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有清香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嗨,欢迎来到小兜的《书有清香》系列。今天,我想把《呼啸山庄》里凯瑟琳的故事,说给你听。也许,你也和我一样,为她唏嘘不已——

一开始,我想我是喜欢这个女孩的。

身为一个贵族小姐,凯瑟琳抛却了一个故作端庄优雅的皮囊,而是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个性。或许这一切都和她年少时期生活的封闭环境有关。但我仍希望,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单纯善良,天真无邪。

从她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大自然的原始天性,那是一种单纯的不含杂质的野性美,充满任性与叛逆,让自由和激情成为她身上最大的闪光点。

而希斯克利夫的到来,让两个具有相同本质相同追求的灵魂紧紧相依。且不说凯瑟琳哥哥与希斯克利夫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那或许是凯瑟琳一生中最简单最快乐最明媚的时光。一起生活,一起嬉戏,灵魂的皈依,便是如此了吧。

他们相爱了。

青梅竹马的爱情,总是那么让人羡慕。单纯,不掺一丝杂质,热烈而奔放。不仅支持了凯瑟琳抛弃了封建礼教,也同样,成为那段希斯克利夫被虐待的岁月里,最有力的精神支柱。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凯瑟琳应该不会去画眉山庄玩。这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

人的需要包括五个层次,对庄园小姐凯瑟琳来说,生理及安全需要早已得到满足,而爱的需要也从希斯克利夫和埃德加身上获得了,于是想要得到尊重的愿望便产生了。她希望得到他人和社会的高度评价获得一定的名誉。从画眉山庄回来的时候,野丫头凯瑟琳被光鲜亮丽的生活和赞美之辞改造了。她对自己粗鲁的行为产生了羞耻感,却不知自己的野性早已深入骨髓而无法清除,只能扭曲了自身的性格,陷入了虚荣的深渊而无法自拔。

于是凯瑟琳徘徊于希斯克利夫和埃德加的爱情之间。她真心爱着希斯克利夫,但又觉得跟一个仆人结婚有失身份。当埃德加向她求婚时,想到他的地位和富有,她答应了。尽管,她明白这是个错误。

“我对埃德加的爱像树林中的叶子,当冬季改变树木的时候,随之就会改变叶子。我对希斯克利夫的爱,却像地下永久不变的岩石,我爱的就是希斯克利夫!他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中,这并不是种乐趣,而是作为我的一部分。”

不想,这一段类似忏悔的剖白,却让希斯克利夫听到了前半部分,也让他负气而去。

凯瑟琳大病一场。也许,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的爱已经死了,爱情可以成全一个女人,同样也可以毁掉一个女人。我想之后,她便开始了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就像她想要努力地去感受自己丈夫的爱,却怎么也无法从心里赶走那一个人的名字。最真实的爱恋,是没有办法掩饰的。

多年以后,希斯克利夫衣锦还乡。报复,也从这一刻开始。

他使埃德加破了产,将整个庄园抵押给他。当欣喜若狂的凯瑟琳想尽一切办法挽回希斯克利夫的感情时,他还是和埃德加的妹妹伊莎贝拉结婚了,并在婚后以虐待这个无辜的女人来发泄自己的仇恨。

我始终相信,希斯克利夫还是深爱着凯瑟琳。可是命运总是那样会捉弄人,两个深爱的人,却要彼此折磨,彼此伤害。恨,往往就是误用了爱的力量。

不曾想到,此时的凯瑟琳也给这两个男人致命一击。她以极快的速度凋谢,在生下女儿两个小时后,便病故了。这是凯瑟琳最后的任性,将深爱她的两个男人同时推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以复仇者姿态出现的凯瑟琳,或许更让我有一种痛惜之情。她的复仇,源于对生活绝望,但执拗的蛮性令她不甘于自己受苦,而要让所有爱她的人赔罪而生活在不安中,即便以死为代价,她也在所不惜。

她的复仇,何尝不是对封建礼教和上流社会繁文缛节的一种抗争。

也许早就后悔,也许直到死前才后悔。如果没有画眉山庄的那一次小住,如果没有那些上流社会看似光鲜的荣利的吸引,如果没有自己的虚荣心,那么,生活是不是还能回到最初的模样?自己和希斯克利夫还是不是青梅竹马的那一对?或许就这样,可以牵着彼此的手,看着日出直到日落,从心动到古稀。不用像现在这样,彼此伤害,成为最尖锐的刀子,刺向对方,在爱与恨的边缘中苦苦挣扎。

尽管,性格内向孤僻、命运多舛的女作家,将自己对于生活的控诉,释放到了小说里,但在最后,还是给了小说一个算是圆满的结局。

埃德加的坟墓在这一头,希斯克利夫的坟墓在另外一头,而凯瑟琳的坟墓则在两者中间。

这或许是对爱与恨最好的诠释。

死后的荒原漫步,让两人能真正抛开尘世间的种种束缚,能够做到灵魂的真正相依。

只是,空余一声叹息。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如果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前篇回顾:书有清香 | 爱情之上,一无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