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进山搜救,路遇猛虎报恩(十一):虎狼之战(下)

王一枪躺在地上,怀里抱着昏迷的大黑,眼看着王二朝灰狼开了枪,“轰”一声枪响,把墙上的尘土都震了下来。一阵耳鸣,耳朵“嗡嗡”作响的王一枪恍惚间听到几声“嗤啦嗤啦”摩擦的声音,就像用指甲在青石板上划过的动静,很刺耳。突然想起了什么,王一枪扭头看向灰狼所在的那个墙角,很意外地发现地上没有血迹,再抬头看哪里还有灰狼的影子!

王二冲灰狼开了枪,心说这一枪保准把你打成筛子,枪声过后王二正想对王一枪说些什么,嘴还没张开。恍惚感觉眼前有东西,在逐渐散去的烟雾里,一只灰狼张着大嘴,呲着四颗锋利如匕首的犬齿,直奔王二的咽喉而来!

王二心说不好,来不及跑开,下意识把猎枪横档在胸前,还没举到肩膀的高度,灰狼的牙齿已经到了,王二脖子一缩,狼牙没有咬到他的喉咙,而是咬在了王二的腮帮子上!尖利的狼牙“噗噗”两声就插进了王二的口腔,刺进了王二的牙花子。巨大的冲击力把王二撞倒在地,深入骨髓的疼痛让王二“嗯啊”乱叫,却说不出话来,血顺着王二的嘴角和狼牙咬出的四个大洞“哗哗”往外涌,王二又痛又急,两只手胡乱扒拉着,想摆脱身上这只大狼。

王一枪看到眼前的景象,被惊呆了,这群狼的凶狠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它们的猎杀手段更像是以此为乐的嗜血狂魔。王二的惨叫把王一枪拉回现实,他连忙招呼两个猎户和李百草,四个人围住了灰狼却一时无法下手,王二正被灰狼咬着,硬拽只会让他受更重的伤。

灰狼感觉到有人围上来,没有松开紧紧咬着王二的利齿,背上的毛“刷”竖立起来,从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眼睛不时左右晃动,用余光打量着两侧的人。王一枪心里虽然着急,但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猎手,招呼两个猎户到身旁,匆匆耳语几句。

两个猎户开始动手解开腰间的布绳,李百草凑上来,想要帮忙,还没开口说话,王一枪就命令上了“李百草,去把王二的猎枪捡起来,给,这是火药和铁砂,把枪装好,守着门。”李百草被这么一训,心里不大高兴,知道王一枪还在为自己盲目追羊的冒失生气,刚想辩解两句,一甩手作罢,乖乖去给猎枪上火药。

王一枪向两个猎户使个眼色,猎户把手里的布绳打个活结,迅速顺着灰狼的脖子绕了一圈,拉筋了两头。看到猎户缠上了狼脖子,王一枪大喝一声跳到狼背上,两只手抓住灰狼的两只耳朵,大喊一声“用力拉!”。灰狼被缠脖子的时候想摇头挣脱,无奈两个猎户一人一头用力拉住了绳子,动弹不得,王一枪又跳到自己背上,更是行动困难。

灰狼越来越感觉呼吸困难,开始拼命挣扎,但耳朵被王一枪紧紧揪住,脖子也被两个猎户用绳子勒紧,只能用四肢在地上扒拉,把王二脸上抓出好几条血道子,被狼压在身下的王二早就疼晕过去,没有了反应。就这样拽紧绳子整整过了五分钟,狼的舌头伸出嘴巴歪在一边,眼睛也蒙上一层雾,四肢软了下来,王一枪才示意猎户松开了绳子,把死狼拖到一边。

屋外的老虎被八九匹狼压在身下,身上被狼咬出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血洞,但巨虎还是没松开嘴里咬着的黑狼,用匕首般锋利的巨大犬齿切割着黑狼的内脏,黑狼起初还拼命撕咬着老虎的下巴和嗉袋,直到老虎咬住一团血肉往外一扯,没用十秒钟黑狼的头就垂了下去。

老虎的头皮被大狼扯开一个口子,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月光的掩映下显得分外恐怖。巨虎深吸一口气,怒目圆睁,从胸腔深处发出滚雷一般的咆哮,抬起前掌一巴掌把身前的两匹大狼扇了出去。一匹大狼滚了几圈翻身站起来,,甩了甩身上的雪,依然做出攻击的姿态,另一匹狼侧肋被老虎的爪子开了膛,血汹涌地流到雪上,哆哆嗦嗦已经站不稳,卧在了雪地上。

巨虎没有理会被扇出去的两匹狼,180度一个转身扑向了啃咬自己后腿的几匹狼。两匹咬的结实的狼被巨大的力道甩了出去,滚到了灌木丛里,其余的几匹狼就没这么好运了。老虎一爪子把一只狼揽到身前,张嘴就把狼头含在嘴里,上下颚一用力“咔吧咔吧”两声响,狼的身子软了下去。一甩头把死狼扔到一边,见势不妙的三匹大狼撒腿就跑,巨虎抡起前掌扇向了被吓呆的两匹大狼,锋利的爪尖划过两匹狼的侧脸和头顶,两匹狼麻袋一样滚落在地上,一阵哀嚎,喷出的血雾染红了巨虎粗壮的前腿。

老虎冲着逃跑的几匹狼追了几步,见几匹狼蹿进树林,慢慢停下脚步,冲着树林“轰”吼了一声,把树上的落雪震下来一些,落在地上。老虎回到小屋附近来回踱步,走了一阵在小屋门前的空地卧下,舔着自己身上的血迹和伤口。黑头狼站在巨虎身后的山坡上看着这一切,亲眼目睹自己的部下被巨虎咬死咬伤大半,绿幽幽的眼睛喷出了熊熊的怒火,低声咆哮着咬紧了牙齿。

李百草听见狼群逃跑的声音,冲屋外看了一眼,只看见几只死伤的狼,以为老虎追着狼群跑远了,心中大喜,一边冲王一枪呵呵笑着,一边打开了屋门“一枪,都走啦!这老虎真不赖,咬死这么。。。”,嘴里的“多”字还没出口,愣住了,一只满身是血的硕大老虎突然从雪里窜出,朝自己飞奔而来!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