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如风》第八章 追忆似水年华

第七章  走着走着,就散了

第八章  追忆似水年华

经过了14个多小时的火车旅途,早晨六点,火车开始驶入浙江境内。初春江南的早晨,天色已蒙蒙亮,透过车窗,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两层的主色调为灰白的小楼和一条在它们背后蜿蜒流淌的小河。印象中书上的画面今天得到了证实,苏小小顿时睡意全无,感慨道:江南就是不一样啊。

火车即将到站,车上的人们开始忙着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下车。苏小小没什么可整理的,就一个背包,在头顶上放着,一会儿谁拿东西的时候帮忙拿下来就OK了。苏小小继续坐在座位上,看沿途的风景,旅途的劳累被眼前的景色和兴奋的心情冲刷掉了一半。半小时后,火车到站。苏小小跟着人群下车,出站。初春的早晨,天气还是有些冷,和北京的早晨温度相差不大。苏小小出了站,在售票处买了一张三天后返程的票,这是苏小小的惯例。每到一个地方会先把返程的票给买了,还没好好玩,却已经打算何日返程,如果说这是一种悲哀,那么这是一种普遍的,大家的悲哀。时间构成了我们生命,我们拥有自己的生命,却被别人占据着自己的时间,比如老板,同事,朋友,同学,家人。既然是不可避免的悲哀,那就提前让悲哀到来吧。以后每次出去的时候,直接一块把返程票给买了。

买了返程票,苏小小按着之前查好的路线去预定的旅馆。7点多的早晨,阳光照耀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开始了繁忙的一天。去旅馆那路车的站牌还算好找,在一位路边摊煎饼的大姐的指引下,苏小小很快找到那路车的站牌。应该是始发站,苏小小看到有3趟车在那停着。苏小小来回走了一趟,问一下那趟车到达。在这个过程中,苏小小看到有个学生模样的男孩问其中一趟车的司机:“请问去z大学吧?”

“哪个校区?”不耐烦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

“x校区。”那男孩说。

“没有x校区。”那声音变得更加不耐烦。

“但我同学告诉我的就是x校区啊!”男孩给他理论,管他耐不耐烦,达到目的才最重要。

“没有x校区!”他重重地重复道。然后就开始玩手机,一副不再搭理人的样子。又有人去问他,才说一句话,那司机就“嘭”的一下把车门给关上了。

“妈的!”苏小小骂了句脏话,随后对那人说:“别问他了。”

苏小小看了一下站牌,上了最前面那趟车。是无人售票车,得投币,还好,苏小小早就准备好了零钱。投币的时候,司机虎视眈眈地看着你,那眼神锐利而冰冷。有从后门上车的,要到前门来投币,由于不方便,就把四块零钱递给苏小小让帮投一下。苏小小帮他把零钱投进去,司机不友好的大声问:“几位?”

苏小小轻蔑的回答:“4位。”随后又在心里骂了句:妈的,见鬼了。

一会儿,公交车猛的启动,把大家给闪了一个趔趄。不管大家有没有站稳,不管车上有没有老人和孩子。

在北京,当你问路时,人们会非常清楚非常友好地给你指路,还会问你去哪儿,建议你做哪路车比较快。如果你乘车时实在没有零钱或是忘带公交卡了,售票员会说,下次补上吧,绝对不会为难你。如果老人和孩子或不方便的乘客在车上,售票员一定会先给找座位,下车的时候,一定会给不方便的乘客说,不让他们着急,慢慢来。苏小小想到这些,有些怀念北京。

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到目的地的时候,太阳都升到老高了。苏小小看了一下旅馆环境,虽然和网上的有些差距,但总体来说,还算让人满意。苏小小准备先休息一下,下午再去西湖。西湖离旅馆不远,步行20钟就可以到了。苏小小洗个澡,美美的睡了一觉。中午美餐了一顿,下午就去西湖。

下午,春天懒洋洋的阳光洒在人们身上,好温暖,好舒服。穿过一条长长的石板路,西湖就呈现在人们眼前。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老先生的这首诗,让人们对西湖充满了无限美好的遐想。苏小小在想,这首诗应该写的是夏季的西湖吧。初春的西湖,水还有点浑浊。只是湖边刚刚发出嫩叶的柳条和绿绿的草地给初春的西湖平添了几分春色。

