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悬疑】两琴若是久长时(32)


图片来自网络

32 探寻

十二月中旬/沁水小镇

雪,不停地下着。

秋雨将车丢到站台上,任凭它被大雪深埋,借机留在了沁水小镇。

冷沫儿对他的留下,表现出了极大的雀跃。言语之间尽是欣喜,脸上写满了‘幸福’两个字。

秋雨却始终保持着那份莫名的淡然。虽然他仍不清楚,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但他在冷沫儿热切和充满笑意的眼神里,却始终找不出面对宛轻若时,那种令人心跳的感觉。

不过,他不忍伤害这个善良柔和的女孩儿。当然,还抱了一点要解开隐藏在她背后的,那个第二人格秘密的自私心理。因此对于冷沫儿的热切和要求,他总是尽可能的满足。

他陪她在断崖的雪中漫步,看她笑的一脸开心,单纯的如同稚气未脱的孩子,他的心里反而生出些疼痛。

这种疼痛同时也让他产生了愧疚,因为她对他的爱是如此的简单,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更别提什么奢求。

秋雨倚在窗前,无奈地望着窗外漂浮的白雪,满脑海里都是宛轻若的影子。

在暗夜里如星光般璀璨又清澈如水的眼睛;那令人心跳的锁骨;她冷若冰霜、拒人千里、冒着丝丝寒意,总是在对着他说“不可以”“你该走了”的珠唇。还有那道常常会让他感到心疼的,优雅、孤独又令人沉醉的背影。

他从窗外的凝视中转过身来,望着坐在他对面藤椅上静静看书的冷沫儿,有一时间的恍惚。

“沫儿,”

他俯身盯住了她的眼睛:“跟我讲讲你小时候好吗?”

冷沫儿楞了一下,莞尔一笑:“好像……也没什么好讲的。”

“你父母对你好吗?”

“嗯……”

她歪着头想了想:“我对母亲没什么印象,她生下我没多久就去世了。父亲非常疼我,一直都没有再娶,一个人带大了我。”

她突然有些紧张:“不过,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秋雨盯着她有些闪烁回避的眼神,面带轻松地笑了笑:“只是随便问问。”

看着她渐渐放松下来的神情,秋雨继续问道:“那……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冷沫儿的脸突然就红了,唇角溢出了一股挡不住的笑意。倏然低下头,咬着嘴唇低声道:“就是看到你啊!”

“真的?”

秋雨微怔,继而轻笑道:“你就那么喜欢我?”

她含笑点点头,满脸都是纯真的可爱。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她歪着头想了又想:“在列车上,见到你的第一眼起。”

秋雨顿时想起了那个依着车窗,天使般的小女孩儿,于是低眉沉默了好一会儿又轻声问道:“为什么喜欢我?”

“你长得好看啊!”她很自然地回答。

“诗然哥长得也很好看啊,你不喜欢他吗?”

她点点头:“当然喜欢。”突然又摆摆手慌乱道:“不过,不是那种的。他对我,就像亲哥哥一样再说,他已经有轻若姐了……”

她突然止住了话语,咬了嘴唇紧张地看着秋雨。

秋雨的眼睛跳动了一下,垂眸搓了搓自己的手指,又抬起头来望着她笑道:“所以呢,你喜欢我什么?”

她放下心来:“你笑的样子啊,像太阳一样。”

秋雨俊美的脸上浮出了一层深意,轻轻拉住了她的手指:“沫儿,我相信你对我的喜欢,也很感动。虽然可能……由于某种原因,我暂时还不能够接受你,但是……我愿意去尝试。我想帮你,不过首先你得先让我了解你,了解你所有的一切。”

她眨巴着一双单纯的眼睛,望着他直点头。

秋雨小心翼翼道:“你……知道宛轻若的存在,对吗?”

被握在他手心里的纤弱手指倏然抖动了一下,冷沫儿抬起头来,眼底闪烁着一丝犹豫。带着一些紧张凝视着秋雨那双令人迷离的眼。

他的眼底带着某种真切和期盼,让人不忍拒绝。

她点了点头。

秋雨笑了,那笑容正像春天的阳光般灿烂又温暖。

他更深地看着她,语调越发幽缓:“你是怎么知道的?”

“诗然哥说的。”

“他都告诉了你什么?”

“他说,轻若姐是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看着她满满纯真的笑,秋雨疑惑地眯起了眼:“你不讨厌她吗?”

冷沫儿摇摇头:“她很好啊!”

“为什么这么说?她好像霸占了你一半的生活。”

她眨眨眼,使劲摇了摇头:“没有啊!她每次都是等我睡着了以后才会出现。她会拉琴,会游泳,画画可漂亮了,还会写诗。她会好多我不会、做不到的事情,我喜欢她,也想能像她那样。”

“为什么?”

她热切地看着他:“因为你喜欢啊!”

