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整牙日记

2020年8月4日,终于戴上牙套了,在奔四的年纪开始整牙,我绝对是整牙的高龄人士。

记录一下自己整牙的历程,给自己留个纪念,也给想整牙的朋友做个参考。

我的牙比较特殊,由于口腔空间拥挤,前下牙齿交错、前倾,右侧下方第二三四3个磨牙锁合,右侧下方第四磨牙除了错位还歪倒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歪牙倒得越发厉害。以至于到今年7月份,那颗歪牙倒得让右侧上方第四磨牙直接磕到了下牙龈上,每天磨得我口腔溃疡,疼痛难忍。我这才迫不得已去整牙。

而且由于快三十年右侧牙齿锁合,只能用左侧吃饭,我的左右脸变形严重,左侧明显比右侧脸大,咬肌发达。眉毛受此影响跟着也高低不平。由于长期左侧吃饭,左侧牙齿磨损厉害,左侧上方的四个磨牙全部磨损戴上了全瓷冠,左侧下方四个磨牙全部补过。全瓷冠面过于光滑,无法黏贴金属托槽。所以我整牙只整了右侧从虎牙开始往后的上下牙。

我想说尽早整牙,别像我拖到这个年龄。如果是去年这个时候整牙,我肯定同意医生的建议,拔掉四颗第一磨牙,这样空间大,牙齿移动速度也快,不至于像现在整牙牙挤得酸痛。早整牙,早受益。


2020年8月4日

人家整牙就戴个牙套,我整牙要抬高咬合、戴牙套、戴皮筋,三大享受,而且要24小时享受。

抬高咬合是为了解除右侧牙齿的锁合,硬生生垫起来一公分,有点闭不上嘴了,说话也说不清了。

戴牙套后,感觉好扎嘴。这样下去不用一天就要口腔溃疡了,在黏舌侧钉的时候,陈大夫就说我需要适应一段时间,肯定会磨的疼、溃疡。

怎么解决磨嘴的问题?我突然觉得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在金属托槽上隔一下,就不会那么扎嘴了。我从网上搜整牙扎嘴怎么处理。结果真是大有收获,发现了正畸蜡。火速从网上下单。

解决了扎嘴的问题,就是解决如何挂皮筋的事了。挂皮筋对刚开始整牙的我而言真是个大难题。一个周长还没有小手指大的皮筋,要我挂到上下6颗牙上。我觉得好难。舌侧钉那么小,右侧下方最后一个歪牙太靠后了,有时候捯饬半天发现还没勾上。真不知道一开始的牙医是怎么想出来用皮筋拉牙齿矫正这样的方法的,真是人才啊。

第一天,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把皮筋挂上了5颗牙,吃饭都不敢张嘴,嘴张大点,就听见皮筋砰一下断掉了。而且牙齿那个酸爽啊,一天嘴角就磨出了水泡,张嘴就痛,别说还得咧着嘴戴皮筋,太痛苦了。痛得我宁可不吃饭,也不要戴皮筋。原来二十分钟就能吃完的饭,现在半个小时吃不完。

吃完饭要取合垫,刷合垫,如果皮筋没断,还要取下皮筋,刷牙,然后戴皮筋,戴合垫。人家同事都吃完饭睡了一觉起来,我这一套程序还没弄完。手指头太粗了,实在挂不了皮筋。这怎嘛办。

天哪,整牙太痛苦了。这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舌侧钉磨舌头,金属托槽磨口腔黏膜,皮筋拉得牙齿酸痛,还张不开嘴。吃个饭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听见砰皮筋打到舌头上。怎嘛办?怎嘛办?磨嘴扎嘴还是其次,这戴皮筋实在是太头疼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我上网搜索看人家如何挂皮筋。发现了挂置勾,感觉这个小东西对我很有用。买了一个试试。到货后,发现东西虽小,但是却作用极大,极大缩短了我挂置皮筋的时间。第一天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挂了5颗牙,在有了挂置勾以后,十分钟搞定,而且还能很轻松地把6颗牙全部囊括其中。小小挂置勾功不可没,我整牙挂皮筋必不可少的工具。


2020年8月31日

今天是第一次复诊,结果去了陈大夫就说我戴皮筋戴错了。

??!!开神马玩笑?我戴皮筋戴了快一个月,你告诉我戴错了。带错了皮筋,岂不是拉错了方向。呜呜呜。原来是戴成一个“口”字形,结果被我戴成了“匚”字形。呜呜呜呜,这简直是耽误事。只能怪自己第一次戴皮筋,没学会,也没找陈大夫再确认一下。好吧,原谅我自己,当时我觉得能把皮筋挂上6个牙就不错了,哪顾得上什么戴的方法。以后我就知道了。这次没做任何调整,只是纠正了我的错误带皮筋的方法。


