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婚姻,我拿什么保护你?我的爱人

96
ShiaMajer
2017.02.07 07:10* 字数 3614

图片引自蔡依林MV《不一样又怎样》

从没想过我需要写这种文章来支持我的朋友,写文的时候,一直止不住眼泪,因为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正发生在身边的朋友花姐身上。

我并不知道花姐的真实名字,只知道大家一直尊敬地叫她花姐。和花姐第一次认识,是在16年底的美国领事馆Coming Out Day演讲上,我与她同为演讲嘉宾。当时见到花姐,听她诉说她与同性伴侣的爱情故事,觉得她是个很勇敢、很了不起的人。花姐并不是年轻的80、90后,在她的年代,出柜拉拉身份与爱人牵手幸福并生活在一起,是多么困难却又值得钦佩的事情。那天的演讲,因我做的是英文演讲,花姐做的是中文演讲,加上第一次认识,大家并没有过多攀谈,和花姐交换微信后,也因为我很少混迹拉拉的圈子,之后都没有常联系,只是偶尔看到她转发一些同性恋亲友会的公众号文章。而再一次真正听到她的故事,则是今晚无意间看到共同好友若岚转发的“小强热线”对花姐的报道... ...

点开链接,我的心颤了一下,马上发讯息给另一个共同好友她她确认,她她在简讯上告诉我:是的,花姐的爱人,去世了... ...

有人可能好奇,“花姐爱人去世”这种消息有什么特别以致于得让新闻来采访报道的?请各位耐心看下去。

花姐的爱人小胖,原本已经病重多年,后来必须卧床,每天要做四次透析。因为爱人病情的严重性,花姐已经牺牲了十多年的个人自由,长时间在家留守照顾爱人,帮爱人做饭洗漱,还有清理腹部的管口。后来在同性恋亲友会的帮助下,花姐才应聘了亲友会志愿者主管的兼职工作,既能帮补这个家的生计,又不需要每天离开伴侣朝九晚五地工作。

两人的生活,柴米油盐中流露着世间真情,步步艰辛中充满着爱与幸福,这种情感依偎,我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词来形容,因为它已经超越了语言所能表达的能量。而就在年前,很不幸的,小胖最终还是敌不过病痛,在和花姐共同生活多年的家中,去世了。唯一让人欣慰感动的一点,是她选择了在花姐的怀中离去。直到那一刻,所有的情节,都和普通的家庭伴侣一样。

然而,当花姐和一些亲友会好友还沉浸在失去小胖的悲痛中的时候。花姐迎来了更可怕的噩梦... ... 小胖的家人出现了!在小胖的告别仪式后,她的家人拿走了小胖生前的手机和所有的证件,其中包括了房产证(你可能已经料到接下去要发生的一切)。

“其他的事,等过完年再说。” 在辛苦照料爱人十几年直至其去世后,这句话,是花姐从小胖家人嘴里得到的所有。

花姐说,小胖生前口头告诉过自己,如果她哪天不行了,走后就把自己的两套房产留给花姐,但因为没有事先立下任何遗嘱,小胖房产证上也一直只有小胖的名字,家人在小胖离世后,拒绝承认小胖与花姐的伴侣关系,把小胖的所有重要证件也全拿了回去,并在不久后责令花姐必须马上搬离这个和小胖生活了这么多年、一起体验了春夏秋冬经历了酸甜苦辣的家。小胖家人狠狠地抓住了一点,因为在中国没有同性婚姻法律,小胖和花姐在法律关系上,即便多年生活在一起,也只是舍友关系。

写到这里,眼泪又充盈着我的眼眶,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动笔写下去,换做任何一个人,身陷这种处境,都是绝望的。这么多年来,小胖身体一直不行,花姐为了照顾老伴,必须长时间在家不能出外工作,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存款,两套房产就是小胖唯一能留给另一半的财产。现在小胖的家人因为法律没有对这段爱情关系提供认可与保障,一下子收回了小胖生前留下的一切,并责令花姐马上从这个“宿舍”搬走。随后事情演变并不乐观,小胖的爸爸甚至侮辱花姐这个爱人身份,暗示花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以伴侣身份获得小胖的部分遗产,顶多也就是一个“高级保姆”。而事实上,在多次与当地警方沟通后,花姐也还没能得到一个正面答复。

我的心和身体都在颤抖,我的泪水止不住打转。两个相爱的人,得不到法律的认同、家人的祝福,这是何等心痛的事情!她她说,花姐希望通过她的故事,告诫警惕所有相爱并生活在一起的同性伴侣,为了两人爱情的基本利益,给另一半爱的承诺,请务必在相互确认长久感情伴侣关系后相互立下遗嘱,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才能给老伴留下最好的保障!

目前事情还在进展演化中,花姐依旧没有放弃对这段伴侣关系的证明和维权,据好友她她透露,目前同性恋亲友会已在积极帮花姐筹备打官司所需要的诉讼费,而因为该诉讼案涉及到财产,诉讼费至少需要一万多元,所以花姐还需要更多人的帮助,方可尽快起诉。我通宵熬夜六个小时做调查,然后书写这篇文章,也是为了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发动大家为花姐捐款,请大家点击文章下方的赞赏,捐出一份早餐钱,一元两元都是钱,只要大家都伸出援手,花姐就能早日起诉这负心的一家人,即便我们不知道胜诉的几率有多大,但花姐和那么多同性恋亲友会的好友,也包括我,都很想去争这口气,为中国的婚姻平权、同性婚姻立法做出努力!

