菲,我就假扮季晴吓唬了吓唬她,借机倒了杯水给她压惊,不过药用的有点过量。然后借机闲聊说自己要回家可是箱子坏了。她当即二话没说打电话给张菲菲,让帮我买个箱子。如果她不做小三,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小朋友的。之后她和张菲菲约了见面的地址,不过地址是后来我发的。

雅茹:那摄像头拍到的离开的背影真的是你?

雪薇: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左撇子只有我一个,衣服都还在我的柜子了。

初心:那他们的尸体呢?

雪薇:在你家地下室床的下面,我用水泥封死了。

雅茹:雪薇,去自首吧?

雪薇:我有的选吗?就算我不去,你们不会去告发我吗?

雅茹:我们会!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你去自首!我们和阿姨一起等你出来!

雪薇脸上露出一丝愧疚: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妈妈!她这一辈子太苦了。

雅茹:我答应你,你出来之前,我帮你照顾阿姨,就像我亲妈一样!

雪薇:谢谢你!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叫张欣瑶?

雅茹:你户口本的曾用名是张欣瑶。

雪薇:呵呵,看来悬疑小说也不是那么无厘头,证据找一找还是会有的。

17

雅茹和初心陪着雪薇去警察局自首,陪她等警察从地下室挖出两具女尸,看着她被压进监狱。雪薇一直没有回头,看不见她的表情。走到拐角处,背对着我们说:“初心,回去把我的东西清了,把门锁换了吧!”

从警察局出来,雅茹和初心的心情是无比沉重的。孩童时代受过的伤,也许是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如果没有那段经历,雪薇也许和她们一样,在芬芳的年纪,追求美丽的梦想,而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这道寒冷的铁栅栏永远的隔断了……

一路上她们都没有说话,各自有各自的思考。初心突然讪讪的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

初心:雅茹,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雅茹:你说。

初心:我……喜欢了一个人,但是……他……有老婆了。我们被雪薇碰到过一次,这次如果不是你,下次失踪的人可能就是我了。

雅茹惊讶的看着初心。

初心(自嘲):很可耻是不是?我几次曾经想离开他,也曾经为了结束这段感情答应了窦宁的追求。可是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感觉有一个人呵护你,信任你,他包容你的一切,又不追问的过去,他像父亲又不完全是父亲。他说他会尽快办理离婚手续,然后没有负担的重新追求我。我本来同意了,可是他的女儿已经六岁了。刚刚听了雪薇的经历,我有点自责,但是我真的舍不得。

雅茹:初心,爱是自私的,但是做人不能没有底线。你想一下,你真的非他不可吗?离开他你还会遇到别的人,和他一样关心你,呵护你,陪伴你一生。但是那个六岁的孩子,她只有一个爸爸。童年的爱和陪伴无人可以取代。

初心:我知道了。你说得对,人不能活的没有底线。谢谢你!

雅茹:你能想明白就好!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更珍惜你的人。

转眼两个人回了公寓,打开门看见一束鲜艳的红色玫瑰插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里,静静的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瓶里的水已经被染的鲜红,而血正一滴一滴的从玫瑰花上滴下来,滴进水里,滴在客厅的桌子上……

THE END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