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啊,快跑!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异梦


苏月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看着脚前一条笔直的线把世界划为阴阳两方,她左右打量了下身边寥落的人流,在这暖阳初上的5月,大家开始对阳光退避三舍。

她把腿伸长一点,脚尖探出阴影区,感受到阳光摩挲在她的脚边。她又伸长一点,那暖意便顺着脚踝爬上了小腿,继而变成了热浪,席卷了全身。

苏月皱皱眉头,阳光总比盛夏来的早。尚未立夏,太阳便如此精神抖擞,也不知这往后的几个月要傲骄成什么样子了。苏月侧转身,看向公交车来时的方向,空空如也,只看得见街面异次元般的空气在阳光下燃烧。苏月百无聊赖的又试探着把腿伸了出去,伸长一点,再一点……她能感觉到如有人拿着扫描仪般顺着她的腿部一直往上扫描,她能看得见那扫描仪的光线,扫过小腿、扫过膝盖、扫过大腿……不行了,苏月感觉自己的身体再要往外伸展就会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才使劲的拽回自己的双腿,重新坐回到长椅上。

“你在干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在苏月的耳边,吓得她不由得在椅子上弹跳了一下。她转过头,看见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站在她的身边,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呃……”苏月看着这个胖胖的小男孩,一双不属于成人世界的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在粉嫩的脸颊上。“你看见这条线了吗?”苏月用脚尖点点眼前这条划分阴阳的线。

小男孩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似乎再说我既不瞎又不傻,怎么会看不见?

“我小时候听到一个故事”苏月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的说:“被阳光分割开的阴阳两界附近,有一扇通向神秘世界的门,世上只有极少数极幸运的人会找到那扇门。”

小胖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月,看样子是一点都不买她的账。“骗人”他简单直白的回答。

苏月脸上泛起浅浅的笑意,她又一次转过头去查看公交车的身影,还是一无所获。她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可爱的小胖子,继续说到:“你看那边”,她指指远处马路上被燃烧的稀薄的空气:“看到了吗?那团流动的空气”

小胖子好奇的探出头看了看,然后点点头。

“就在这里”苏月指指面前的这条线:“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也有一团那样流动的空气,那就是时间之门。”

“穿过去会去到哪里?”小胖子问。

“那要看你心里的世界是哪里,你心上要是住着个小天使,她就会带你去美丽的地方,要是住着个大恶魔,那她就会把你带到黑漆漆阴森森都是怪兽的地方。”苏月学着鬼怪的样子张牙舞爪的给小胖子比划着。

“你骗人!你是个骗子!”小胖子咯咯咯的笑着,用胖乎乎的小手摸着自己的胸膛。

“才不是!要不你来试试?像我刚才那样。”苏月在这个纯真可爱的孩子面前似乎回到了童年时代。

“不要”小胖子头摇的像拨浪鼓。

“啊哈!你怕了吧!”苏月故意笑的意味深长:“你心里肯定住着个大妖怪!”

“是我根本不相信你编的故事!”小胖子紧赶紧的否认。

“哼,你就是不敢来试。”苏月撅起嘴,像个斗嘴的孩子。

“那你刚才找到了没?”男孩问

“没有啊,不过我觉得就快了,就差那么一点”苏月用两个手指比划了一点点的距离,示意给男孩看。“不过被你打断了。”

“你找不到,因为根本就不存在!”男孩提高了嗓门。

“来嘛,来”苏月伸手拉住男孩的衣袖,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你来试试,我在后面保护你。”

小胖子犹豫的看看苏月,又看看脚前那条线,然后他忽然狠狠的在那条线上踩了几脚,有蹦起来重重的踩了几脚,叫到:“骗人的!骗人的!”

