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当相信什么呢?答案藏在各自的人生理解和自我理性的选择里

选择相信一件事,由我们自身决定,首先要进行观察,然后自己去判断,得出可信的结论。外界给予我们的信息,不能完全相信,最好的态度是先倾听,听取有关的意见,然后有所区别且不盲目地应对。

很多人被忽悠,就是因为别人说什么,他信什么,完全没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

除此外,社会也灌输了不少错误和偏见给我们,如果我们不加思考就接受,那很可能被同化,被无知地愚弄和欺骗。这种现象在生活中经常见到,甚至已经成为常态,如果不加以警惕和重视,就会越来越远离独立和人性自由。

如果我们缺乏经验,缺乏对信息的深度分析,没有对问题的自我判断,我们是很难不受到虚假信息的干扰和伤害的。

现实中我们应当相信什么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们各自的人生理解和自我理性的选择里。

什么是好的生活呢?努力做好自己就是。不要试图去改变他人,不要停留在无谓的对错是非上,不要试图教导他人,只是分享,让需要的人自己去拿自己需要的。在智者眼里,生命不是一下子变好的,而是慢慢变好,富有层次,人生是渐渐参悟提升的,这才是生命给予我们的最好礼物。

什么样的道理需要去努力追求呢?就是那些经过自身验证和体验的道理,或者是经过自己理性思维的日常总结。没有经过自己的感受和真实体验的道理,是没有说服力的,也不可能让别人改变。与其花时间去改变他人,不如把时间用来做有意义的成长,这才是人生制胜的关键。

人生成功的秘密在于,当机会来临时,你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什么是快乐呢?物质财富多,外在光鲜亮丽,就一定快乐吗?其实真正的快乐是能为自己和他人带来价值。人生在世,做的事有意义有价值,就是快乐。正如尼采所说,生活有意义,就算处在困境中也会享受其中,生活无意义,就算处于顺境,也是度日如年,痛苦异常。

有人会问,人的生命有意义吗?相比于茫茫宇宙,人的生命何其渺小,何谈意义呢?其实,从纯粹理性科学的角度看,他这样说是对的。从这个意义讲,无论人如何拼搏努力,似乎都是毫无意义的,人类知识大自然无目的演化的结果。我们并没有带着什么特别的使命来到这个世界,所谓的使命和责任只是后来才加上去或觉知到的。

既然生活没有意义,那为何还要活着呢?这是一个非常哲学化的问题。存在主义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认为人活着是为了信仰,即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信仰。信仰是一种自我选择,它是超越理性的。我们不必证明上帝存在,问题的关键是“愿意相信”这个行为本身。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灵魂真的不死,那就不是信仰,而是事实存在了。

信仰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一个人相信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相信能为他带来什么样的人生益处或者坏处。

对此,有人认为生活不是信仰,而是一种使命和担当。歌德认为自己活着的使命是写诗和文学创作,黑格尔呢,把自己活着的任务定义为用哲学来澄清世界之意义。众多科学家认为自己活着的使命是增加人类的知识,是寻找到拯救人类、解决人类问题的方法;而现实中,多数人没有使命这个概念,他们脑袋里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挣钱,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甚至浑浑噩噩,平庸度日。

还有人认为活着就是欲望的实现,一个欲望实现了,另一个欲望又来。人生就是一连串欲望实现的过程。没有欲望,生命也就完结和死亡了。

在佛家看来,活着即苦,一切皆苦,快乐是暂时的,痛苦和烦恼才是活着的主角,因此要超脱尘世,从痛苦和烦恼中解脱出来。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过好每一个当下,体验人生中的每一个精彩瞬间,才是生命根本。

佛家中有不少智慧高僧,他们认为很多事都是人们自作自受。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就是这个道理。人们之所以痛苦,出错,就是因为他们只会转境,不会转心,而佛性之人呢,他们是转心不转境。外在的环境一直在变化,我们的内在之心不能跟着这些虚浮之物转来转去,否则就会迷失。

总之,在觉悟者那里,不评判,不分别,做到用心若镜,做事如水,对待外境,接纳随顺,才能最终悟得生命的真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