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七年三日

在哥哥生日之际,手打我喜欢的哥哥的广播剧七年三日。

七年的感情抵不过三天的相识?

这个故事挺有趣的,也挺令人深思。

在故事开始前会有哥哥对爱情的见解,我也打下来了。

因为是粤语广播剧,所以我用的是粤语。不会看粤语的朋友也不用担心,有些句子有翻译的,其实都很简单,很容易理解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故事梗概:阿猫(张国荣)突然脑部缺氧,脑袋一片空白,之后重复唱歌,入院留医后不肯出院,令女友宝生(李丽蕊)非常担心。一天,宝生带同姨甥女月簪(林忆莲)来探病,阿猫与月簪十分投契,阿猫翌日便出院,第三日阿猫发现自己爱上月簪,面对与自己有七年感情的女友宝生和只有三日的迷恋,阿猫进行连串实验……

声音演出角色

张国荣 阿猫

林忆莲 月簪

李丽蕊 宝生

王者匡  甘约翰

兰茜简珍珍

路芙媚媚                                                                     

电台采访:

哥哥:我觉得这次这个剧本写得好呢就是,它有一些东西真的很夭心夭肺(揪心揪肺)(到位的),还有那个感觉真的是很对的,就是你会喜欢一些你想她问你为什么的人,不是周围身边有些很八卦的人经常问你为什么,但是又没有真真正正得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只不过他是想八卦而已。

主持人(男):在这个角色里面,林忆莲就是一个率性,率性而为,敢爱,敢去争取的人,是吗?

林忆莲:她其实都没有怎么去争取,是吧,她就是顺其自然。就是对自己的感情很坦白很承认的,但是她也没有一定要得到

                  七年三日第一日

(电话)嘟嘟嘟,嘟嘟嘟。。。。。。。John:喂,honey啊,甘甘啊,今天累死了没有啊?

媚媚:小小啦

john:两只猪B吃饱了没?

媚媚:还有好意思说,两个饱得把米糊弄得到处都是。

John:那你有没有拍video等我回去看啊?

媚媚:当然有啦。对了,你见完医生啦?(替阿猫找的医生)

john:没有啊,宝生不知道搞什么鬼,没见到人,我在楼下等她呢。

媚媚:她会迟到?那你真的要买六合彩了,但她没有打电话给你吗?不像她喔。

john:哎,她来了,正在楼下出租车呢。honey,你什么时候都会带给我好运的!

先这样啦,一会儿再打电话给你

媚媚:向我问候阿猫

john:知道了

登登登。。。。。。。

宝生:哎呀,sorry阿John,公司的电脑有事,来迟了。

John:不要紧,我们先上去吧。哇,你还拿着那么大袋的东西,让我拿吧

宝生:我刚才出公司才想起漏了这袋东西。那,送给你那对双胞胎的

John:哇⊙∀⊙!,你真的好鬼amazing

噶姐(你真的太amazing啦)你每天那么忙,还有这份心思,真系好sweet

宝生:哪里比得上你们两公婆sweet呀,哎呀,惨了,我还在想是不是有事没做。

John:哇宝生你不是吧,下班了还那么紧张,让我看一下,哇,穿得很漂亮喔,还带着金器,喂,很少见喔

宝生:今晚太嫲生日啊嘛,全世界都要去吃饭啊,说了所有女人都要带金器呃

John:ok,joy skold都是这样喔,真是大家族哦,十足像看张爱玲小说一样

宝生:是啊,还是上海人。给你试过你就知道烦啦òᆺó

John:欸,进电梯吧,好多人

(在医院)John:peter,我这个死党呢,其实认识了十几年的了,我一向都知道他的EQ是很高的,所以呢,现在搞成这样真是有点震撼

Peter:我明噶,但是我想问多一件事,你们说他突然间脑子一片空白,跟着重复唱一首歌,还说不止一次。那你们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现象

宝生:我亲眼所见,就是三个礼拜前的那次,再之前那次呢,就是他无端端从supermarket买了六袋东西去安老院去看他以前的老工人。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是他妈后来接到工人打电话来说起我们才知道的。但是我男朋友怎么都说自己没有去过。我们当初还以为他故意不承认,没想过他真的不记得的,所以我们都不太清楚究竟他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的。

Peter:嗯,但是这几个礼拜他还有没有不记得事啊

宝生:没有,很正常。除了无论我们怎么说他都不肯出院

Peter:那他有没有一直说自己不舒服呢?