2020年10月8日

今天单独约了复诊。今天第一次换正畸丝。感觉换了一个比上次粗的弓丝,因为感觉弓丝更外凸、更扎嘴了。陈大夫分别给打磨了一下右侧上方和下方的第一磨牙和第四磨牙,这次陈大夫让右侧下方第三四磨牙跟右侧上方第二三四磨牙,5个牙皮筋对拉。

调整完半小时后,就开始逐渐感受到牙上的拉力,感觉右侧上下牙被拉得绷绷的,真的是太痛了。用手戳了戳右侧下方的虎牙,发现虎牙松了,持续的酸痛,吃饭都不敢咬,只能浑沦吞枣,每咀嚼一下,就感受到虎牙的酸痛。这酸爽持续了一个星期后才适应了。


2020年10月19日

早饭后摘正畸蜡的时候,突然发现右侧下方虎牙上的金属托槽掉了。上午请假去诊所黏了一下托槽,借机会洗了一下牙,把刷牙刷不到的牙垢清理掉了。

发现重新黏了虎牙的金属托槽后,右侧下方第一磨牙又感受到来自两侧牙的压力了,一贴正畸蜡就感觉牙酸。


2020年11月1日

第四次就诊,本来以为没


2021年1月28日

晚上在朋友家吃饭,突然出现了左侧颞颌关节咯嘣咯嘣响三四次的情况。吓得我一身冷汗,不会是关节错位了吧。明天一定要去诊所看一下。


2021年1月29日

上午抓紧请了假,赶紧去诊所,跟大夫说了昨晚颞颌关节出现的情况。大夫问我是不是吃饭张嘴的时候出现了这种情况,我说是,问我是不是张嘴过大所以出现这个情况,问我今天早上吃饭有没有再出现这个情况,让我再观察一下。

另外我也反映了一下自己感觉右侧的牙咬到合垫上了,被挡住了,左侧上下牙齿总是查一点点,大概有半毫米缝隙,咬合无法降低了。大夫拿颜色纸让我咬,说真的是右侧牙咬合高,对着我右侧上下第一磨牙打磨了两三次。每当打磨牙的机器呲呲响的时候,我紧张直掐手,生怕大夫一个不小心把我的牙给磨透了。大夫又把合垫给打磨了三次,防止挡住我的牙,妨碍降低咬合。

大夫说最后两个下磨牙还没拉到位,让我继续24小时戴兔子皮筋。

好吧,回家皮筋戴起来,结果刚戴上皮筋,就感觉到皮筋的拉力了。


2021年1月30日

才戴上一天皮筋,就感觉牙好酸。而且更惨的是,昨天刚把右侧第一磨牙给打磨了,咬合降低下来了。这样导致右侧下方最后一个磨牙时刻能接触到上磨牙,本来皮筋拉的牙酸痛,吃东西的时候右侧最后下磨牙难免磕碰到上磨牙,感觉酸痛。

今天突然感觉貌似戴皮筋对拉牙齿不应该让上下牙接触上吧?这样才能拉得更顺利。毕竟一开始皮筋对拉的时候,还用合垫给垫起来。现在右侧最后上下牙触碰对拉能行呢?打算明天问一下大夫。


2021年2月18日

本来岁月静好的日子,谁知道晚上突然发现右侧下方的正畸弓丝竟然断了。确切的说,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弓丝断的,断在了第三磨牙那。高度怀疑断掉的那截进了我肚子里……

回想整牙开始,右侧下方的弓丝出了三次状况,第一次是最后一颗牙托槽掉了,弓丝自然松了,重新加固;第二次是右侧下方虎牙的牙托槽掉了,弓丝松了,重新加固;今晚是换弓丝后出现的状况,算第三次。再加上调整咬合,打磨N次牙和合垫,我这才发现原来整牙会出现很多小状况。

弓丝断了,顿时觉得牙上力量减轻了很多,不利于牙齿矫正。我抓紧时间联系大夫,现在还没收到回话,也不知道大夫在不在济南,不知道啥时候能重新装上正畸弓丝。这镍钛丝也不知道多少钱一根。心疼银子。

正畸镍钛弓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