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怕了你个“菌”(4)

夏北依将软软的面包切开,将做好的肉饼夹在里面,又加入她做好的酱,然后毕恭毕敬的将它递给了君孟怀。

君孟怀挑眉,这个东西就叫做汉堡包?他还真没见过!这时候,清尘适时的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个银针,在夏北依手中的汉堡包上轻轻一扎,颜色没有变化,就又若无其事的退下。

夏北依还是没忍住撇了撇嘴,给你们做东西吃还怕我下毒?!早知道这样吃力不讨好刚才就把那一罐辣椒全给你倒上!辣死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夏北依嫌弃的表情还是被敏锐的君孟怀捕捉到了,他轻笑一声,直接伸手接过了汉堡包,轻咬一口,外边的面包很软很香,和他以前吃的东西都不一样,里面的肉饼鲜香无比,有一些微微的辣,还有那口味奇特的酱,这些东西搭配在一起,嗯……确实好吃…

夏北依搓手,感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那个死变态刚才接汉堡包的时候竟然摸了她的手!真他妈的是个大色魔!不过这是夏北依第一次做这样的汉堡包,毕竟古代食材不足,她害怕味道不好惹那个死变态不高兴丢了小命!不过看他那样子……应该味道还行吧?

夏北依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小心地问道:“那个,怎么样?好吃吗?”

君孟怀看向她,又是那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眼睛亮亮的,不知道是汉堡包太好吃,还是她的眼神太让人难以拒绝,他竟是很认真的说了一句,“嗯,挺不错。”

夏北依有点开心,没想到自己的厨艺这么棒呢!“真的吗?嘻嘻,好吃就行,以后还有好多好吃呢,也做给你尝尝。”夏北依笑得眉眼弯弯,也许是开心了,竟没发觉说出的话带了些许暧昧。

君孟怀看她这么开心,似假似真的说了句,“做饭挺不错的,朕的妃子中就缺个这样的,要不,你给我暖床可好?”挑逗暧昧的语气,君孟怀附在夏北依耳边,轻轻的说。清尘和里边的奴才对于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皇上从来就是这样,若是看上了哪个姑娘,就会纳为妃子,但到以后得不得宠就难说了,皇上是冷情之人,宫里的娘娘们都是孤苦得很呐!

夏北依脸突然涨得通红,不是羞得,是气的!果然,这个死变态无时无刻都在打自己的主意,必须得使出个硬手段来制止他!

夏北依抬头无所畏惧的看着他,“我不会答应,也麻烦皇上不要强迫我。”夏北依声音很低,是为了给君孟怀留个面子,然后又接着说,“如果皇上硬要来强的,我会以死抵抗,我在这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自然也没有牵挂,威胁什么的就没什么用处了,倒是皇上,一国之君要来逼迫我这一介女流之辈,倒真是让我开眼界了!”夏北依的声音不大,但语气不卑不亢,无所畏惧,看向君孟怀的眼睛,也是一片坦荡。

“承蒙皇上垂爱,小女子感激不尽,小女子何德何能竟能如此?但小女子乃粗鄙小人,配不上皇上高贵之驱,况且小女子已有婚约,确不能违,望皇上体谅,小女子愿伺候皇上,为皇上出谋划策,为皇上鞠躬尽瘁,保卫山河,也会让皇上明白,我的价值,不仅仅是一个妃子这么简单!”夏北依突然跪了下来,声音拔高,一脸的忠心耿耿。

她这话说的呀,既抬高了君孟怀,也阻止了君孟怀想要占有她的行为,还给了自己一个活着甚至大放异彩的机会,她是不可能呆在这里的,她必须得出宫,这里的水深火热不适合她,所以她必须稳住君孟怀,慢慢壮大自己,然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清尘是个有武功的人,她当然听到了夏北依刚才的低语,她没想到,夏北依看起来挺蠢,竟是如此刚烈,甚至可以说有心计,可是,皇上会这样放过她?她了解皇上,越是得不到,越是要千方百计去得到!夏北依以为这样是把他推得更远,实则把他的兴趣完全引了起来!

众人也听的一惊,皇上这次看上的女人看来无法得手了,不过这女人……也难免太夸大自己了,价值比妃子大……啧啧……不过后来,夏北依确实证明了,她的价值和才能确实大的很!

君孟怀轻笑,这女人……他低头在她耳边低语,“其实,我若想要你,完全可以把你绑起来,让你无法选择以死抵抗,然后慢慢的折磨你,直到我没了兴趣。而且,我保证,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君孟怀没有温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北依这才发现,这厮是恶魔啊~他要真是那样做自己死了估计都没人收尸!妈妈咪呀,别清白没保住还搭上一条命,夏北依哭瞎!

君孟怀观察她的表情,呵,不经吓呀。

就在夏北依想着要不要从了他抱大腿时,君孟怀的声音又响起了,“不过,我并不打算这样做,这样难免无趣了些,我还是很期待你到底有怎样的价值的。”夏北依抬头,目光撞上了他墨色的眼睛,漆黑幽深的眸子里带着点点笑意。额……这是打算放过自己吗?

“既然你有难处,那便允了你的要求,你要展示才能,不知你想要的是什么职位?”

啊哈?!这是要给自己职位吗?幸福来得太快了些……

“真的吗?你们这有没有女丞相??”夏北依有点得意忘形,一不小心就口出狂言了……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女人也太胆大妄为了吧,竟然妄想当丞相?!别说丞相了,就是这女子为官从古至今也没几个啊,皇上愿意给她职位就很开恩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竟这样得寸进尺!

