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笑传之磐河大战

  其晓大雾,雾散,袁绍在界桥南二十里,公孙瓒在北,旌帜相望。

  张郃执戟从绍,指北军白纛云绍:“骑白马者,瓒也。”时绍金甲锦袍、按槊而望,但见光辉天地,如雾未散,问:“岂北鄙多白马耶?”沮授为监军,白绍:“瓒好白马,屡乘以破虏,虏呼为‘白马将军’。故选精锐三千,尽乘白马,号‘白马义从’,以实禁卫也。”

  绍笑曰:“彼有‘白马义从’,某有‘大戟士’,安惧哉?”呼郃:“雋乂,盍为吾破之!”郃自张望不言,稍倾,白绍:“敌动矣。”

  时绍军为偃月之形,以麹义先登。而瓒军以严纲先登。瓒着素、银甲,语纲:“能胜之乎?”纲举刀云:“必也。”而忘其已颁军令,举刀为进。北军遂动。纲请罪,瓒不怪,曰:“气可用也。”

  瓒军三万,纲前、瓒后,田楷于左,单经于右。果以“白马义从”为先,并五千骑护翼。麹义以八百楯军迎,高览弩三千张应。

  颜良驰白绍:“步难当骑,请与文丑共将骑迎,以救麹义。”绍笑曰:“卿与文丑,合骑几何?”答:“三千余。”益笑曰:“敌骑不下万,纵横北鄙,乌丸胆落,卿以三千骑,何由破之?麹义别有胜道,卿毋复言,看令抄杀敌翼。”良诺诺而退。

  瓒以长史关靖为参谋,靖初上阵,瓒以重甲皮裘裹之,属之曰:“卿其谨慎。捷报请先腹草。”靖观阵问:“绍使一千楯军出战,何意也?”瓒曰:“或有诈乎?可唤严纲缓图。”

  时纲已与楯军遇,楯皆倒伏,纲纵骑蹈踏。郃以报绍,绍目别驾田丰,丰但摇首。少倾,楯军忽起,呼如霹雳,刀斫马足,纲军大乱。丰亦大呼,绍乃举槊为号。楯军直薄瓒阵,高览强弩杂发,良、丑麾骑夹击,沮授红旗挥动,步阵两万八千齐进,北军大溃。

  瓒溃,才过界桥,报称单经扼桥而战,败势稍缓。瓒问计于靖,靖曰:“可弃桥而走,诱敌深入,而使公子将一军间道取袁绍首,胜可期也。”瓒然,遂目长子公孙续,续乃自请,将两千骑间行。

  又报单经已败,严纲被禽,麹义排尸直进,瓒更北逃。

  绍移阵荒村,背残墙而立,唤亲卫蒋义渠:“必使公孙匹马不回也,卿亦可往战矣。”义渠喜而麾军自去,田丰大惊:“则本部唯余百骑而已!”绍始觉,复笑曰:“瓒不能复来矣,卿何惧耶?”乃摘兜鍪为扇,曰:“日炎甚矣,吾待杀至薄落,取冷酒与诸君解暑。”言方毕,张郃大呼:“敌来矣!”

  适公孙续将两千骑,往劫绍,丰捉绍袖,使匿墙后。绍顾左右军薄,自分必死,遂以兜鍪扑地,故作壮言:“大丈夫当前斗死,岂入墙间?况入墙间,可得活乎?”郃等张弩乱发,续不能前,遂走,报瓒谓未得遇绍。瓒仰天唏嘘:“此天亡吾,非战之过。”

  北军多骑,南军多步,稍追不获乃止。是役也,绍得中原大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 2、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北部尉,造五色棒,因蹇硕叔父夜行而杀之,...
    长衫赵紫龙阅读 314评论 0 2
  • 原 茶,鹤山集云,茶之始其字为荼。玉篇云,荼,除加切。一名槚,一名茗,一名荈,尔雅云,槚,苦荼。注云,早采者为荼,...
    诗之源阅读 5,115评论 0 28
  • 我们看到的人, 都是被我们念头定义之后的人; 我们看到的事, 都是被我们念头定义之后的事; 我们看到的物, 都是被...
    艾彼迎阅读 94评论 0 3
  • 题记——出差,把要做的工作做好,忙里偷闲记录沿途的人和风景。 南湖宾馆是吉林省的国宾馆,绿化覆盖率近80%,是一座...
    熊宝儿阅读 93评论 7 12
  • 经验之谈 ,因为我是复读的,现在已经读大一了,然而这段路来的并不轻松,帮更多的人摆脱死读书的学习 也是希望记...
    淅秘阅读 292评论 2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