苏月笑的前仰后合,她很久都没有这样逗过一个孩子了,觉得心底轻松了许多。她站起身,觉得公交车马上就会到了,也许就是下一秒,它就会从路的那一边探出头来。可是,路的尽头依然空空荡荡。

苏月心上忽的有种不好的感觉,说不上的,觉得很压抑。她看看那男孩,突然就有一股寒意侵袭了后背,苏苏麻麻的如电流穿过了全身。

“你要去哪里?你今天不上学吗?”苏月看着那男孩,声音里多了几分疏远。

“我在等人。”

“等谁?”

“不知道,我奶奶说,会有人来接我。”

苏月不知怎地,忽的觉得毛骨悚然起来。她第一次注意到这条街是如此的空空荡荡,整个世界就只有她和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孩子。苏月觉得她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出租车?这条街上根本没有车,更不用说出租车了。网约车?苏月摸了摸口袋,手机呢?手机不在身上。她使劲的拍了拍全身的口袋,又低头看看那男孩。他安静的坐在长椅上,安静的张着大眼睛看着她。

“我走了,你慢慢等。”苏月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加重了。她转身,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那男孩坐在长椅上目送着她。“你要注意安全哦!等不到人的话就赶紧回家!”苏月冲着那孩子喊。

男孩点点头,笑着冲她挥挥手。

苏月快步走了起来,似乎就要跑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的觉着害怕。这是她熟悉的街道,她确定再走过两个路口,然后右转,走过3站地,再右转,在第二个十字路口往东拐,大约1站地的样子就离家不远了。她确定,她在头脑里把线路想了一遍,确定自己是沿着正确的方向在走。可是熟悉的街道渐渐的变得陌生起来。她的直觉告诉她没有错,可是眼睛却对这脚下的路感到了陌生。

我在哪里?

苏月的心扑通扑通的就要跳出胸腔了。

她走到下一个公交站台,在候车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好平复自己那起伏不停的喘息。她压低了身子,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腿里,感觉自己的气息渐渐恢复了平稳,然后,她看见脚前有一条笔直的线,轻轻的却分明的沿着她脚尖的边缘延伸开去。

苏月鬼使神差的探出脚尖,又一次,她感觉光的温暖顺着她的脚面而上,向上,再向上……她似乎又看见了那扫描仪的光,沿着她躯体的曲线,一点点逼近……

“你在干什么?”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畔,如铜铃,如惊雷,如洪钟大鼓。

苏月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半截小腿伸展在阳光下的世界里。她看着那男孩,感觉到由腿部传来的灼热感灼伤了她的嗓子,她大张着嘴,说不出话。她来回扭着头,努力的看向上一个、下一个公交站台,怀疑是不是每个站台里都有这样一个男孩在等待。然而,看不见,只有扭曲的空气在远处蒸腾。

“你看见这条线了吗?”苏月指指把她的小腿一分为二的那条线,始终没有敢抬起头看那男孩。她觉得自己要哭了,却说不上原因。

小男孩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沿着苏月小腿上那条划分阴阳的分明的线划了一下,苏月感觉一阵冰凉沁入全身,她吓的一下缩回了双腿。她惊恐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粉粉嫩嫩、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胖男孩,感觉眼泪滑了下来。

“你是谁?我在哪儿?”

“我在等人。”男孩平静的说。

苏月突然发疯似的起身就跑,她拼命的跑啊跑啊,头脑里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沿着回家的路再跑,可眼前总是一片模糊。她跑到精疲力竭,跑到自己的呼吸再也跟不上身体的节奏,然后她停了下来。她一屁股瘫坐下来,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再也跑不动了。

等她再一次平稳了气息,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坐在一张椅子上,她疑惑的低头来回看了一看,才发现那是公交车站的候车长椅。苏月连滚带爬的滚下长椅,跌坐在地,光线沿着她的身体扬长而过,让她一半在阳光下,一半在阴影里。

“你在干什么?”

苏月听见这个声音响起,失声痛哭起来。她不由得将身体又往后退了一退,一大半的身体暴露在阳光里。

“你是在等人吗?”苏月哭着问。

男孩点点头。

“你是在等我吗?”苏月感觉自己已经气若游丝了。

男孩撅起嘴,似乎是思考了半晌:“我不知道,我奶奶说,会有人来接我。是你吗?”