宝生:没有啊[・ヘ・?]

Peter:那有没有出现很害怕,不安,又或者整天发噩梦这样的症状呢?

宝生:都没有,他只是说住医院很舒服想住多一阵"( ̄(エ) ̄)ゞ

Peter:咁你们认识他那么久有没有发现他对医院有一点特别的兴趣?

宝生:不觉得喔(=゜ω゜)ノ

John:他一直都很喜欢安静的。但是呢,他现在住的地方已经静得连鬼都怕的啦(ŎдŎ;)所以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住医院

╮( •́ω•̀ )╭你说,你说他是不是想逃避什么呢(`_´)ゞ

Peter:有这样的可能。但是都要先见一见他,先谈谈,才可以有具体的看法。

宝生:我们当然想你去看他啦ΨΨ(`´)但是我特意叫阿John和我先来见你,是想你不要用医生的身份去见他,我不想他知道我们找精神科医生去看他,你明白的吧( • ̀ω•́ )✧

Peter:我明白的,阿John已经跟我说过了,的确有很多人不接受自己有精神病,尤其你是他女朋友,那他更加会敏感。

宝生:是啊,多谢你这么明白( ͡° ͜ʖ ͡°)✧

Peter:不用,那我明天下午就会去见他。一会儿菇凉会把我的时间告诉你们。

John:真是谢谢你了Peter!

—————————————————

John:宝生,现在你要去哪里啊?用不用先载你去医院看阿猫,然后再去酒楼啊

宝生:哎呀,不用啦,我怕赶不及,我们一定要七点都去酒楼,斟茶给太嫲和拍照噶

John:哇⊙∀⊙!(=°ω°)ノ咁好玩噶

宝生:唉:-(,一年来这么几次,你就知道是不是好玩了(;¬д¬)

John:真是的ヾ(´`;)ゝ,要不是媚媚今晚要去瑜伽班要我看孩子,我一定要跟你去八一下(≧w≦;)

(手机滴滴滴)月钏:宝姨啊,我是月钏啊,你现在在哪里?

宝生:我在中环

月钏:你可不可以去上环帮我接我家姐?

我的stylist(发型师)太差了,弄到现在我的头发都没有弄好呢。还说要等多二十多分钟,如果我去接她,肯定会迟到赶不及的。

宝生:(•'╻'• ۶)۶哈?月簪今晚都肯去?是不是真的?∑(´`)?!

月钏:我妈就是怕她不是来真的,跟我提了700多次要我带她一起去,拜托你啦,宝姨(* ̄3 ̄)╭

宝生:哼,算你好运啦,我正好在中环,要不是我也帮不了你。

月钏:哎呀,真是多谢你啦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宝生:喂喂喂?你先别收线啊,你姐的地址呢?她回来了之后,我都没有去找过她那里的。

月钏:地址呢就是上环苏杭街127号电话是......

宝生:几楼啊?

月钏:是地铺来噶

宝生:地铺?((유∀유|||))

月钏:是啊,她找了间旧米铺当屋住

宝生:呵,怎么你姐那么high的?

——背景音乐——————————

宝生:John啊,你知道苏杭街在哪吧?

John:略略都知道噶。你现在去接的是你什么亲戚啊?

宝生:姨甥女咯

John:姨甥女?多大啊?自己一个人住米铺?

