糗事一箩筐--小棉袄的成长日记

秋雨穿过静静的天空,洒过来了。燕子在湖面上低飞,肚皮紧贴着水面。菜园子彰显出衰败,预示着今年的丰裕已被掏空。

我坐在后院发呆,又虚度了一个年华,悲欢和感叹无法拽住时光的穿梭。天气转凉后,频频想起女儿的往事,那些糗事幽默地冒泡,在心头起舞。

有一年,中元节到了,我妈为了纪念她的母亲,认真地将一盘饺子和一盘水果供在高高的五斗橱上,那里摆着姥姥的黑白照片,姥姥的神情迷离着民国往事,我妈虔诚地点燃了一炷香后就下楼了。

老太太下楼时,我两岁的女儿正在熟睡,午后的阳光照在她胖嘟嘟的小脸上,梦中的她表情丰富。

我妈回到楼上时,突然看见供着的饺子没了,只剩下一个空盘子闪烁着诡异的气息,我妈头皮一紧,吓了一大跳,立刻跪下叩头,嘴里念念有词:“老天爷啊!你怎么突然显灵了,阿弥陀佛。”

母亲叩拜完毕,站起转身,看见我女儿正咧着嘴对着她傻笑,小牙上还挂着一片韭菜,这才知道显灵的神仙竟然是这调皮的小丫,她醒来后,爬到柜子顶上,偷吃了饺子。

女儿的童年最爱的食品有两样,一是方便面,一是大亨果茶,大亨果茶摆在冰箱里,九十年代的冰箱款式百花齐放,我妈的冰箱竟然有锁,但我妈从未将冰箱锁上过。

但是有一天,她发现冰箱被锁住钥匙也不见了,找遍家里不见踪影,突然想起上次的饺子事件,便查看了女儿的小兜,果然在里面找到了钥匙,女儿一脸无辜地看着姥姥,等待着她的表扬。那天北方的云朵大片集结,姥姥从悠闲的云朵那里看到它们几乎同步的讪笑,有什么好笑的呢?不过是小孩调皮,你们高高在上,俯瞰世间万物,什么没见过?

女儿上幼儿园了,第一次领略群体关系,班里有个叫军丽的小女孩,总是爱欺负她,有一天,军丽趁老师不在,拿走了女儿午后的零食,女儿竟然一声不响地走过去,在她的手臂上咬了一口,我被老师叫去看咬痕,代表女儿给人家赔理道歉,但是,三岁的女儿始终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上小学二年级时,丢红领巾丢成了习惯,一天早上,姥爷说没戴红领巾进不了学校,先后买的几条红领巾很快丢光,姥姥急中生智,把自己逢九时买的红秋裤撕下一条腿,剪呈三角状,戴在女儿脖子上,竟然也蒙混过关。

高考前,开家长会成了常态,我每次坐地铁过去,去早了就在他们学校门口的餐馆吃点东西,路上有一家三联书店,我去过很多次,每次开家长会都路过那里,有时,我俩一起去。在那里看书,买书,度过美好的片刻。

很快,我们搬家了,女儿不舍得那个老宅,她在那里长大,有太多美好的回忆,她说新家太大,太空,不如旧的家温馨。

但是,搬家后她上学近了很多,她也就不再吱声。冬天,早晨上学外面很黑,刚搬进新小区,没有多少人住,院子里的灯光很暗黄,风吹树摆,树叶哗啦啦响,聊斋的氛围,我俩一哆嗦,赶紧跑到车里。

一天放学,下起了暴雨,我俩下了公交就瓢泼大雨拦在公交站了,女儿说:“妈妈,我跑回去,带着雨伞来接你。” 我说:“还是我跑回去,你若是感冒了,耽误学习,马上要高考了,不能有任何闪失。”

她坚持着说,她比我跑得快,而且跑到家也就三分钟,她不会有事,我拽着她说不行,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淋湿,那肯定是我。

就在我俩争执不下之时,哪知道身边站着一位农民工听到了我俩的苦情戏,他果断地把自己的雨伞递给我们说:“拿去吧!”话音刚落,他已经冲入白茫茫的雨中。

都说傻人有傻福,女儿成长的岁月中,遇到过很多不知姓名的热心人,他们就像暗夜里的一盏灯,给人指路,照亮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