苏月看着这个男孩,怀疑自己对于他来说是不是每一次都是初见。“你要过来吗?”男孩伸出手:“把你的手给我,我拉你过来,这边很舒服,来这边吧。”

苏月觉着背后的阳光炙烤着她,撕心裂肺的疼痛,可是她却一点都没有要移开身体的意思。

“来吧,来!”男孩的手又伸长了一些,却始终没有越过那条线。

苏月累了,跑不动了,周身的疼痛让她想要回到那个男孩的身边。那里舒服,是的,阴凉而又舒服……苏月觉得自己得休息一下了,眼皮沉重的像是断了挂绳的门帘,一个劲的往下掉。

忽然,有冰凉的东西抓在他的小腿上,苏月一下打了个激灵。那东西松开了,是一只小手,伸展在苏月的面前。“来吧,来,到这里来。”

苏月看见那男孩无限伸展的手臂,吓的又往后缩了一缩,而那手臂又往前伸展了一点,还是摊开在她的面前——没有越过那道线。苏月又往后缩了一点,这一次,她整个的脸庞都进入到了阳光里,只有一截小腿还在阴影里。

在阳光下看阴影里的世界,仿佛是隔着一面玻璃幕墙。苏月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看见那个男孩浑然变了模样。从这里看过去,他分明是个披着长袍的成年男子,就像裹在一堆乌云里,伸着长长的手臂在等她。

“拉住我的手”一个陌生的成年男子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苏月突然尖叫了一声,她猛的抽回双腿,用尽浑身的力气拼命的跑了起来。

这一次,她跑的是那样的猛烈,甩开了臂膀,腾跃了双腿,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刺眼的阳光下就要燃烧起来了。她的身体越来越轻,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清晰。没有错,是家的方向,是那个路口,就要跑到那个路口了……

苏月脚下一个踉跄,狠狠的摔了出去,路口的景象在她的视线里渐渐模糊成了一条缝。她实在是太累了,就闭一会儿眼睛吧,就一小会儿……

“苏月!”

“苏月!”

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前方呼唤。苏月的心抽搐般的紧了一紧,她回头,没有看到那个男孩。她又放松下来。

“苏月!”

“苏月!”

是谁?

这似曾相识的声音,是谁?

苏月慢慢的睁开双眼。眼皮太重了,需要费很大很大的力气才行。一道刺眼的光线从她微睁的眼缝里穿透进来,晃得她头晕目眩。等她适应了那光线,她又努力的一点点、一点点睁开眼睛来。

是谁?

一个成年男子的面庞分明的呈现在她面前,让她浑身震颤了一下。接着有很多双手摁在了她的身上,似乎想停止她身体的抖动。

不对,不是那个黑袍男子。

是谁?

她强迫自己看清这张脸。

“你终于醒了!”这个声音夹带着温热的泪水一起掉落进苏月的脑子里,洗去了她头脑里的烟霾。她终于看清了,是自己的爱人,是他那张熟悉的脸。

苏月眼前的景象第一次如此的清晰起来,她看见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围满了男男女女的医生和护士。她头脑里的影像也都清晰了起来,自己乘坐的公交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场景历历在目。是昨天?也许不是。

“终于把你拉回来了。”一个中年医生用疲累却兴奋的声音对苏月说到。他的面庞慈祥而柔和,这一次,苏月看的真切。

“这真是和死神赛跑啊,还好,这次咱们赢了!”另一个医生由衷的感叹。

“只要你不伸手”苏月虚弱的说,她觉得这不是她的声音,但心上没有一点恐惧。

“什么?”她的爱人拉住她的手问到。那是多么温暖的一双手,苏月想着她再也不会让他松开了。

“只要你不主动和他握手,他不会拉你走的。”苏月笑了起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