宝生:她才小我两年啊。不过说到这,也挺搞笑的,我们家里的亲戚真的多到连我妈都不认得(=ω=;)前年我有个姨甥女生了个BB,我们全都做了姨婆,多无良啊。

John:你就巴壁啦(厉害),不过你家里有没有一个叫贾宝玉的,听你的名字好像红楼梦似的。(*>︶<*)

宝生:你5好咁衰啦!(。>∀<。)。我们跟着族谱排的,我们是宝字,跟着是月字,然后我记得好像是荔枝的荔字

John:你在干什么?打电话给阿猫啊?

宝生:梗系(当然啦),体下佢宜家系度做紧咩(看⁽⁽ଘ( ˊᵕˋ )ଓ⁾⁾他现在在做什么)

电话嘟嘟嘟嘟(哥哥终于上线了(。>∀<。)打字打了那么久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一句一句听着打字不容易啊{{|└(>o<)┘|})因为哥哥说话有一些语气词很可爱,用粤语打更能表达人物的形象的缘故,所以以下故事用粤语打。

阿猫:喂?∑(´`)?!

宝生:喂,你系度做紧咩啊?(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阿猫:我系(在)度体紧(看)书咯。哦,系(是)啊,你宜家(现在)试下呢按一下你的人中那儿。

宝生:按来做咩(干什么)啊?

阿猫:鼻塞好好用噶。原来用力按果度(那里),一阵就会通晒(全通)。

宝生:你系度体紧咩书啊?

阿猫:穴道研究咯

宝生:喔:-O,咁(那)你今日觉得点(怎么样)啊?

阿猫:某野(没事)啊。你宜家(现在)去吃饭啊

宝生:就去啦。阿John车(载)紧我地(我们)去接月簪。贰家姐太唔(不)了解佢(她的)个女儿啦,点(怎么)都要搵(找)个人贴身捉佢(她)去喔。

阿猫:咁你使唔使负责埋佢穿咩衫啊?(那你用不用负责她穿什么衣服啊)

宝生:哈哈,你仲记得(你还记得啊?)

阿猫:梗系记得啦(当然记得啦)你话佢有次穿左件衫(你说她有一次穿了件衣服),印晒心肝脾肺肾,连肠都有噶贴身T-shirt,去殡仪馆送叔公啊嘛

宝生:哈哈哈哈哈系啊。唉,咦,系啦,你食左饭味啊(你吃饭了吗)

阿猫:晏滴先咯(晚点再说吧),又唔赶

宝生:咁要唔要食莲子芝麻糊?我听日买给你食。

阿猫:5好凸登去了(别特意去了),你都够多野做嘎啦(你都够多事要做)。同埋呢(还有呢)5使来体我,我都某事。同平时某乜野分别芝麻(同平时没什么分别)

阿猫:哎呀!!!Σ( °  °|||)︴

宝生:你做咩啊?(出什么事了?)

阿猫:啊,我试下按下个脚板底滴穴位,原来真系好痛(梗系痛啦,傻哥哥)

宝生:哎呀,唉,好心你啦,5好乱咁按啦

John:宝生啊!!

宝生:咩姐?(怎么啦)

John:你挂住讲(你只记得说),到苏杭街啦

宝生:(对John),你等阵先哈,额。。

John:你姨甥女系几多号啊?

宝生:等阵先等阵先哈。。喂?我地(我们)到啦,我唔同你讲住啦(我先不和你说啦),我听日(明天)先去体(看)你啦,好唔好

阿猫:好(*^ー^)

宝生:啊,系啊系啊,我仲会帮你寄钱去交铺租,我今朝早去过你铺头,顺便同你复左张FAX,你想入果滴“小王子”sweatshirt要迟多交个礼拜先到啊,咁果边pack唔齐,约唔到船期,真系离晒谱噶姐

阿猫:系咁噶啦(是这样的啦)滴(那些)欧洲人唔会(不会)同你赶嘎。

你都唔好咁(那么)紧张啦,开心滴去食饭啦。

宝生:你某事我就开心啦。❤

阿猫:੭ ᐕ)੭*⁾⁾咁我系某事啊嘛,系你唔信吱波。系咁啦,喂,阿John啊等紧你嘎。

宝生:咁,咁拜拜啦ー( ̄~ ̄)ξ

阿猫:ノBye~ノBye~

—看到这里应该懂一点点粤语了吧——

John:点啊????

