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瞎讲讲之昆山其实很好玩(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们讲昆山必讲昆山三贤,所以我来讲讲,讲昆山三座藏书楼吧,文化第一嘛!赶个潮流,您还别笑,因为第一座藏书楼就与昆山三贤中第一人息息相关,所以也不能算偏题吧。昆山历史名人排名第一当属顾炎武吧,如果你不知道他,那么和我在亭林路走一走哦!因为他号叫亭林先生。顾先生当属大智慧,眼现得大明皇朝大厦难支,悟出亡国与亡天下的道理,便以传承文化为己任。事实证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激励了后人,很有意思,顾亭林先生誓不当清朝的官,然而他几个外甥,都当了清朝的大官,那就是有名的昆山三徐,同胞三鼎甲,甚至出了个状元徐元文。据说老大徐乾学与康熙宠臣明珠交好,私下里还指点了他儿子诗词歌赋一下,若你不知道这明珠何人,我告诉你,明珠复姓纳兰,他的儿子自然也姓纳兰,并叫性德,大伙都管他叫纳兰容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词原来有些昆山味道。  徐乾学能够指点这位清朝第一词人,自然见识深广,知识渊博,他平时更是有一疾好收藏古书,于是待他年老回昆山时,家中藏书颇丰,据说已经不少子江南第一藏书楼宁波天一阁。当别人问徐乾学一生为官,为家人后辈留下什么时,徐指着这栋楼道:“所传者唯是也。”意思传给后辈的就是这个了,于是这栋藏书楼得名传是楼,若不是徐家后辈出了变故,昆山人至今也还能在西塘街这传是楼中看书也未可知,所幸老昆山人都知道老昆中便是徐家尚书第,还建有传是楼一座,可惜书籍却无痕迹了,顺便普及一下,徐家儿子徐骏有天在内看书,见窗外萤火点点一阵风儿吹来,翻动桌上诗书便随口作了一首诗:莫道萤光小,犹怀照夜心,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其时清延正大搞文字狱,徐家因此获罪,可见读书还得闭门,一门心思才好,此乃题外话。昆山第二幢藏书楼,相比传是楼却是更为艰难。大明朝正统年1445年,昆山城叶氏出了个进士叫叶盛,此人一生别无嗜好,独爱藏书,外出当官生活节俭,但购书大方,他见好书就买,见珍藏人家不肯出售的便抄,积得2万多尺图书,但是直到他死了也无力建成藏书楼,可见这叶进士当是个清官,可是他的遗愿却传了儿子,儿子传给孙子,孙子再传给儿子叶素焕时,终于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在昆山城中购建了一座花园,并建成了藏书楼.可能觉得生活得有蚕儿结茧般精神,所以起名花园叫茧园,藏书楼旁边因种满竹子便起名叫箓竹堂。叶家五世建成家业,延续了二百余年,最后也终归尘土,可这老叶家不愧愚公传人,在清朝后人建了半茧园,光绪年间1901年,这个半茧园建成了昆山第一家新式学堂,起名叫樾阁学堂,民国期间这里又被修成公共园林,1925年有人在这里创办了一个广仁医院.1946年,办成公立医院现在这个医院还在:叫昆山第一人民医院。这下你看跟大家讲藏书楼,却成功使你了解了樾阁路与第一人民医院的来历。这第三个藏书楼却不在昆山城内,而且前身更不在昆山,年代也更近,正仪镇有家姓赵人家,光绪年代出了个叫赵元益的贡生,贡生是由于成绩优异或品德高尚被当地推荐官府的人才,相当于特招干部,此人后来发展去了上海,业余爱好藏书,到了宣统年,他的儿子赵治琛考入了江南制造总局工作,父子同好,在上海建起了一幢藏书楼,可能出生于正仪水乡,梦想扬帆远航,便起名叫峭帆楼.盛极一时。可惜1913年因战火化为灰烬,其时赵元益已死,其子收拾残书逃回老家,但是没有萎靡,继续投资购书,民国初年,终在正仪中心桥石子街又建了一座藏书楼。赵治琛眼见又是满楼图书,欣然命名“又满楼”,并向大家免费开放。不过现在您去吃泡泡馄饨时已经找不到它1了。可能到老的正仪中心小学不知找不找得到痕迹。昆山三座藏书楼各有各的故事,想必大家此篇已听过瘾,停停再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