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聊斋:出租屋的人脸

第一人称聊斋故事,少儿不宜,胆小勿入!

一  寻租

寻租

那年夏天,我被派去贵城驻点,担任省区经理。到了地方才发现,这里不愧是贵城,什么都贵,随便找个地方吃碗面都要比别的地方贵个三五块。

前任省区经理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那伙计在这个区域干了两年居然一直在宾馆办公,怪不得公司把他开除。

既然是驻点,必须先建立办事处,写字楼是租不起,公司给的租房费用一个月只有一千五,只能租个民房。但是以我的品味,还不能租的太差,否则会影响我工作和生活的心情。

找当地的同事帮忙,他们给找了三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毕竟第一次接触,他们不知道我的喜好。找中介帮忙,两天看了十套房都不合心意,不是太贵就是太小,要么就是太破旧,搞得最后中介都对我爱理不理了。

不理拉倒,我自己找。于是我就借了个自行车,骑着车满大街找房子。看到差不多的小区,就进去看公告栏,或者问门卫这里有没有房子出租。一天下来倒是看了几家,但都不满意,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费用卡的。

傍晚时分,我已经有些沮丧了,走到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门口,看到一个半新不旧的便利店,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喝水了,嘴唇都干的起了皮。

“老板,来一瓶矿泉水,一瓶可乐。”我口渴的时候一般都是这样喝水,矿泉水是为了解渴,可乐是为了补充糖份,还能让自己心情舒畅。

“门口冰箱里,自己拿。”里面传出来一个沙哑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我从冰箱里拿出了自己想要的饮料,走进便利店准备给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地上撅着屁股理货。

“那女人的屁股真大,像是两个脸盆扣在腚上。”我看了一眼心里想道:“可是那男的好瘦小,应该没有一米五吧,像个土行孙。”

看我进来了,大屁股女人继续理货,土行孙站起来对我说道:“五块,放桌上就行。”

我拿出十块递给他:“找一下吧,没零钱。”

土行孙冲我笑了笑,接过我的十块放进桌上的透明钱罐里,又从里面翻出来一张五块的递给我:“外地来的吧?来贵城办事?”

我伸手接钱的一瞬间愣了一下,这个土行孙居然只有半只手。因为是夏天,他穿着短袖看得一清二楚,左边的手只有大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头,没有无名指和小指,右边的胳膊上干脆就没有手,手腕处只有两个圆形的凸起,像是被打磨过的猪蹄。

饶是我见多识广,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好在已经跑了一年多的业务了,心里还是有点城府,我不动声色地接过钱,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一气,感觉心里舒畅多了,这才对他说道:“来驻点,正在找办事处,到处租不到合适的房子。”

“你要找啥子样的房子?”听到我的话,大屁股女人站起来回身问道。

她这一转身又把我吓了一跳,这个女人长了一张大长脸,脸上还有不少麻子,如果不是因为提前看到了她的大腚,而且现在是在站着,我还真以为是一匹马在说话。

我干笑了一声,本着礼貌待人的原则,还是回答道:“差不多就行了,房子不要太旧,大套二或套三,精装,能拎包入住,月租一千五以内,最好能月付。”

土行孙哈哈笑道:“小伙子要求不低啊,按你说的要求,在贵城最少得两千,而且还不能保证拎包入住。”

“谁说的?”马脸女人接话道:“我认识一个人,他正在出租的房子正好符合帅哥的要求,就是楼层有点高,在六楼,得爬楼梯。”

“你是说那套?”土行孙略显惊讶:“他能住吗?”

马脸女人看了我一眼,对土行孙说道:“咋个不行?那房子大套二,精装,家具家电啥都有,连锅碗瓢盆都是齐的,老牛说只要人合适,他只要一千二一个月。帅哥这么年轻,阳气重,肯定合适。”

我一听只要一千二,房子还那么合适,根本没注意她最后那句话,已经六天没找到房子了,有合适的得赶紧拿下,便着急地问道:“房子在哪儿?能马上看看吗?”

马脸女人说道:“行啊,房东出国了,钥匙就在我身上,走,我带你去看。”

房子就在便利店所在的小区,隔着一栋楼,跟着马脸女人爬了六层楼,终于到了,我一个小伙子都累的喘气,没想到她挂着两个大腚却是行走如风。

打开房门,进去一看,果然是个好房子,一百来平的大套二,客厅还有一张整板的实木大桌,卧室、厨房、洗手间里面的应用之物一应俱全。关键是阳台很大,连贯主卧、客厅和厨房,小孩子都可以在上面跑马。

在马脸女人的帮助下,我与房东通了一个国际长途,房东授权她跟我签合同。一应手续办完,我迫不及待地打车去宾馆把行李拖了过来,终于有了根据地了,心情一下子大好。

二  入住

入住

住进来后好好观察了一下这个“新家”,马脸女人没骗我,东西还真是特别全,不仅生活用品用具都齐全,还有一柜子的书,这下把我兴奋坏了。

见了书就像见了亲人一样,收拾停当之后,马上把柜子里面所有的书都拿了出来,一本一本整理起来。这个房东应该是个大学老师,他留下的书有几百本,天文地理、文史经济、哲学心理无所不包。

