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感谢您给了我们一个回味无穷的童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这几天,我手机里循环播放的只有一首歌《女儿情》:“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唱到动情处,依旧有泪。

好像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受86版《西游记》总导演、制片人杨洁于4月15日因病去世的消息,好像她的去世,就意味着我的童年遽然结束。虽然30+的我,想起童年已经恍如隔世,但因为有86版《西游记》,依然觉得有关童年的记忆近在眼前。

86版《西游记》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场景有很多,这首插曲《女儿情》就是其中之一,词也是杨洁导演填的。每当唱起这首歌,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女儿国国王美丽的脸,那是童年时代最美丽的想像。

可是给我们导出这部经典《西游记》的导演却驾鹤西游,看我想得出神,7岁的女儿问我:“妈妈,您怎么啦?”我说:“咱们看的《西游记》,导演不在了。”女儿已经理解“不在”的意思,86版《西游记》她也看过很多遍,她的童年和我的童年能够真正契合的也只有这一部《西游记》。我说:“导演不在了,要不是她,妈妈就没有童年。”女儿说:“孙悟空还在啊,还可以一直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啊,可以一直看,我真记不清自己看过多少遍了,也记不清陪着女儿看过多少遍了。不管后来有多少人拍过《西游记》,不管后来有多少人演过孙悟空,只有杨洁导演的这部《西游记》最经典,只有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才是真正的美猴王。杨导之后,世间再无西游记。六小龄童之后,世间再无孙大圣。从这点上说,杨洁导演功德无量,她成就了几代人的童年,也成就了永远无法超越的经典。

《西游记》从1986年开始播出,30年了,基本上每到寒暑假都重播,更美妙的是不管重播多少遍,都百看不厌。据说重播次数超过3000次,虽然特技“土得掉渣”,虽然有一些特技露了馅,但瑕不掩瑜,我们依旧最爱这一版《西游记》,没有之一。我们的童年偶像就是齐天大圣,它给了我们一个奇幻的童年,守着电视看《西游记》是童年时代最美妙的回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时候穷,村里有电视的人家很少,彩色电视全村就只有广庆伯家有,可是《西游记》在黑白电视上看着没意思,于是,我和小伙伴们总是顾不上吃饭,匆匆忙忙往广庆伯家跑,等着去占位置。对大人来说,看《西游记》也是很难得的事,他们的欢喜也和孩子的兴奋一样弥漫整个空间。喧腾的情绪在整个乡村流淌,给夜晚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西游记》是唯一一部爸妈喜欢我也喜欢,爷爷喜欢孙子也喜欢,大舅喜欢小姨也喜欢的神剧。

《西游记》还没开始,广庆伯家就已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人们三五成群或蹲或站,边唠着家常边等着片头曲的响起。为了占据有利地形,我甚至爬过树,坐在树杈上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其他的小伙伴们。

片头音乐响起时,人群便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专注地看,时而大声叫好,时而手舞足蹈,师徒四人的取经经历吸引着每一个人。看到精彩处,我坐在树杈上咯咯地笑,引得下面拿手电筒的大人们纷纷往树上照。那是我印象中最早的“被人关注”。

图片发自简书App

片尾曲响起时,场子又闹腾起来,妈妈们喊着孩子回家,小孩子们照样追逐打闹,往家走着的人们一边议论着情节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快乐、喧腾的情绪把乡村夜晚幸福的味道渐渐加浓。喜悦和兴奋充满了幼小的心灵,看《西游记》就像是喜事,那喜悦可以延续好多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应该说,当时看《西游记》条件并不好,没有舒适的椅子坐,只能蹲着、站着或是坐在树杈上,特效也很一般,远远没有现在的技术水平,可我就是无比怀念它,怀念那个连妖精都一个赛一个漂亮的神奇的《西游记》,怀念那个连配角都一个比一个出彩的《西游记》。

02

86版《西游记》以后,我也尝试着看过新版《西游记》,不管是台词上还是情节上,都和心中的《西游记》有出入,虽然它也有可取之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比如最写实的造型,新版孙悟空面部肌肤细腻,绒毛更密、眼眶更深、鼻骨更塌、唇腭更凸,有一张不怎么漂亮却很“仿真”的猴脸。新版猪八戒肥头大耳,巨大的猪鼻,连脸上的褶子、汗毛都清晰可见,其他妖魔鬼怪,也是如此,都要翻模子塑形,感觉更原生态。

比如最严谨的故事,白毛老鼠精一集,就很详尽地介绍了白毛老鼠精和唐僧三百年前,因为一钵油而成就的渊源。这让白毛老鼠精的纠缠显得更合情理,也完美地保证了故事的严谨性。

比如最可爱的卖萌,新版《西游记》最卖萌的当属孙悟空,不管是对观音菩萨撒娇,还是对唐僧发感慨,抑或是时不时就出现的贫嘴本领,都让孙悟空最大限度地演绎了灵性和可爱的一面,率性而为,萌态百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无论我怎么努力说服自己,新版西游记就是和心里的西游记相差甚远,已经不是当年让我欲罢不能的神剧了。还有那次看《西游伏妖篇》,只看了几分钟,就果断关了电视——这是西游记吗?这是孙悟空吗?如果伴随了我整个童年时代的美猴王变成这个样子的话,我宁愿选择不看。

03

一直记得某访谈节目中,杨洁导演解释86版《西游记》成为跨越时代经典的原因时说的那句话:“为什么我们拍的《西游记》30年来大家还是那么喜爱呢?因为我们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没有为奖状。”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跟现在动辄神特效、神化妆、神抠图的大制作、大IP相比,86版《西游记》所有经典包括山水,包括寺院,包括演出的宫殿,不是自己搭就是要到处去找,是良心中的良心。剧组每个人都用尽全心全意,它满满的诚意也被观众接受和认可,所以杨洁导演的辞世才会引起集体的怀念和感伤,但好在经典永远不会落幕,记忆永远不会淡去。

童年就是用来追忆的,当我们怀揣着它时,欢呼雀跃,当我们将它耗尽,再回过头看,它依然还在。“恋恋余味”,也许我们都能在86版《西游记》里努力寻找到童年的回忆,那不曾流逝的一点点童年的痕迹,还有那被记忆浸泡得如此柔软的心。

衷心感谢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感谢她给了我们一个回味无穷的童年,感谢她给了我们值得珍存的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