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天明的J与暗夜的S

文/绉玮

疲倦也是,相思也罔

却娉婷短促地如拨弄哑弦

是食指,还是拇指,扣动扳机

却还是哑火,一次次付出空气摩擦的火药味

是浓烈的,挑衅的,龃龉的

在这头豁开的沉寂,在那头喧闹的沸腾

我不是踽行一人,而是多人

头颅渴饮着热血,也便抛洒向这样的风里

碾作细碎的尘埃,不名一文

我倘是睡的深沉,才由来叮食绿蝇的洞

纯酿里凛冽风寒的冻死的

一缕香魂、青烟

化作春泥也这般扶上污墙

待到风干经由暴雨,再化作粪土

我觉不去孵化幼花,绝不去堆砌堡垒

我要喂食秃鹫骄傲的颅骨

我要御风而行枯朽的长路

我要星斗扬起云雾的隐现

最好是那边天,熟睡的你的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真的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感觉我的心都是千疮百孔,忘记了什么是高兴亦或是不高兴,自己连笑可能都不会了,我不知...
    Hahhwowo魏阅读 69评论 0 1
  • 文/愚叟艾思(衡阳) 半壶陈酒开怀品,一醉方休独自吟。 搜句挥毫难顺意,工声泼墨易伤神。 风花雪月融成画,河海虹霞...
    艾思阅读 461评论 27 29
  • ​冬风刺骨雪花飘,独坐西楼对墨调。 叶卷飞云千竹动,枝抛陌路万树摇。 秃翁悬笔敲诗韵,老犬宿栏叹寂寥。 锦绣南国妆...
    逸塵居士阅读 5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