我一边整理,一边粗略地翻看着, 突然从一本厚厚的历史书里掉出一个很薄的红本本。我把小红本捡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印着三个金黄色的字——火葬证。

“火葬还要证?”我好奇地翻开看了看,里面居然有两个证件,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里面还夹着两张薄纸,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死亡证明”。

我把火葬证和死亡证明对比着看完,原来老两口是煤气中毒死的,老头67,老太太69,看照片都很精神。

“正是享福的年纪,可惜了。”我把死亡证明放回火葬证里,再把火葬证合起来,又夹回了原来那本书里。

把所有的书整理完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伸了个懒腰,才发现有些腰酸背疼。这几天为了找房子,折腾的太累了,赶紧洗漱睡觉。被褥枕头都是房东留下来的,特别干净,我头一挨到枕头,忽的一下就睡了过去。

梦里,恍恍惚惚看到有两个老人带着一个小女孩在客厅里玩耍,两个老人就是我在火葬证上看到的那两个人,小女孩应该是他们的孙女,穿着一身红色的小裙子,面无表情地在客厅里面跳舞,两个老人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给她鼓掌。

突然,阳台的窗子上出现了一张人脸,那张脸因为贴着玻璃太紧了,眼睛鼻子嘴巴都压成了一个平面,磨着玻璃格叽格叽地响。小女孩看到了那张脸,张嘴喊了一声“妈妈”,只见那张脸“啊”地尖叫了一声,便从玻璃上消失不见了。

吓得我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顺着主卧的窗子往外一看,外面已经阳光灿烂,夏天的天亮的早,其实这个时候也才六点过。我有心再睡一会,可是一闭眼就看到了那张玻璃上的人脸,怎么也睡不着。

干脆穿衣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出去溜达一圈,吃了一碗螺蛳粉,回去的时候路过土行孙的便利店,进去买了一瓶可乐。付完钱正要离开,却被土行孙的半只手拉住了,我心里本能地有些厌恶,但是脸上还是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兄弟,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土行孙神秘地问道。

我打了个哈欠,对他说道:“挺好的,一觉到天亮。”

土行孙嘿嘿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以为你会做噩梦。”

我听后一愣,这家伙说的没错啊,我可不就是做了一个噩梦吗?临走时土行孙给我递了一根烟,让我以后有事找他就行。

我心想,这两口子还真是热情,对我也算不错,以后公司来了啥物料一定要给他们送点。

当天把工作规划做完,给区域的工作人员打了一圈电话,制定了一个出差计划,第二天便出发巡查市场去了。

三  往事

往事

再回来已是半个月以后,我在新办事处召集区域的工作人员开会,集中讨论区域市场开拓问题。大家都很配合,会议开的很好,结束之后,有人提出:“新领导,新办事处,必须得有新气象,我们就从温锅开始吧,大家一起在办事处做一顿饭,给新领导接风。”

有他们几个在,我是不用动手的,只负责按他们列的清单买菜就行。一顿忙活过后,菜要出锅了,才发现碗不够。

“不应该吧,我第一天来就看到橱柜里有好多碗呢。”我坐在客厅对他们说道。

“领导你来看,这些碗能用吗?”一个女同事向我喊到。

我起身走到厨房,顺着她的手一看,橱柜里的碗上面都有一个大大的寿字,鲜红鲜红的,像是用鲜血染上的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花纹图案装饰。

我第一次见这么诡异的碗,马上把他们抱下来放到了橱柜最底层,本来同事们是想给丢掉的,我怕人家房东还有用,就没丢。

一群年轻人,都不会把烦心事放在心上,大家开开心心的吃过饭,晚上出去找了个KTV大家一起尽了兴。临散场的时候,我对当地的一个同事说道:“你是本地人,人脉多,帮我打听一下我租的房子的事,明天我出差,大概一周回来,回来后告诉我就行。”

同事拍着胸脯说:“放心吧领导,包在我身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又出差去找几个大客户,谈夏季活动的事情,一周后回到了办事处,第一时间把帮我打听情况的同事叫了过来。

“怎么样?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同事看了一眼房子,低声对我说道:“领导,我们还是出去找个地方聊吧,在这里总感觉有些瘆得慌。”

见他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我指着他笑道:“都是娃他爹了,胆子怎么这么小?”

同事苦笑道:“就是将来当了爷爷估计还是这个样,主要是我打听来的事太邪乎。”

最后我拗不过他,到底还是被他拉到一个茶楼里,找了一个雅间,支开沏茶的服务员后,他低声说道:“我通过几个老朋友,找到了一个以前住在那个小区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原来就住在你租的房子楼下。”

“五楼?”我问道。

他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是的,后来也搬走了。”

“为什么要搬走?”