苏小小沿着长长的苏堤慢慢地走着,看着沿途的风景,来往的游人,阳光温暖,岁月静好。湖对面远远的雷锋塔在午后的阳光里变得清晰。传说当年的白娘子就被镇压在此。

沿着苏堤走了好久,直到夕阳西下,苏小小才想起要回去了。虽然也想看看西湖的夜景。但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早点回去要紧,而且明天还要启程赶路呢。

苏小小开始往回走,在旅馆附近吃了点东西,顺便去了趟超市买了些第二天的食物和水。回到旅馆已经晚上8点多了,苏小小洗洗刷刷,收拾东西,为明天的旅程准备。收拾完以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打开灯,坐起来,靠在床头,打开电视机,一遍遍换着频道,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喜欢的或可以催眠的节目。苏小小忙碌了一天,强忍的思念终于爆发,吴想在苏小小的头脑里变得越发清晰。吴想说话的样子,笑着的样子,认真的样子,可爱的样子,严肃的样子一下子全都冒出来,让苏小小躲闪不及。虽然逃离了那个地方,但终究还是逃不掉你,苏小小想。苏小小多么想现在就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回到北京,回到离吴想更近的地方。可是,那又怎样?依然不能改变他的决定。苏小小于是安慰自己说,亲爱的,明天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明天晚上这个时候就要在一直想去的乌镇了。乌镇,苏小小一直认为那个地方特别适合情侣一起去,也打算将来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去。只是,可能以后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因为无法确定以后是否还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是否还有心情和他一块再去一次,苏小小想。苏小小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似水年华》里英会坐在旅馆的地板上一直喝酒喝到天亮,因为思念,还有等待。如果此刻有酒,也许自己也会喝到天亮,醉后就不再会有思念的痛和等待的失望。苏小小给闺蜜发短信说:我在杭州呢。明天去乌镇。乌镇,那也是她想去的地方,前几天还说好一块来的,如今看来是真的只属于苏小小一个人的了。

一会儿,那边回短信说:怎么这么快,也不等我!你一个人吗?

苏小小回:是啊,等不到你了,就先来了,想要什么纪念品?给你带。

闺蜜回:疯丫头,还真能折腾!一个人跑那么远,好厉害!随便给带点具有代表性的纪念品就可以了,我有机会还去呢。

苏小小回:谢谢!他们都说我很厉害呢。嘿嘿.......只是此时苏小小眼中闪动的泪花和心里的痛没人会明白。前一刻苏小小还在想再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不能一个人再跑出来了,独自一人承受这么多需要多大的勇气!闺蜜的话给苏小小很大的鼓舞,看来明天是一定要去了。如果明天就打道回府,恐怕以后再也没有独自面对挫折的勇气。

过了很久,苏小小才入睡。当第二天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8点了。窗外阳光明媚的样子,让苏小小的心情好了很多,又重新有了上路的冲动。

顺便去一趟西溪湿地吧,离的那么近,下午再去乌镇,反正时间来得及。再说,王导也建议去。王导是苏小小的一个同学,是导游,姓王,所以大家都叫他王导。苏小小来之前已经问过他了关于路线的问题了,而且他强烈推荐去一趟,再说《非诚勿扰2》也在那儿取景,应该不会让人失望。

苏小小离开旅馆在附近饱饱的吃了顿早餐,然后开始坐车去西溪湿地。当到西溪湿地的时候,游人还不是很多。还正赶上梅花盛开的季节。各种的梅花应有尽有:宫粉梅、红梅、照水梅、绿萼梅、大红梅、玉蝶梅、洒金梅等。明媚的阳光,嘹亮的鸟叫,盛开的各色梅花,青翠的竹林,还带有着晶莹露珠的绿绿的草地,藏在丛林中的一汪汪湖水,湖上慢慢摇动的乌篷船,摆渡的船家,拱起的石板桥,梅林中曲折的小路,树林掩映中的茅草小屋,依稀可数的游人。远离了都市的喧闹,来到这儿的世外桃源,一切那样安详,美好。

