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没有不该谈的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Amy会飞的虾

01

三个人的友谊看似牢固,其实是最脆弱的,偏移的支点最终会散落,将感情肢解得支离破碎。

在平静的海岸上,秦木的心却是波涛汹涌,满腔怒火无处可泄,他不知道这股无名的怒火是来自于哪里。

他甚至还感觉到悲伤,他仿佛同时融于冰与火之中,被拉扯得体无完肤。

冬天的海风是如此的冷冽,在耳边呼啦啦地嘲笑他此时的窘境,他是局外人,是多余的第三者。

他依旧冷眼望着不远处相拥在一起的陈柏轩和安妮,在他痛苦的呼吸中,他们接吻了,就在他的眼前,如此残忍的画面。

那一瞬间,他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从四肢百骸流动的是那永无止境的痛。

那一刻,迟钝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大脑被万千情绪侵袭的他,只想让不对劲的自己立刻冷静下来。

无论什么方式,都无所谓,他只想让自己眼不见为净。

他发了疯似地脱去他的羽绒大衣、毛衣还有鞋子,跑进大海,沉入水底。

这样是否什么都不用想了,是否就再也不会痛了。

这样,多好。

“秦木,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不要命了是吧!”水外面传来了陈柏轩的叫骂声,他似乎看到了陈柏轩疯狂扑入水中焦急的模样。

待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头顶的阳光很刺很亮,眼前陈柏轩的脸是模糊的,说话声传到他的耳边也是模糊不清的一片咕噜声,什么都听不清。

他只是睁眼,静静的看着陈柏轩,浑浑噩噩,想着人工呼吸时那瓣柔软的唇,那股微热的气息。

恢复理智的他将落寞隐藏在狠厉底下,猛然推开陈柏轩,没好气的来回看着陈柏轩和安妮,转身欲走。

陈柏轩推了他一把,“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真他妈爽死了。”他面无表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冷得瑟瑟发抖。

“有病,在这里发什么疯。”陈柏轩终于忍无可忍,眼眶红了一圈,那是他暴怒的迹象。

陈柏轩不悦的瞥了他一眼,拉着安妮的手转身欲走。

看着陈柏轩被冻得发紫的嘴唇,脸色也已经发白,才发现当时陈柏轩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跳下海拉自己,秦木的眼底浮过一丝无人察觉的悲凉还有于心不忍的心疼。

“衣服都不脱就跳下海可真威风的。”他略显讽刺的语气,不屑的表情,冷哼几声后将大衣扔给安妮,“赶紧带他去换衣服吧!”

“可是你……”安妮想说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但被陈柏轩打断了话,拉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我们走。”

秦木自嘲的冷笑几声,捡起被扔在沙滩上的羽绒大衣,拍了拍上面的沙子。

他坐在沙滩上,望着遥不可及的海岸线,哑着嗓子哼着没有词的曲,他以为从脸颊流入唇角的是湿潮的海水,却未曾想过那是他在悼悔逝去的情。

02

自那日起,陈柏轩生了一场大病,总是反反复复的发烧,足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安妮也时常去他家探病,却从来都不见秦木的身影,从那日过后,秦木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变成那样,突然的,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三人,从小都是同一茬的,同一间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同一所中学,现在连高中也是同校同班。

三人的友谊,早就深厚到不分彼此。

一起去学校,一起吃饭学习,在学校里也没少干过捣蛋的事,也曾小吵小闹过,却从来都不会像这次般严重到土崩瓦解。

秦木的家就在陈柏轩的斜对头,秦木房间的阳台刚好就对着陈柏轩房间的窗户,只要开着窗户,里面的光景就被看得清清楚楚。

秦木坐在阳台的栏杆上,望着陈柏轩的房间,虽然只开了一边的窗户,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坐在床边写字桌的陈柏轩。

陈柏轩突然从窗户探出头来,愣怔的望着秦木,秦木也愣愣的望着他,从他阴沉的脸能看出他还在气头上,秦木冷哼了一声,转身跳下栏杆回了房间。

陈柏轩望着空无一人的阳台,心思却早已不在那里,仿佛在远之又远的地方。

清冷的晚上,下着阴郁的蒙蒙细雨,窄巷上只有一盏昏黄路灯,打在路上洼浅的水坑上,倒映着一个悲情的世界。

陈柏轩听着对面传来的吉他声,不是清新的悠扬的迷人小调,而是刺声的杂音,大概那屋的主人又发疯了吧!

陈柏轩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问个究竟。

到秦木的房间时,秦木正盯着天花板发呆,吉他已经被他随便的扔在一个角落,整个房间散发的都是刺鼻的烟酒味,陈柏轩难以置信的看着散落了一地的啤酒瓶和烟头。

秦木瞟了陈柏轩一眼,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你来干嘛!”

“我想跟你谈谈。”陈柏轩坐在床上,深呼了口气,又接着向秦木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安妮。”

秦木翻了一个身,看着陈柏轩的背影,淡淡的说道:“狗屁。”

“难道不是因为我和安妮接吻了,你才搞那么大动静,说你不喜欢安妮,我才不信”

秦木静静的看着陈柏轩的背影,没有反驳也没有反问。

陈柏轩苦涩的笑了笑,心中一阵呼啸而起的狂风暴雨,将悲伤席卷而来。

陈柏轩躺了下来,转过身,看着秦木,好一会才说道:“放心,我不喜欢她,那个吻也是一个失误,你大可放心。”

秦木一字一句的吐出几个字,“你以为你懂我什么?”

陈柏轩突然笑了出来,“那你又懂我什么?”

“你大爷的。”秦木说完这句话后突然起身捧着陈柏轩的脸,对着他的唇轻快的吻了下去。

陈柏轩惊讶的望着他浓郁的双眸,他的唇还放在他的唇上,喃喃道:“你大爷的。”

随后两人相视一笑,情意绵绵,柔情似水。

03

在平静的海岸上,秦木坐在沙滩上,满脸春风的望着在浅滩上戏水的陈柏轩。

想起了之前他问过陈柏轩的一句话,“你敢谈一场倍受争议的恋爱吗?”

陈柏轩看着他,想都没想就说了一句让他讶异的话,“幸福是自己给的,为什么不敢谈。”

原来,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之前,他们就已经互诉了衷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229评论 0 1
  • 第一章 梦魇 “陈羽轩,救我!救我!”乔木妍在水里挣扎着喊道,陈羽轩挣开珍妮的手,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然后就不见了...
    芳草与恨长阅读 292评论 4 0
  • 在我们接受学员之前的报名诉说,超过百分之80的女人在给男人的分手理由里面都有一条不成熟,从十八岁到四十八岁,我们发...
    luke卢克阅读 70评论 0 0
  • 下雪了。 细碎的雪随着风飘飘杨扬,此时东黎国还沉寂在夜色中。丞相安府的一处院落却还点着长灯。若素停下手中的女红...
    微风下的木棉阅读 40评论 0 0
  • 免费这个词,听起来就很有吸引力,并且免费的东西自古以来就很受人们的喜爱和欢迎,在互联网营销行业也不例外。互联网从W...
    matrixkiller阅读 129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