“别急,我从头跟你说。”

听他说完,我才知道,原来我租的房子是一个学校的教职工单元楼,里面住的大多都是教师和他们的家属。我租的那家原来是一家五口一起住,两口子都是老师,有一个女儿,两个老人是从老家过来帮他们带孩子的。

五年前,两口子接到学校通知需要出国深造一个月,因为有老人帮忙带孩子,两口子倒也放心,于是就买了机票如期出国深造了。

没想到学习到中途,接到警察的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家里出了大事——老人小孩都中煤气死了。

夫妻两个买了当天的机票,六个小时后已经赶到了贵城的人民医院,进到太平间看到了两大一小三具尸体,女人直接跪在地上哭的失了声。男人躲在地上也是悲痛欲绝,最后还是被闻讯赶来的同事给拉了起来。

大家帮着夫妻两个料理了后事,两个老人火化了,骨灰被送回了老家。女儿只有六岁,女人死活不让火化,说谁要火化她女儿,除非先把她火化了。最后大家不忍心再伤害这个可怜的妈妈,就把姑娘的尸体留下让她自行处理。

那天晚上,女人在家里重新支起了灵堂,说是要给她姑娘超度,男人拦不住也就随她了。连日操劳后男人实在是太累了,坐在女儿的灵前恍恍惚惚睡了过去。后来他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睁开眼后他老婆抱着女儿的尸体站在阳台上。

“老公,我跟着女儿去了,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的。”这是他女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就抱着女儿的尸体从阳台跳了下去。

太快了,男人没来得及救她,短短几天,父母没了,女儿走了,现在老婆也离他而去,他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本想一走了之,但他走了老婆孩子的后事就没人管了。

男人强忍着悲痛把老婆孩子的后事办完,被同事们好一通劝,最后校长亲自出面把他送到了国外读博士,这才断了他轻生的念头。

男人走之前把房间钥匙交给了楼下的便利店,让他们随便处理,卖也行,出租也行,得的钱一人一半。

后来有不少租户租过那个房子,但是所有人住进去都会做噩梦,而且都会梦见窗户上有张人脸。

住在楼下的邻居,有一阵子,半夜里总是听到楼上有人走动,阳台上总是传来啜泣的哭声,关键是那一阵楼上根本就没住人。最后这位邻居趁着在附近买了新房子,匆匆装修完就赶紧搬走了。

说完后,同事帮我倒了一杯茶,语重心长地说:“领导,我知道你是医药大学出来的大学生,不信鬼神,可是,这次你就听我一句劝,这个房子不祥啊,赶紧搬走吧。”

四 搬离

搬离

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刚住进来第一天的那个噩梦,对他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当天回去我就找到便利店的马脸女人,告诉她单位突然有安排,需要马上把房子退了。

好在她没有为难我,把押金退给了我。我回去后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和一堆物料,就等第二天同事开车来帮我搬家。

当天晚上我先是在客厅玩了很久的游戏,一直玩到十二点过,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白天喝茶喝多了,尿多憋的。我起身跑进厕所,正站着尿尿,突然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仔细一听,感觉有人在用刀切肉。

“谁?”我大叫一声。

没人应,白天听同事那么一讲,这个房子以前死过四个人,搞得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厨房的声音,大胆如我都有些肝儿颤。站在厕所里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厨房里又传来了用刀切肉的声音。

我的脾气也上来了,“坟头我都敢睡,还怕你个鬼?”提起拖把我就冲进了厨房,进去先摸开关,结果灯泡闪了一下就灭了。在灯泡刚才闪的那一下,我仿佛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忽的一下从厨房的侧窗闪了出去。

侧窗外面就是阳台,我住进来后从来没关过,我举着拖把跑到侧窗前,把推拉窗扇合了起来。透过玻璃往外看,外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正要转身离开,突然窗子的玻璃上啪的一声响了一下。

我凑近一看,窗扇的玻璃上果然出现了一张变了形的人脸,跟我原先梦到的一模一样。这一吓,我往后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人脸冲我咧嘴一笑,慢慢从玻璃上消失了。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房子是不敢再住了,我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分散注意力,一直玩到天亮。同事来叫我走的时候,我特意去买了四百块钱的冥币,在房间里烧完后才离开。

出租屋的人脸

-End-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找到真正爱自己的人比遇到自己爱的人更幸福。在一起过才明白暗恋表白失败的伤心比在一起快乐了很久突然有天分手了更难...
    十七心鱼阅读 123评论 0 1
  • 孤独的人,总是喜欢把人生过得很简单。简单,是提前删去那些与你无关的复杂。孤独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完成了自给自足。孤...
    浅歌一笑阅读 564评论 6 26
  • 今下午重温了一下阿甘正传。 感想就是傻人有傻福。 活的天真是一种幸福,这种天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自然而然的。 ...
    whb3246阅读 16评论 0 1
  • 我想越过这山 踏过这海 寻一处初路 驶上个外中外 我想采下这莲 觅下这容 照一夜星途 梦上个林中林
    苏祈阳阅读 107评论 0 5
  • 经历的事情后总在一点一点改变我们的认知。前段时间刷爆朋友圈的复旦大学副教授陈果老师关于“朋友无用论”的视频震惊了很...
    MarsMark阅读 2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