夏北依看着众人惊悚的表情,挥了挥小爪子,“那啥,开玩笑的,不用当官,哪有女子当官的,我就做个皇上身边的随从好了,随叫随到,随时为皇上分忧解难!”这小表情认真的呦,真有种愿意为你抛头颅洒热血的壮烈!

“如此,也好。”君孟怀笑笑,突然笔锋一转,“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汗颜……夏北依感到很是尴尬,她都要死了好多次了,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别人都还不知道。

众人又是一惊,这皇上看上了人家,也不知道名字,后来又想想,也是,皇上嘛,我看上你就一定要知道你叫什么?不,潇洒的君孟怀并不需要知道。

“那个,我叫夏北依,夏天的夏,南北的北,依然的依。”

夏北依……君孟怀轻声念着,“好,从今天开始,封夏北依为朕的贴身随从,随时准备为朕上刀山下火海。”

……夏北依无语,我是给你出谋划策,谁要为你卖命?!要是有人杀你姑奶奶我肯定自个先跑谁会管你这个死变态!当然,这只是夏北依想的。

“夏北依遵命!谢皇上!”她还是很认怂的嘛~

“那个……皇上……”夏北依有些扭捏。

“怎么?你还有事?”君孟怀疑惑。

夏北依微微向君孟怀靠近,“皇上,既然你留了我一命,还让我展示才能,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强迫我那个……额,也希望你能让你的妃子别来找我麻烦,如果她们惹了我,我怎么对他们那就是我的事了。”夏北依心里没谱,但她必须要说,如果君孟怀不能答应,那么今天的一切也就白费了,他若是强了她,她没法反抗,他的妃子若是找她麻烦,她可能也没法反抗,就算是现在留了一命当了个随从,但以后要死的话也是容易的很,所以,只能冒死这样说。

君孟怀看她,呵,没想到这小丫头想得挺周到的。

君孟怀轻轻捏夏北依的脸颊,夏北依抖了一身鸡皮疙瘩,“可以,虽然我一向喜欢用强的,不过对你,我想试试别的办法,若我的妃子找你麻烦,你看着收拾就好,还能给我的后宫腾出点位置。”君孟怀漫不经心的说,夏北依腹诽,真他妈的变态!你要是真敢用强,老娘我就是拼命,也要让你不能人道!

“启禀皇上,南安国的使者到了!”那个曾公公得到了消息,特地过来告诉君孟怀。

“南安国最近不怎么安宁,一个边陲小国,也敢如此放肆,而且,他们的使者也是嚣张,这次……呵呵,朕有点怀念杀戮的感觉了呢。”君孟怀冷冷的声音响起,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杀意!

抬头看见在那站着的夏北依,她的才能?要不让使者和她玩玩?声音突然玩味起来,“夏北依,展现你才能的时候到了,你去搞定那个使者。”

“我一个人?”

“嗯。”

“是不是要把他气的吐血?”

“可以的。”

呵呵哒,你这么能耐你咋不去,你小子是想让我当出头鸟啊,我自己去,那个什么破使者还指不定怎么排挤我呢?!但是,人要学会适时的认怂……

“遵命,奴才一定为皇上把那个使者气的屁滚尿流!”

噗嗤……一阵哄笑声,君孟怀看她这谄媚的模样,嘴角微抽,这女人莫不是脑子有病?

……

夏北依看着大厅里坐着一个小老头,这就是那个什么南安国使者?

“使者大人远道而来,我国招待若有怠慢,还望海涵。”夏北依笑着说。

“你是谁?穆烟国皇上和大臣怎么不迎接?本使者倒是不知,穆烟国越来越没有礼数了!”

得来,人家上来就给自己脸色,这货还真是个角色!

“皇上身体不适,无法亲临,特派遣我来招待您。”夏北依还是笑。

“哼!那朝中臣子也都身体不适?”对方不吃这一套。

“大臣们放假了。”夏北依胡扯。

“什么是放假?我怎的没听说?”

“这是我们穆烟国的规矩,臣子们每日为国家奔波劳累,皇上心有不忍,就规定每到今天,臣子们就可以在家休息,不用上朝。”夏北依继续胡扯。

“哦?我来的这般不是时候?皇上生病?臣子休息?”

“确实有点不是时候。”夏北依正色道,

“不过皇上实在过意不去,就让我来替他招待使者了。”

“你?你算什么?一个女子还能代替皇上的面子?”小老头撇嘴。

“使者有所不知,我们穆烟国的女子和其他女子不一样,我们聪慧伶俐,也能替皇上分忧。像使者的国家,女子无才便是德,我也是早有耳闻,您的国家的女子个个都是有德之人啊!”夏北依诚恳的说道。

“噗……”站在屋顶上的清尘笑了,这丫头嘴巴真厉害,个个有德,不就是说他们国家女子个个没才嘛?这姑娘还真会拐着弯骂人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妈妈在网上买了一个多功能的小锅子。 快递拿到家,我快速撕开袋子,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小锅子的模样。 小锅子的颜...
    沈佳伟阅读 107评论 0 1
  • 美国 贝克.哈克斯 著 首先分享管道的故事:有两个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一个叫帕保罗,一个叫布鲁诺,他们都很聪明勤奋,...
    五月长阅读 219评论 0 0
  • 奶奶生日 腊月二十一
    大家好我是汐予阅读 175评论 0 0
  • 4.18,来北京第二天。 不熟悉道路,地图导航去恭王府,结果下车一看发现对面就是北海公园,索性先不去恭王府了,直接...
    俉拾忆阅读 29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