她倏然又暗沉了眼眸沮丧道:“不过,我总是做不到。”

秋雨蓦然垂下了头,他觉得自己似乎把问题弄得越来越复杂了。种种迹象表明:这样一个单纯爱笑的冷沫儿,是根本不符合因为受到某种创伤后,生成人格裂变的主体条件。难道宛轻若,真的是由于冷沫儿喜欢自己而臆想出来的?

他强打起精神抬起头来:“那……你是怎么知道她都做了些什么?”

冷沫儿微微一笑,起身走到桌边,在淡蓝色的玻璃桌面上触摸了一下。从升起的玻璃桌面下,拿出了那摞绸缎面的,黑白色的手工日记簿。

…………………………………

秋雨回到客房,支着手臂坐在床边,望着那两摞一黑一白绸缎面的手工日记簿,一一慢慢打开来。

扉页上是两种不同的字迹,白色的封面字迹细柔地写着‘沫儿’两个字,水墨纹的没有写,但显然是宛轻若的。

他靠在床头翻看着这些日记,细腻柔软的纸面上,清晰地记录着从他出现在沁水小镇后,每一天的点点滴滴。

10月16日

(冷沫儿)他来了,我终于又见到了他。他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更加漂亮迷人。但他没有认出我来,我有点伤心……

他好像病了,很难受的样子。我留下了他,你不会怪我对吗?

(宛轻若)你做得很好,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发现我……

11月2日

(宛轻若)对不起,秋雨听出了琴声,今天冒险下了海。如果不是诗然及时通知我,恐怕……

好在只是水草缠住了他,抢救的及时……

(冷沫儿)谢谢……

11月4日

(宛轻若)我没想到,让诗然请出老镇长来也无济于事,他又悄悄地出现了,我以为……

他很聪明,抓到了我……

对不起沫儿,我没能帮到你……

(冷沫儿)他没事,恢复得很好……

诗然哥说,他猜出了你是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你说得对,他真的很聪明……

温柔的灯光下,秋雨一页一页交替翻读着这些日记。仿佛看到了一对黑白行走的魂灵,在窗下的窃窃私语。

两本日记,一冷一热,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冷沫儿的笔触,多是叙述着她对秋雨的感情。而宛轻若,则是更多的记录发生了哪些事情,提醒冷沫儿该注意哪些。

这些如两个正常人一样的交流日记,让秋雨产生了更大的疑惑。也根本有别于他所认知的关于双重人格之间的定义。

这么冷静和谐的同生共济,怎么可能会产生人格裂变?

他合上冷沫儿的日记放到一边,拿了那摞水墨纹的日记随意地翻阅着,望着页面上的字迹微微有些发愣。

她的字迹,清隽之中带着英文书写体的刚柔,潇洒又漂亮,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忽然,秋雨在一本日记的最后一页纸上,隐约看到了一些印痕。从日记侧边的断纹来看,很明显是前一页书写过后又被撕掉了。

他合上日记,靠在床头咬着手背想了又想,轻手轻脚走到客厅,在柜台里找到了一支铅笔,伏在茶几上迅速地描画起那些痕迹来。

灰黑色的字迹渐渐显露出来。

秋雨望着那些字迹,顿时目瞪口呆。仿佛有一道电流,瞬间穿越了他的身体。

在那张被描画过的纸面上,赫然出现了一首诗:

我愿

轻若雨滴

穿过世间风尘

默默

来看你

只要你在

一切安好

笑如阳光般灿烂

行若诗云般惬意

今生

唯愿足以……

怎么会是这样?

秋雨的眼前,豁然又闪现出八年前,那双和宛轻若一模一样的眼睛。它们交相辉映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盘旋着,挥之不去。

宛清儿……轻若雨滴……宛轻若……

宛轻若,你到底是谁?

秋雨扶住了猛然发痛的额头,脸色渐渐苍白,无助地倒进了沙发里。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好累,累到——都快要撑不住了。


未完待续......

更新时间:每周三周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7 蒙娜丽莎 半下午时分/沿海盘山公路 牧马人迅疾在山路蜿蜒中。 秋雨近乎疯狂地驾驶着,脑海里不停响彻着“宛轻若...
    花隐之阅读 24评论 0 0
  • 31 宛轻若 次日/青宛医院院长办公室 诗然的手里正抱着一本书,静静地半卧在软塌上。失了血色的脸上,依旧带着经典的...
    花隐之阅读 23评论 0 1
  • 23 惊鸿一瞥 第二日/中午时分 一阵鼻间的瘙痒让秋雨翻了个身,捉住了一只纤弱的手。他睁开一双迷蒙的眼,恍若看到宛...
    花隐之阅读 24评论 0 0
  • 01 看大年三十春晚姜昆主导的相声《新虎口遐想》,总觉得这小品讽刺又逗趣哈哈一笑而过,却不知道这成为了一语成谶。 ...
    云朵默阅读 139评论 10 2
  • 记得,第一次见你,是在上高中时。与学校操场一沟之隔的城河边,是电视台;电视台的墙外,有两株腊梅。在寒冷的冬日,无组...
    常星慧阅读 2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