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靡~八十三章 八十四章

八十三章

东华看着眼前的茶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凤九从外面进来,拿着一些点心,坐在东华身旁,给他摆放点心。东华看着忙碌的凤九,微微有些心疼。络络失踪的事情,他和滚滚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和凤九说,怕她担心,但此刻看凤九的样子,她定然是已经知道了。还在自己面前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让东华心里有些难过。东华看着她,凤九不敢看东华,这一天就在各种忙,各种忙,东华不知道她哪里找来那么多活来干,把太晨宫的仙娥都要吓死了,帝后在这么干活干下去,怕是帝君不会让她们好过的。

东华微微叹了一口气,凤九对于东华的情绪,从来都是及其关心的,果不其然,凤九急忙抬头看了一眼东华“帝君,哪里不舒服吗?”东华看着小狐狸关心的样子,还是很受用的。便微微侧了个身“心不舒服”凤九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把手抚在东华心口处“这里吗?怎么不舒服?是不是进来事情太多,太操劳了?我去找折颜”凤九说着就要起身,但还没站稳就感觉身子一重,跌倒在东华的怀里。凤九吓得瞪大眼睛“帝,帝君?”东华眯了眯眼睛“九儿觉得,本君是因为什么才会心不舒服?”凤九不明白东华的意思,东华看着这只痴傻笨,也是无语。“本君只有在遇到你的事情的时候,才会如此”“我?”“因为九儿如今仍然和本君离心,心里有话,都不曾和我说”凤九此刻要还是不明白,就真的是痴傻笨了,凤九从东华的怀里起身“帝君有意瞒我女儿的事情,凤九知道是为我好,可是我……”东华把她抱回怀里“不敢告诉你,就是怕你担心,但是络络她长大了,她有自己的选择。我们看着就好”凤九的声音有些蔫蔫的“我只想我的女儿平安”东华抚着凤九的头发,这可能就是爹和娘的差别吧,父亲认为,女儿有自己的担当,有自己的想法,她想做,他支持。而做娘的,从来都担心的是,女儿是否开心,是否健康。

东华感慨道“你这根本就藏不住事的性子,我到是庆幸除了倾辰,滚滚和倾络都不像你”凤九到是不服气到“像我又如何?倾辰还不是从小就被你娇惯坏了”这话一出口,夫妻二人都愣了,东华知道,她又想络络了,络络和滚滚,如今的性子,也是和从小受的苦难有关的。凤九赶紧转移话题“帝君如何看出九儿的心思?难不成?”凤九瞬间有瞪大眼睛看着东华“难不成帝君对九儿用了读心术?”帝君看了一眼小狐狸,不屑的瞟了一眼“九儿的心思,还用不着本君动读心术”“那……”帝君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九儿的茶,不错,就是今天九儿的心思,也是被这茶出卖的”凤九疑惑的看看东华,便又看看他手里的茶杯“帝君的意思,是这茶有问题吗?”凤九想着,便伸手去拿东华手里的茶杯,想看看到底怎么了“帝君,难道是这茶今日水温不对?还是,九儿把茶叶放少了?”帝君一边把茶杯递到凤九手上,一边把一粒坚果喂到凤九嘴边,然后缓缓说到“九儿过虑了,水温倒是正常,而茶叶也并没有放少,而是,根本就没有放茶叶”“咳…咳……咳”凤九刚被刚刚打算咽下的坚果呛得咳嗽不止,待她在帝君怀里渐渐平息了咳嗽,抬眼去看茶杯,果然是一杯清凌凌的白水,清澈见底……

八十四章

凤九此时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便脸红的直接埋在帝君怀里,左右蹭了蹭,糯糯的声音响起“九儿不是故意的”而帝君此时的心,也是柔成一滩水。

此时的络络,果不出东华的所料,此刻络络正在冥界。她回想起自己这几天的事情,微微蹙起好看的眉眼。事情确实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发展,可这一切,却又远远在她意料之外。

几天前,自己从玄界太子府负气出走是真,她没有带小鱼,是不想让小鱼和云翳分开,因为她知道,和心爱之人分离的痛苦。而她,此刻正是忍受着这种痛苦。而在她刚离开太子府没多远,便感应到附近有冥界的气息,她曾经在冥界待过,这种感觉太多熟悉。其实,刚刚在太子府她就感觉到了,只是很微弱,甚至络络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而此时,确是真的感应到了。以络络的身手,即使没有术法,对付这几个冥界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络络手腕上的“潋滟千波”已经开始微微的有反应,若此时络络给滚滚发信号,肯定是不会出事的。所以就像东华说的,络络其实很早就想过这个事情,此刻倒是个机会,络络心思一转,抬手隐去了潋滟千波的反应。络络继续走着,除了玄界地界之时,那人终于现身。一身黑衣,挡着脸,络络看出这是个女人,却看不清样貌。“太子妃娘娘,这是要去哪?”络络看着她,未说话。那人看她不说话,便又开口到“不好意思了,太子妃娘娘,我家主人,想请你走一趟”络络冷冷的开口“本宫并不认得你家主人”络络说着,提步就往旁边走去。那人眼里闪过一道杀气,凌厉的抬手一点,点住了络络的穴道“去不去,可不是娘娘您说的算的”说着,便一记手刀,把络络打晕。带回冥界。

络络其实是有防备的,所以她并没有真的晕倒。她感觉到自己被放置在一张床上,没错,自己确实到了冥界。刚刚躺在床上,便听到有脚步声。接着,好像是好多人跪地的声音。络络竖着耳朵听着。感觉到有人走近她,这时,一道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

这声音,低沉有磁性,却冷漠的可怕。听着好像是和旁边的人说话“是你伤了她?”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络络有些发懵。此时就听“扑通”一声,传来的是打晕络络的那个人的声音。“回君上,是属下,太子妃娘娘……”那人说到太子妃娘娘的时候,络络就听到一声冷哼,那人赶紧改口到“是公主,公主她,不肯和属下走,属下无法……”那人还没有说完,络络就听到闷哼一声,接着是那人不可思议的痛苦的声音“君上?”“本君说过,她,是本君的底线”络络一开始就听出来了,这是落烟寒的声音,他,居然没有死。

“都滚出去”侍女们和那个伤她的人走了出去。片刻,络络感觉床边坐下一个人,她感觉到他就那样的看着她,“本君知道你醒了”络络觉得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便张开眼睛,起身半靠着身后的软枕。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没错,是落烟寒,络络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境下见到他。他居然,还做了冥王。他到底有多少事是瞒着自己的?又或者,当初自己遇见的落叶哥哥,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落烟寒定定的看着络络,许久,缓缓伸出手,想像以前那样,帮她顺义顺她鬓边的头发,可就在手还未曾靠近络络的时候,络络下意识的将脸往旁边靠了靠。这一动作,刺了落烟寒的心。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不经意的收回了手“你,过得还好吗?”络络抬眼看着他“很好”落烟寒微微笑了笑“听说,玄界太子,要娶侧妃了”络络瞟了他一样“那又怎样?”落烟寒深深的看着络络“如今冥界已经没有那么凌厉的戾气,也不会伤害你的身体了,你无事的时候,便可以四处走走,他们不会为难你的”络络仍是偏着脸不看他,他知道络络心里有气,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先去朝会,你先休息吧”说完,就看络络便把身体滑进被子里,脸靠着里面,不再看他。他又是定定的看了她好一会,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出了房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