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43 - 想开分店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吴先生和我对看一眼,拿起手机的手似乎在发抖,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我,难为了他这个中间人。电话没响铃之前,问我成交的机率有多少?我会说一半一半,现在我知道买房有望。

“好,我跟钟小姐转达。你等我几分钟。”

他放下电话,没有马上说话。我知道屋主妈妈还价了。

“开多少?”

“我同事说,屋主妈妈希望你加多十二万,凑个整数就好。”

“好,你马上回拨告诉同事,没问题。你们安排时间签约吧。”

“等一下,为什么要加十二万?她会还价表示愿意卖了,你坚持价格她也会卖给你。要不然,你再还个五万也一定能成交。”

一直没有说话的先生,这时候突然冒出来。吴先生愣在那里,不敢拨电话了。

“是这样说没错。但也可能我不给十二万,那位阿姨就取消这笔交易,其实她不缺这十二万。我能用这个整数买到那间房子,已经觉得占便宜,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一分钱都不再还价,是表示对她的尊重,感谢她割爱。”

我讲完,转向吴先生,目光坚定地对他说。

“拨给你同事吧,就照屋主妈妈说的,加十二万凑成整数。请帮我谢谢那位阿姨。”

这个房子可以用接近我理想的价格成交,跟谈判技巧一点关系都没,纯粹靠真诚,还有我那比一般人细心一点点的观察力。说女人是感性动物,不是没有道理的。看我和那位阿姨买卖房子的俐落手法,就知道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吴先生满脸笑容离开我家,他倒高兴了,难为我还要哄回家里那位。先生看我没有要照他的意思做,有点悻悻然地坐回沙发上,我还是很感激他没有当场跟我吵起来。

“那间房子很棒,你看了也会喜欢的。”

“你都决定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十二万不少,不见得你对我那么大方。”

“这个小区六楼的房子你看过。这间房子跟那位阿姨的房子差了一百五十万新台币,差别在地段和七年屋龄,还有全屋装潢和家电,你只要算算这条数,就知道这笔成交很划算。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成全别人有何不好。欸,你不是喜欢我们书店附近那间日本料理,明天我们一起午餐,吃完去看房子?”

问完,我才想起和先生已经好久不曾单独约会过。可能太难得了,他竟然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终于,今晚大家都可以睡个好觉了。

完成房子交易的全部流程,比想像中快。差不多一个半月后的某天黄道吉日,我们一家四口拎着几箱衣服就搬进去住了。只是,租住房子和老家都有我和孩子的不少书,硬是找了一家搬家公司帮忙,总算将那十几箱书全部运到新家。

我和孩子从此有了自己的家,一个我们很喜欢的心灵居所。

是不是一个人有了家,就会安定许多?我感觉自己日子过得更有趣了,原本规律的生活,多了几分惬意。从家到书店,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的超短距离,让我这个要照顾孩子的职业妇女,兼顾起来压力大减,生活中多了欢笑和悠闲。

游刃有余的工作与生活,我开始想东想西。当开智业务来找我谈顶让的事情,彻底点燃了我原本就有的展店想法。开智是童书店长期合作的中文书供应商,他们很清楚我们的业绩,但是会开口问我这件事,还是让我惊讶了一下。

“钟小姐,竹北喜儿童书店你知道吧?那间书店的老板托我问问你,有没有打算在竹北开分店?她的童书店想顶让。”

“我跟她从来没有交集喔,怎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你的童书店开得好嘛,大家都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开分店?”

“大家太抬举我了,我们生意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我的书店有自己的风格,即使开分店,也不会选择顶让别人的书店的,更何况,竹北离我这里太近了。帮我谢谢喜儿的老板,谢谢她看得起我。”

我没有跟开智的业务打听,竹北喜儿要收多少顶让费。无论开价多少,对我来说都是不必要的开支,因为那些库存书,可能不到十分之一的书是我会想卖的。我不会想做的事情,就不会对那个问题纠结,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

不过,给开智业务这么一问,我想到了育玲。如果能找到一位像美华一样老老实实的全职员工,还有育玲的帮忙,台中科学园区倒是可以开一间分店。

既然想到了,就马上行动。周末我就安排了一趟台中游,主要是考察市场,顺便带孩子去台中玩。假日的亲子时光,我先生在这方面是很配合的,只要我排好行程,他会载我们出游,帮了我这个路痴很大的忙。

台中的旅游资源丰富,公共设施建设也做得非常好。这里有让新竹人羡慕不已的科博馆和美术馆,我的小孩就非常喜欢科博馆,为此,我还特地办了家庭年卡。如果以后能常来,孩子可能最高兴。

“育玲,假日还把你叫出来,辛苦了。”

“真真姐,干嘛那么客气。孩子呢?”

“跟爸爸去科博馆了。压马路闲逛这种事,还是我们大人做就好。我已经走过台中科学园区对面马路的那一排店铺,清一色做吃的,台中真是食货的天堂。”

“对,台中很多美食,你看我回来胖了多少。那我们就专心走艺术街了,看能不能找到适合的店铺开童书店。”

艺术街离台中科学园区不算非常近,骑机车也要半小时。只是园区周边都被餐厅食店包围,很难用理想的租金租到这些店铺,只能退而求其次,走远一点,看看充满人文气息的艺术街,有没有童书店落脚之处。

漫步在铺满石砖的巷子里,看着两旁精致的特色小店,我有种来到殴洲的错觉。偶尔还会看到墙上的街头绘画,刻意营造的艺术人文氛围,充满了整个艺术街商圈。

我跟育玲就这样肩并肩走在路上,静静地没有说话,她知道我的习惯,不说话要么是讨厌现场的人,要么就是在工作。我在用脑袋工作的时候,最好别讲话,我会完全在状况外而听不进一句话。

走完整个艺术街,我在脑海里也沙盘推演完成。只要请育玲帮我再做一件事,我就能判断能否在台中科学园区开分店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