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叹故事 | 我悲伤,你左右

1

外面下着淅沥的小雨,街道上的人们都行色匆匆,而我也守着一具尸体不知所措。对,一具尸体,十分钟前还活灵活现。

他叫郝运,现在这情形,至少我是不够好运。我们不算朋友,从第一眼见到他到现在,也才不足一小时的光景。

这一小时,从天堂坠入地狱,突然就成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犯罪嫌疑人了,看起来还是杀人罪。

我一遍遍推演着假如我报警的场景:我拨打了妖妖灵,然后警察破门而入,第一句保证会问我:他是怎么死的?

我难不成说他是突然头一歪,就倒地没气儿了?

警察估计还会问,说说他死前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说?难不成给他们讲个故事?

说我在市场收古董,一个叫郝运的突然来到我的铺子,和我说他有一个不世出的好东西要出手,我听“郝运”这个名字挺讨喜,于是就跟他上门了?

来到他家,他家里的确摆放了不少好东西,他泡了茶,我们喝茶聊了一会,他突然神秘的和我耳语,说有好东西给我开开眼。

正在我好奇狐疑之际,他突然头一歪就躺在了地上,我上手探查,发现已经没了鼻息和体温。

可以说死的挺挺的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说实话,在遇到这次事情之前,别人要是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信。

遇到这个郝运算是我不走运了。现在,我完全没有了想法。

毁尸灭迹?连鸡都不敢杀的我,根本没那个本事。

我还不敢就这么跑了,警察第一时间就能找到我,这个房间里布满了我的“作案”痕迹。

这成什么事了,我无奈中泄气了。

2

左思右想后,我还是决定跑,于是我夺门而出,一口气跑到楼下,迎着小雨,先跑回店里再说。

我极度紧张,感觉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我,刺芒在背一般,心跳速度明显比步伐还快。

这样跌跌撞撞,一路回到自己的档口。隐约发现有点不对劲。

我离店这么久了,怎么档口还有人在选购东西?难道我忘了锁门?

这样一想,我赶紧快步走过去,店里的赝品虽然占多数,但是值钱的玩意数量也不少啊。

“都让一让,店主不在还在这晃……”,我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脸正在柜台面,还挂着灿烂的笑容。

“来,看看这个,昨天刚收的北宋青花,看这釉色……”

铺面柜台后面的那个人,不正是我自己吗?

那我现在又是谁,我望向旁边的一面镜子,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上前一步,来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衣领,然后却抓不住,他的衣领只是微微颤动了几下,如清风扫过。

我正想再去抓时,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然后朝着我的方向看去,嘴里小声对着我说话。

“嘿,你来晚了,去年你坑了我六十万,我现在连本带利都回来了,倒霉的郝运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有重生的你。”

他看着我的方向,一字一顿的说着。我想起他来了。

3

去年我的确是吃了一个大户,花了六十万买了三个做旧的假三彩。

不过我也的确想不起来那个人的样貌和名字,毕竟顾客那么多,过了几天也就忘了。

他冲我的方向笑了笑,然后转身继续堂而皇之兜售我的货品,不过,现在他是货真价实的我了。

然而我现在是什么?一个无主的灵魂?

我失魂落魄的游走在街道上,看起来熙熙攘攘,我却感受到不安与孤独,深深地发觉原来自己现在是个异类。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找到一个无主的身体,我是不是能暂时先安放自己这个游魂?此时我想起了一个容器,那具肉身应该还没腐烂。

就是那具被抛弃的郝运!

我发挥灵魂的最大能量,赶去郝运的家。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开始庆幸自己半小时前的疏忽,没有反手锁门,于是我推开虚掩的房门,径直走到了那具仍然躺在地面的躯壳。

此时我感觉它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我没有抵抗这种力量,让自己融入其中。在一阵迷蒙过后,我睁开双眼,镜子里出现了一张陌生的脸,我现在成了郝运。

虽然现在我仍然搞不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还是要想办法取回自己的身体,毕竟那才是真正的自己,还有我的家产。

想到这里,我决定约他出来面谈。

4

我约他在一个咖啡馆见面,我们分坐两边,四目相对之余,他只是冲着我现成轻蔑现成的笑。

“我劝你就这样吧,至少还能化形成人,挺好。”边说边冲我哈哈笑,让我好不自在。

“而且郝运这具身体挺好的,家产也不少,家里有那么多的,赝品。”最后这两个字让他咬的很紧,很明显,我把他得罪的不轻。

”我补偿你“,我试探着对他说,“六十万还给你,赝品不用退给我的,你可以自己处理。”

他听我这么一说,眼神中带着些许玩味的意思,眨眨眼冷哼了一声,然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对我说说:“补偿?现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还要你给?连你的女人都是我的。”

此时我看到晓玲走到了我俩面前,她的目光里只容下对面我的那具躯壳,而这边内在的我,在她看来只是一个陌生人。

我心里扎针般的难受,眼睁睁看着他们就这样离去,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晓,晓玲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一愣,发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熟悉感,难道她看出了什么?我心中一惊,此时,她已在我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我的身躯躺在陌生的房子里,灵魂也躺在一个陌生的身躯里。我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身份、生意、财产以及爱情,我现在应该自称郝运?真是个可笑的结局,果然应了他和我说的那句话:“给你看个东西开开眼。”

我想起晓玲递给我最后的眼神,我能感觉到那眼神里充满了熟悉的味道,她难道察觉到了?