宝生:哎呀,系127号啊!

John:喂,宝生啊。系哩个世界上呢,某边个(没有哪一个)可以做到亿万富豪噶私人助理嚯

宝生:ヾ§  ̄)ゞ呵呵

John:那,你体下,你又买左楼啦,又有学历啦,又有稳定爱情,男朋友都几见得人啊(LZ:也不看看男朋友是谁),哇,都好齐了呗

宝生:啊∑(°口°๑)❢❢,哩度已经系152号啦,你过晒窿(走过)啦,John!

John:啊??!!!!=͟͟͞͞(๑òó ノ)ノ点解你,你个姨甥女搵埋晒滴咁奇怪噶地方住嘎(为什么你的姨甥女找这么奇怪的地方住)

————背景音乐————

医院

护士姐姐:茅生,量血压啦

阿猫:哦,唔该(谢谢)

护士姐姐:你今晚某叫到饭喔。系唔系女朋友又摞滴咩(拿什么)好野食(好吃的)你食嗫

阿猫:唔系啊,系我唔肚饿芝麻

护士姐姐:但系,餐厅收8点嘎

阿猫:随便啦。一日唔使一定要食足三餐嘎

John:喂,阿猫

阿猫:喂,又系你啊,又系阿宝叫你来噶

John:唔系,系我衰姐(这个是语气词),住得咁鬼近,行过呢,唔上来就周身都身痒噶,咁得没啊(那行不行)?欸喂,你中意食噶哩种卤水豆腐是吧

阿猫:阿宝叫你买嘎?

John:系我车宝生去接佢个姨甥女顺便买噶,佢个姨甥女呢住系上环一间米铺里面,好掂喔真系(好厉害)

阿猫:阿宝经常都话佢个姨甥女系几怪噶

John:哇,真系喔。连养噶狗都怪过人噶喔,大脸扁鼻老虎狗,像个咸煎饼咁爬出来,哇哈,吓到宝生呢面(脸)都青埋(了),跟住捏,宝生就催佢换衫啦,赶住七点钟去酒楼要斟茶啊嘛,点知捏(谁知道),临出门佢系门口果阵,佢先知原来佢唔见左条钥匙,咁就猛系度搵啦,搞到宝生等佢又唔系(等她也不是),唔等佢又唔得喔(不等她又不行),咁我地(我们)梗系(当然)帮手搵嘎啦(帮忙找),点知突然之间佢坐左系个地下(她坐在地上)度,打坐唔出声(不出声)喔,唉我重来(一直)都没见过宝生个样咁无奈嘎,跟住呢,佢个姨甥女又忽然间企起身(站起来),话“哎呀,记得啦”(学月簪的口气)条钥匙原来扔左系雪柜(冰箱)里面

阿猫:正合你意啦,八公。讲到咁开心,梗系好体呢。

John:欸,姑娘。

阿猫:哩间卤水豆腐很出名的,试下。

护士姐姐:多谢你先,不过,我要做埋滴野先。(我要先把活儿干完)

阿猫:你扲出去啦,顺便给其他同事试下啊嘛

护士姐姐:好啊^o^~,其实茅生你都某事咯,你出左院,食咩都得啦

阿猫:我一直都某事嘎,其实呢我系要度真实咁体验一下,因为我系写剧本噶,咁我想写得好滴,咁自己就来住下咯

护士姐姐:哦,唔怪支得啦(难怪呢)我都话你留系度一定有你噶原因噶ヾ(´∀`。ヾ)咦,真系几好食喔

(lz:护士姐姐太天真了(́ಢ.౪ಢ‵))

阿猫:系哇

护士姐姐:我唔左你地啦(我不妨碍你们啦)