既然话已到这里了,我想身为读者的你们已经不免开始思考这个敏感话题 —— 同性婚姻法

同性婚姻,顾名思义就是两人均为相同性别的婚姻伴侣关系,而在刚过去的2016年,同性婚姻可谓是全球性的热门话题:仅在这一年间,意大利同性民事结合合法化,5月11日,意大利国会众议院以369票赞成和193票反对,通过了同性民事结合法案。7月29日,法案正式生效,至此欧洲所有西方国家均已实现同性伴侣关系合法化。一个月后的6月26号,在另一边的北美洲,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同性恋与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美国50个州的同性伴侣都将平等享有法定婚姻权,美国成为全球第22个婚姻平权国家!至此北美洲也完成了婚姻平权的胜利之举,成为全球第一个完全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大洲。

图为刚登记同性婚姻的英国伴侣

在《2016年全球部分国家地区民间对同性婚姻支持率》的国际调查中,对同性婚姻支持率只有20%的中国,也在发生着积极改变。这一年,中国法院受理了“同性婚姻第一案”。1月15日长沙市芙蓉区法院受理了中国大陆首例同性婚姻维权案。长沙市民孙文麟与男友胡明亮前往芙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由于系统不支持同性情侣登记,他们二人的要求被工作人员拒绝。两人通过代理律师提出起诉,要求民政局准予结婚。该案于4月13日在长沙开庭,虽然法院最终依法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但案件得到登记受理已算是同性婚姻维权道路上的一大步。

孙文麟(左)与胡明亮(右)

而和我们彼岸相邻的台湾则更是在婚姻平权上取得极大进展。12月26日,台湾立法机构初审通过了婚姻平等相关修正草案。现行相关条文规定“婚约,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民进党籍立委尤美女等人提案将其中“男女”改为“双方”引起争议,随后另一民进党籍立委郭正亮提出修正动议,建议保留原条文并新增“同性婚约,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当天,草案依照郭正亮所提版本在立法院经初审通过,台湾或将成为亚洲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法案的地区。为了推进同性婚姻合法化,台湾早前就一直在进行有益尝试。众多县市相继开放同性伴侣注记,其中高雄市和台北市已经开始签发同性伴侣证,若有医疗需求,可凭注记文件或伴侣证代签手术同意书。截至2016年8月,包括台湾高雄市、台北市、台中市、台南市、新北市和桃园市,全球同性婚姻或结合合法国家地区已达到55个!

图片来源网络

2016年是全球LGBTQ力量大崛起的一年,我们见证了无数对外国恋人苦苦等到婚姻法律保障的一天,但我必须说,这还远远不够!中国的社会环境目前仍是太保守,传统媒体对同性恋与同性婚姻的话题也总是避而不谈,又或加以讽刺,比如法制日报刊登的一篇文章《荒谬的同性婚姻第一案》中,作者就对事件当事人和律师的人格与职业道德修养进行了极其不妥当的描述。我们也都清楚,花姐不会是唯一的特例,我们的募捐能帮助她,但我们还有千千万万需要婚姻平权、同性婚姻立法来保障自己婚姻权益的小伙伴们。我在此呼吁大家,一起向身边的好友亲人普及同性恋相关常识,支持并推动中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尊重与维护每个中国公民的合法天赋人权,因为爱情不分年龄、性别、种族,只要心中有爱,即是家!

请各位高抬贵手,赞赏与转发这篇文章,让花姐的事迹点醒更多人,激发更多人对同性恋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重新理解,早日取得全民共识,促进和平民主时代的诞生。Shia在此再次承诺,本文所获得的所有赞赏,将全部捐给花姐作为官司诉讼费!(如有需要我会公示赞赏列表和金额)

我们或许改变不了我们的历史,但我们现在所走的每一步,都藏着未来社会的样子。

—— 魏莱 Shia Majer

女方女方 爱对方,不简单 也很平凡,

在同一张床 让人生变不平凡。

是什么样 就怎么办,非一般 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 寻找最爱是谁的答案。

庸俗地海枯石烂,

世俗又凭什么为难?

—— 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


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MV

注:本文所叙述事件与人物均为真实存在,文章所获得赞赏将全部捐赠给花姐作为官司诉讼费,如对此有任何疑问,可点击作家详情找到本人的私人微信进行相关核实。

2.9更新:目前花姐正在搜集有利的人证物证,并表示感谢大家的关心,募捐筹款一事,为了避免质疑声,花姐决定暂停筹款,等所有的司法程序确定下来后,列出详细的规划再来筹集诉讼资金。而通过本文筹集到的爱心款项,Shia也已经取整数字捐给花姐。Shia在此同样感谢广大读者的关心,社会的温暖让花姐更愿意选择坚强起来,这一点真的很重要,因为你们的每一句留言,花姐才有了奋战下去的能量动力。我们的世界,一定会更美好的!

我是演说家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