我掏出郝运的手机,用他的社交软件加了晓玲的好友。

不多时,好友请求通过了,她什么都没说,发给我一个哭泣。

我们聊了起来,她果然猜到了我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表达着我的苦恼和无奈,她诉说着她的难过。

“玲,你会帮我的是吗?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对吧?”

我发出消息后,那边沉默了一会,正当我不抱希望的时候。晓玲回复了消息:

“你告诉我地址,等我。”

我把郝运的住址发给了她,心中充满了期待。

5

入夜,我久久无法入眠,于是站在床边数了半夜的星星,偷看了三对情侣半夜分手,还看到了六个醉汉醉卧街头。

此时,我突然被手机的通知声惊起,盯着屏幕看去,是晓玲发来的消息:“现在出来,我在你门口。”

事情一定是有了转机,看我的心突然砰砰跳了起来,晓玲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想到这里,心生感动。我抓起手机,快步跑出门去。

她幽幽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甚至穿越黑色夜空,看见她正热切地注视着我。

“晓玲,谢谢你,我怎么才能回到……”没等我说完,她将手指轻轻放在嘴边,示意我停下来。

我诧异的望着她,一丝不安涌上心头。

“在我爱上你之前,我一直在郝运的身边,我和郝运从刚毕业就认识,在我过完23岁生日的那一天起,他却遇到了一连串的霉运。之前我以为这辈子都会和他在一起,却发现他在经历过挫折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说到这里,她掩面而泣。

我方才刚刚提在心口的怒气,在遇到她如此悲伤的哭泣面前,化解得无影无踪。

“他不再关心我,也不再顾及我,遇到你之前,我从身体到心灵,都是郝运带给我的伤痕,我又努力了2年,终于死心离开了他。”此时她抬起头看着我,我想起了我和她邂逅的那天。

也是这样一个深夜,我刚刚离开店面,迎面撞过来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女子。她扑进我的怀里就睡着了,我不忍心看着一个女孩子孤零零一个人醉倒在街头,就这样抱着她坐了一夜,直到她有意识醒过来。

然后就是我们从相知到相爱的这三年。

“你知道吗?郝运那次来到你的店面,我就看到他了,我借故躲得远远,却还是让他看到了我。那天他找到我,让我帮他一个忙,如果不忙他这个忙,他就要我履行自己的承诺。”

“什么承诺?”我不假思索的问晓玲。

“我……我……”晓玲表现的十分犹豫,但在犹豫了几秒后,还是一咬牙,说给我听:“我在23岁生日那天立下血誓,我要永远陪在他身边。也是从那天起,他的好运就不再有了,倒霉的事情接踵而至,被你骗钱,只是他倒霉生涯中的一部分。”

“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过离开他,对于发了血誓我也很愧疚,如果没有那么冲动,可能他也不会遇到那些事情。但我后来真的无法承受他对我的伤害。于是我下决心帮他,同时也是帮我自己。”

我内心一颤,“原来是你在协助他?”

她默然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有一根离魂香,可以短暂地让灵魂离体,然后再附身,他就是利用这个东西成功替代了你。”

“然而我也终于可以不违背血誓,并留在你的身边。”她深情的望着我,向我靠拢。

我内心乱如麻?我到底是谁?是郝运?还是一个有着郝运外观的玩具?我突然闻到了她嘴角吐露出的酒气,我深情的对她说:“我想通了,让我们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吧。”

6

我带着她回到了郝运的家,现在是我们的家。

她在我的臂弯中安然入睡,和以往一样可人。我起身,看了看即将迎来黎明的天边,我无力改变什么。

世间总有不如意的事情接连发生,我们能做的,或者被动的接受,或许也能……

是时候了,想到这里,我将窗户关好,安静地走进厨房,拧开了煤气阀门。

或许也能主动从舞台退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瑶人柴 中秋之际,给远在国外的儿子的一封信。 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
    瑶人柴阅读 161评论 12 17
  • 托宝宝的福,今天早上5点半正式起床。收拾妥当,6点10分正式出门,健走。 带着耳机,听着英语。走到广场,忍不...
    毛毛竹Jassen阅读 34评论 0 0
  • 下面这张图片是朋友圈里看到的,我觉得简直太应景了! 前些日子略微烦躁,也一直在忙活。要学习的和处理的事情比较多,而...
    硕硕Speaking阅读 74评论 0 0
  • 大姐和大哥的故事是从大姐高考结束开始的。那时,大姐去给大哥开的培训班当兼职老师,哥哥来哥哥去的,叫着叫着就有感情了...
    一盏酒阅读 187评论 0 2
  • 风很美 尤其是沉默着的傍晚 天地一片寂静 花朵躲在角落睡觉 水里长满白云 树梢外的山角 过路的鸟儿将口水唾下 浇灌...
    鱼之乐_334f阅读 24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