我出翻去先。啊,系啊,你记得订餐喔,唔系你听日又某早餐食噶啦

阿猫:得啦

John:你又系度乱说些什么呀,够胆话自己写野?(写东西),你不如告诉别人说你无忧,又得闲得制(闲得很),所以呢就入来运下桔(无聊找事做)

阿猫:我系运桔噶(我是无聊找事啊)(搞事情),哈,系你地唔信芝麻。咁唯有给你们一个原因,等你地觉得个心❤舒服滴咯

John:咁你都要霖下宝生嘎(那你都要想着一点宝生)我听讲话佢哩半个月,老板多钱得制(老板钱太多),乜都买,地又买,银行又买,货柜,码头啊,website啊,喂,做到佢死咁制啊(做到她累的要死)点知你有突然间,都唔知抽左边条筋,又话要入来住医院喔,搞到佢乜知几担心(不知道搞得她有多担心)

你知唔知啊?(;¬д¬)

阿猫:我都唔明佢担心滴咩野(我都不明白她担心什么)我中意住多一阵芝麻,有咩咁惊姐,系唔系我宜家一定要cancer末期啊咁先话正常啊?哈,佢反而唔惊啊哈。ヽ( ̄д ̄;)ヾ( ̄□ ̄;)ノヽ( ̄д ̄;)ノ

John:喂!(ーー;)老老实实啦,你地系唔系有事啊?

阿猫:哈哈ฅ(*`ω´*)ฅ我霖过,我再住多一阵,你地会以为我被警察封屋拉人啦,被高利贷追账啊,系米?

John:ㄟ( ▔, ▔ )ㄏ   ok,我随便估下噶姐。那,我,我唔做八婆啦。不过呢,你已经七年噶啦,都唔好浪费时间啦,特别是哩滴女人噶野。。。。。。

阿猫:喂,滴卤水豆腐仲暖噶,真系好好味,你食唔食啊?( ̄~ ̄) 嚼!\(*ΦωΦ)ノ

John:系米真系有事啊?!

阿猫:啊呵,我就某事<( ̄︶ ̄)/,系佢像有事多滴(*^ー^)

John:阿宝?!(;OдO),佢有咩事啊?

阿猫:那,我系哩两个礼拜先知原来佢有咁多好朋友噶,次次呢都带唔同噶人一齐上来,一阵又话旧同学,一阵呢又话旧同事,但系个个上来呢都好关心我波,净系问我野,那,其中一个呢比我仲要认真,系前天上午妇女节目讲心理辅导噶(・ω・`ll)(lz:我忍不住笑了 o(*≧≦)ツ ~ ┴┴)

John:我都话左佢系关心你噶姐

阿猫:唉啊,都唔知边个关心边个,边个担心边个了,前日我训紧觉,忽然有个阿伯坐在系我床边,在果度念晒经,跟住个阿宝呢就出现了啵,仲同个阿伯讲话:“哎啊,你认错人啦,咁”好啦,到左第日朝早,个菇凉同我换被单

噶时候,欸,系我枕头果度见到一道符喔。唉你话惊唔惊?佢去搞咁多野,你话,你话啦,系唔系佢似有事多过我?

John:阿猫,你霖深滴(想深一点)咁就知道佢有几紧张你啦

阿猫:喂,但系两个人系埋一齐使唔使咁紧张啊。

——————————————————

阿猫:

人基本上都系一滴中意发神经噶生物,任何一滴非一般习惯性噶野发生,滴神经就会跟着一起发。好似我宜家咁,啊,系啦,讲下我系边个先,我叫茅子维,系识我噶都叫我做阿猫。三个礼拜前,我女朋友开party噶时候,我个脑忽然间咩都霖唔到,真系好似一张白纸咁(一样),然后佢地花翻给我听,话我系床度唱American Pie哩首歌(哥哥出道唱的歌,水蛇寸咁长)唱了有半个小时,于是佢地就车我去医院,但系一来到,我脑里面噶果张白纸已经唔见左了,我又好似平时咁有问有答。

