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小时候盼望着过年,那时可以穿上妈妈给我们缝制的新衣服,妈妈是我们村唯一的裁缝,总是把我们打扮的比别的孩子要时新一些。大年三十铁定要例行的两件大事:做豆腐,杀猪。天还没亮,大人们就早早起来开始磨豆腐了。这套工序是很复杂的,也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前一夜就得先把豆子泡软,第二天才能磨,磨好后,要放在锅里烧开,再放入碱土反应后就成豆腐了,但如果碱土量掌握不好,那就成色和味道都变了,更甚者就做不出豆腐了,此环节是人们最小心翼翼,最提心吊胆的事了。最后装在筛子里面压实后切成方块食用,炒着吃,烩着吃,或凉拌吃,都是那么的地道,醇香,一想起那老味道就不由就咂咂嘴,口水只打转。现在再也吃不到那种味道了。做好豆腐就开始杀猪了,爷爷是我家的屠夫,每当此时,就磨刀赫赫,开始

上阵,只见那明晃晃的尖刀游刃有余的挥舞着,这架势跟庖丁解牛可以类比,一头活生生的猪就被这样肢解了。奶奶手脚更是麻利,不大功夫香喷喷的猪肉就呈现在饭桌上了。

看着大人们忙碌的身影,给我们做出各种美味,心里美的颠儿颠儿的,欢呼雀跃地围着他们撒欢儿。

除夕之夜更是我们的开心一刻,忙碌了一天的大人们消停下来了,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开始发压岁钱了,爸爸行驶着掌柜的主权,给我们逐年递长红包了,至我能记忆时起的五角,一元,五元到十元。在当时那个年代,这都算是大大红包了。我们还可以吃到爷爷带回来糖果,点心之类的,那时我们农村的孩子是很少吃得到的。因为爷爷,爸爸是人们称之为吃国家粮的,我们姐弟三人才有着同龄孩子较优越的待遇。当然我们也给玩伴们分享自己的吃货,那时心里总是美滋滋的,甚至带着些许骄傲,感到没有比过年更快乐更幸福的事了。那个年代的心被贫穷饥饿净化得一尘不染,纯朴善良,乐观的没有一点抱怨,总是期盼着下一年再去感受这过年的美好,人间的真情。

时间一溜烟就我推到了奶奶的“宝座”上了,忆往昔,看今朝,儿孙们天天都在过年,所以也感受不到过年的快乐了。压岁钱成了三位数,四位数了,衣服穿品牌了。吃的稀奇古怪了,品茶,烧烤,西餐-----那些洋玩意我已落伍的叫不上名字了。

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的追求不同了,会享受生活了,但也不乏有很多人精神贫穷了,空虚的惶恐不可终日,貌似幸福满溢了,可还是总觉得缺少点调味剂,活的不是很舒坦。


我们要学会用阳光的心态用心的生活,珍惜当下的幸福,欣慰每一天的收获,感谢感恩我们身边亲人和朋友的陪伴,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笑口常开年年岁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