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三 红鸾星(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音箱轰着最劲爆的音乐,夜来香的舞池中,无数男女摇摆着自己的肢体,宣泄着什么。

舞池中,几个男人围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女人短发披肩,衣着清凉,处处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一个男人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贴着女人的背扭动着身体。

女人有所察觉,略带惊奇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妩媚笑的一笑,男人感到一阵火热,恨不得立刻把女人揽入怀中。

“胆子真大呢。”女人转身贴近男人,在男人耳边轻语:“敢不敢,带我走?”

男人被女人嘴边的热气一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眼睛快要喷出火来。男人一把抱住女人的细腰:“有什么不敢?倒是你,不害怕吗?”

女人轻笑了一下,一扭身脱出男人的怀抱,拉着男人的手挤出舞池。周围的男人一阵失望,不过很快,大家又投入寻找新目标的过程。

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看着离去的两人若有所思。

夜来香,依旧喧闹。


——2——

第二天

男人醒来的时候头有点痛,坐起来揉了揉额头,旁边看了看,没有女人。男人走到客厅,女人穿着男人的衬衫,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宽大的衬衫遮掩着女人的小腿,若隐若现。

“烟?”女人声音细柔妩媚。

男人找到自己的上衣,翻出烟和打火机,走过去坐到女人身边。

轻轻吐出一口烟,女人的脸上露出略显迷离的神色。男人忍不住又是心头一跳,下腹一阵火热。

女人看着男人有些发红的脸,微微一笑,倚在男人的胸膛上,媚声道:“还想要吗?”

男人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眼睛里全是欲望,手已经变得有些不规矩。

女人轻笑了一下,一推男人站了起来:“可是我不想要了。”说罢,女人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走进卧室。

我这是被调戏了吧?男人哭笑不得看着女人走进屋。

深吸一口气,男人想平静一下心情,可刚才那双修长有力的腿却总是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少顷,女人出来,身上穿着昨晚那身清凉却火辣的衣服。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男人站起来,手自然的搂上女人的腰。

女人一笑:“你难道不知道,一个绅士应该先介绍自己吗。”

“邹广泰!”男人马上回答:“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了吗?

女人轻轻拿下邹广泰放在自己腰上的双手,眨了眨眼:“秘密,若是有缘再见,你再问我吧。”女人说完轻吻了一下邹广泰,转身走了。

邹广泰看着女人出门,摸了摸脸上女人亲过的地方,呵呵的傻笑着。


——3——

晚上八点,忙了一天的邹广泰逼着自己下班。他要去苍南第一医院,看望他的好兄弟兼老板,林垚。

刚接近病房,邹广泰就感到一阵的呼吸不畅。推开门,邹广泰一愣,屋里站着一男一女。

两个人邹广泰都认识。

男的是自称林垚朋友的吕岩,女人则是昨晚和自己一夜风流,却不知名字的美人。

吕岩脸上布满了寒气,左手里的阴阳核桃急速的旋转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女人身着白大褂,两只手插在口袋里,面上寒意十足,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恐惧。两个人对视着,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粘稠。

咣当!一个人倒地的声音打破了两个人的对峙。

邹广泰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脸上的汗水不停的冒出来。

吕岩看了一眼邹广泰,脸上的寒意渐渐散去,左手阴阳核桃旋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女人看到倒在地上的邹广泰,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瞟了一眼吕岩,冲着邹广泰走了过去。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女人的声音依旧动人,只是少了勾人的妩媚。女人拉开邹广泰的领带,两手一扶,将邹广泰扶到病床旁边的凳子上。

“能听到我说话吗?现在感觉怎么样?”女人右手轻抚邹广泰的后背。邹广泰点点头,声音有些虚弱:“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一开门,感到一阵窒息,眼前一黑就坐在了地上,现在好多了。”

“我要带你去做一些检查,你现在能走吗?”女人问道。

邹广泰点点头,在女人的帮助下站起身。邹广泰冲着吕岩点了一下头,便跟着女人去做检查了。

吕岩沉着脸看着门口,右手不停的掐算着。


——4——

值班室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能是休息的不好。”女人收拾着检查工具:“如果不放心,明天可以再来做一个全面检查。”

“不用检查,就是昨晚没休息好,你是知道的,龙蕊。”坐在病床上的邹广泰觉得自己好了很多,忍不住开始调戏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早晨刚刚调戏过自己的女人。”

龙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牌,伸出手轻抚了一下邹广泰的脸:“还是这么胆大,今晚也不想好好休息吗?”

邹广泰只觉得心脏怦怦的跳着,实在是太勾人了,自己又被调戏了吧。

“那你今夜会和我走吗?”邹广泰看着龙蕊,眼睛里满是欲望。

龙蕊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手指轻轻在邹广泰的脸上划着:“我今天值夜班,不能离开医院。”看着邹广泰眼里的失落,龙蕊凑上前吻了一下邹广泰:“但是你可以留下来。”

邹广泰听完像是吃了兴奋剂,下床快步走到门口,反锁了门。


——5——

感到被人轻推,邹广泰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龙蕊那张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勾人心魂的脸。

“你该走了”龙蕊轻声催促:“再过一会儿就会有早班的同事来了。”

邹广泰揉了揉脸,感觉清醒了一些:“这么早,不能陪你多待会吗?”

龙蕊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邹广泰:“你不会以为自己恋爱了吧?”

邹广泰被说的一愣,还未及细想,龙蕊已经帮邹广泰拿了外套,催促着邹广泰赶紧离开。站在门口,邹广泰又回小声问了一句:“我来接你下班好吗?”

龙蕊似乎是被逗乐了:“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恋爱了吧!”

邹广泰一脸郁闷的离开了医院,甚至忘了再去看一眼林垚。

医院门口,刚要开车的邹广泰被人叫住了。

“广泰兄弟,可否带我一程。”来人是夜言超市的老板,吕岩。

“您上车吧。”邹广泰招呼着吕岩上车:“这么早,您要去哪呀?”

“回我的店,在新柳道49号”吕岩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邹广泰点点头,启动了汽车。


——6——

新柳街正好在苍南第一医院和邹广泰的家中间,清晨的路上车也不是很多,很快就到了吕岩的小超市夜言。

“您昨天陪了林垚兄弟一夜吗?”时间还早,邹广泰干脆在超市买了包烟,点了一颗,和吕岩聊着天。

“没有,我是有些事儿放心不下,早晨又过去了一趟。”吕岩给邹广泰搬了一把凳子,自己坐在了旁边。

“哦,我就觉得奇怪,这大早晨的怎么会在医院碰见岩哥。”

“呵呵,广泰兄弟身体好点了吗?昨天可是吓了老哥一跳。”

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事,邹广泰脸红了一下:“我,呵呵,挺好,挺好的。”

吕岩呵呵一笑:“昨晚看着还有些虚弱,早晨就变得如此精神焕发,想必这一夜的治疗很有效果。”

看着吕岩别有深意的笑容,邹广泰挠挠头:“嘿嘿,怕我夜里不舒服,所以龙蕊医生让我留下来休息了一下。”

吕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在邹广泰的肩头拍了一下:“广泰兄弟,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万事要适度,切莫贪恋呀!”

邹广泰有些尴尬的点点头,站起身告辞走了。

待邹广泰开车走远,吕岩低头看着刚才拍过邹广泰的手,手指已经完全变黑。

仔细看的话,这并不是黑色,而是一层浓郁的黑气,萦绕不散。

吕岩看着黑气眉头紧皱,左手的阴阳核桃飞快的转着。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