    搞左一轮(弄了一会儿),医生终于话我当时可能系一时缺氧,所以出现左短暂噶失忆

“一时缺氧”?呵呵,讲真,我几中意哩个解释,几得意(有意思,几可爱),又唔伤身,缺下氧,又做滴平时唔做噶野,其实都几好啊

    第贰朝(第二天早上),医生话我可以出院。但系我真系觉得间房好好训(住得好舒服),于是我想训多两日(睡多两天),就系咁,(就是这样),两日,两日,我就训玩左三个礼拜,训到仲唔想走(睡到不想走)其实我真系觉得好舒服唔想走,但系我身边噶人就系接受唔到(我身边的人就是不能接受)

因为佢地死都唔信会有人系中意住医院噶。

于是我体住佢地一个个开始发神经,尤其是系我女朋友宝生。我已经发现,佢开始系摞来给我噶食物里面加左滴不知名噶药,如果唔系今次住院,我都唔知原来要让人地简单咁去相信一样野系咁难噶。

——————————————————

护士姐姐:阮小姐,点啊,哩个花瓶够唔够大啊?

宝生:哎呀,最大哩个嘎啦?你体我咁大束花插唔落额

护士姐姐:应该仲有个大滴噶,唔知系米楼上借左去喔。咁啦,等我问下,有噶,我摞落来病房给你哈

宝生:好啊,唔该你哈。(电话声滴滴滴)哎呀,菇凉,哩度系米唔讲得电话噶?

护士姐姐:系啊,你系前面门出去,果度就讲度啦

宝生:ok,唔该

———————————————————

阿猫:唔知系米哩间医院让我好训呢,还是我这阵子研究穴道得太成功,我刚才只是按照书,随便摁了几个穴道芝麻,跟住就训到不省人事。到我睁开眼睛,见到滴窗帘打开晒,滴阳光当我好似棉胎咁晒,好刺眼,我于是眯着眼,霖住起身,点知一动,咦?(•'╻'• ۶)۶发觉床尾坐了个人,是坐着一个头发长长噶女人,仲系要坐到双脚都盘着在床上,上半身倚着床护栏,望着窗,好舒服的样子。而且佢仲食紧我摆系柜头噶苹果

——一段温和的bgm——

阿猫:Hello(。^_・)ノ

月簪:HI,Hello!

阿猫:你系。。。。。。

月簪:嗯,你哩度好舒服啊~~~可以望晒半个香港,唔怪知得你住到唔想走啦。哩度仲望到我以前间学校,不过呢,佢地宜家油左晒滴油(刷过其他油漆),我觉得滴颜色好恶心

嗯,你滴苹果好好食啊,点解摆系度唔食噶?好浪费噶喔

阿猫:我唔系好中意食苹果

月簪:嗯,咁你将佢榨成汁啊,凡系你将你唔中意食噶果滴水果,将佢地榨成汁,或者搅碎,咁你食左都唔觉。啊,我有一个榨汁机,咁细个噶,我借你用啊

阿猫:呵,唔使,我好怕洗野噶

月簪:嗯,咁懒嘎。不过体你训觉都似啦,系咁训动也不动噶

阿猫:系咩,你好似来了好久咁噶

月簪:一阵挂(一会吧)其实好好笑嘎,我本来想静静咁系你手度摞本书来体,点知你训左觉都抓得鬼咁实(抓得那么紧)真系好似被人点左穴咁啊

阿猫:呵呵,有某咁夸张啊?你惊整醒我就住我就真(你怕弄醒我让着我才是真的)

月簪:你本书好似几好体咁喔,有没有体到滴咩得意(有意思)野啊?

阿猫:某喔。体左咁耐(看了那么久),都体唔到一个穴位系令人得意噶

月簪:哈哈,咁有某一个穴位系点左之后可以不打嗝的?

阿猫:点解你问得咁专科噶?你经常打嗝噶咩?

月簪:不是经常,嗯,就系系滴古古怪怪噶时候先会打噶,好似有一次我正话演出紧呢,咁我个partner托起我,而且我就系要踢腿啦,点知呢,佢抱起我果阵呢,我就忽然之间打嗝了,咁佢话住忍笑咯,结果手软就抱不动我了

阿猫:(笑:-D)你跳舞的?

月簪:系啊

阿猫:你就系月簪

月簪:嗯,哇,好耐好耐某听人地讲过我中文名了。

阿猫:系咩,呵呵呵呵

宝生:哼╯^╰你地啊,我敲左咁耐门都某人应我(`~´)

月簪:嗯,你滴花好靓啊。乜你好想做明星咩?咁大束花?

阿猫:系咯,哇,真系咁大束噶?!摆去边啊你?

宝生:唔好咩?<( ̄3 ̄)>你系中意哩滴花嘎,你宜家唔中意啦?

月簪:宝姨啊,佢话唔知摆系边芝麻,某话唔中意。

————bgm——

阿猫:真系旁观者清。宝生系某错,系将滴花插得好靓,但系那束花大到好似圣诞树一样,硬是摆在茶几上的时候,整件事就同靓唔靓无关了,我都唔知点解宝生会咁噶,佢将佢对我噶好,越放越大,好似惊其他人体唔到咁,我知佢唔系特意做给别人看,但系我就好惊,因为我系做唔出哩滴野噶人,所以佢身边滴人都话佢纵坏我,太迁就我。感觉就好似个妈太好,好饭全世界都感动到哭,然后就觉得,哈,你个衰仔,好唔孝顺!唉,但系我某理由要对女朋友孝顺噶,系米?

——————bgm——

宝生:哎呀,我都没介绍。阿猫,佢米就系月簪咯。

阿猫:我知啦。

宝生:哈?你地自己介绍左嘎啦?

月簪:嗯,系街撞到,随便倾两句,使咩介绍啊

宝生:系系,系你先系咁噶姐。阿猫啊,我一阵间要去同佢摞passport啊,佢噶唔见左,要去重新摞过个

阿猫:系啊,会唔会又摆左去雪柜果度啊你啊?

月簪:真系唔系,我已经搵过嘎啦。

宝生:你连佢将滴野放系雪柜都知噶?点解啊?

阿猫:我。。。。我估下噶姐

月簪:你又估得几准喔。呵呵呵

阿猫:呵呵^_^

————bgm——

阿猫:本来我系应该讲话系甘约翰话我知噶,但系见到宝生个样咁紧张,再见到月簪个无所谓噶样,我决定费事讲咁多。

——————————————

月簪:唉,住系度真系几舒服噶。

阿猫:咁你会唔会住系哩度?

月簪:如果我有钱,我唔介意嘎。

阿猫:你真系会?

月簪:我会٩( 'ω' )و

七年三日第一日,完

                                      2017.9.1.

                                                Danny_cha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咁多年来,我唔知道自己系点样过来噶,但系有一点非常敢肯定,就系你地噶“溢美之词”。 记得细个噶时候,因为读书比较好...
    黄小瓜阅读 546评论 0 3
  • This is the jar of love 我承认之前的情感都是轻率而不够真诚的。真正的感情应该是我联系你,你...
    韦雄阅读 673评论 3 0
  • 本来我系唔想翻去既,但系唔想翻去既话,就要俾D叔伯兄弟轮番打电话黎骚扰我,好烦噶嘛…,咁埋礼拜五晚黑阿乐叔打电话黎...
    冯信绝尘阅读 308评论 0 0
  • 从前总是动不动把孤独挂在嘴边,现在慢慢发觉,其实人在二十岁之前根本不懂什么是孤独。 进入了二十岁就像踏进了人生的分...
    有山初白阅读 344评论 7 5
  • 程序入口api,代码如下:
    amazing_bing阅读 1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