越往前走,游人越少,也越宁静。苏小小一个人真地不敢再往梅林深处走了,只好慢下脚步,等后面跟上来的游人,和他们同行。再说,苏小小还想让别人帮拍几张照留念呢。一个人旅行的最大坏处也许就是没人帮拍照了。如果两个或几个人一块玩,你可以让同伴帮忙拍照,摆各种的pose,而且不会感到难为情,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拍多少都可以,直拍到自己满意,不必怀着千恩万谢的心情。这倒不是说同伴帮你拍照就不必感谢,而是因为他帮你拍,你也可以帮他拍。帮助是互相的,所以就会有些心安理得。而麻烦路人就不一样了,要鼓起勇气,要瞅准人家当时有空,还得找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以免拍出来的效果自己不满意要重拍。如果拍的让自己不满意,还得假装很满意,很感谢的样子,毕竟给自己拍照不是别人的义务。

在梅花盛开的小路旁,苏小小请求一位脖子上挂着佳能单反相机的四五十岁的阿姨给自己拍照。阿姨在给苏小小拍照的时候说:小姑娘,干嘛那么严肃,活泼一点。也许是昨晚的情绪还在影响着自己心情,所以自己看起来不开心的样子。看来人的年纪大了,经历多了,一眼就能看清别人的心思。苏小小在阿姨的鼓动下,甜甜地对着镜头笑着。阿姨好像对苏小小很满意,一连给苏小小拍了好几个镜头,站着的,坐着的,笑着的,调皮的。苏小小很是满意,没想到阿姨这么热情。拍完以后,苏小小感谢了阿姨,心情好了很多。

苏小小随着大家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拍照,用相机记录下自己的足迹和美好的画面。苏小小随着游人走完这些已经开发的景区,就准备出去了。西溪湿地太大了,一下逛完是不可能的。人最难能可贵的在于知足,知足才能常乐。

当苏小小从西溪湿地出来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多。那时入口处已经排了很多游人。有带团的也有散客,还好自己来的早,不必扎墩儿,苏小小想。出了景区的大门,苏小小来到路边等车,打算去自己想了很久的地方——乌镇。去乌镇得先坐车到九堡客运中心站,在那有到乌镇的直达车,好像也只有那里有到乌镇的车。这是苏小小后来才知道的。苏小小在路边等车的时候给114打电话问怎么去乌镇,那边回答说帮你查一下,结果等了好久都没回音。后来苏小小都打电话过去,那边说帮查一下,过了好久,才说出一个**客运中心站,普通话太蹩脚了,苏小小都问了好几遍,还是没听清,那两个字是什么。后来就按自己查的路线行动,先坐车到东站然后再在那儿坐车去乌镇。当下了公车问路的时候,交警和路人都不知道怎么去乌镇,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乌镇这个地方。苏小小感到很纳闷,杭州人怎么可以不知道乌镇呢!也许是自己太看重那个地方了吧,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结果没想到连本来人都不知道啊!最后问东站怎么走,人家又问是新站还是老站?郁闷!苏小小没办法又打114,费了好大劲才弄清要到九堡客运中心站,于是又坐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去九堡客运中心站。从上午11点多折腾到下午3点,才到九堡客运中心站。去乌镇的人很多,还好售票窗口也很多。苏小小买了票,坐上去乌镇的车时,是下午4点。车是豪华大巴,坐着很舒服。苏小小靠着车窗,看着沿途一闪而过的风景,想象着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乌镇了,心情好激动。江南的风景确实和北方不一样,小的厂房很多,无论是布匹还是皮具。沿途的高速公路两旁架起的电线杆上宽大的广告牌,诉说着这个品牌的伟大。

一个小时后,车进入桐乡。乌镇是桐乡下属的一个镇。记得《似水年华》里,英给文写信的地址就是:浙江.桐乡.乌镇。于是,开始有关于乌镇的宣传画报:刘若英坐在一条漂浮在河面上的一条小船里,手中捧着一本书,在看自己左面的风景,很闲适的样子。宣传语是:乌镇,来过就不曾离开。大约又过了半小时,大巴驶进乌镇。

苏小小刚一下车就被当地的居民过来拉客。苏小小本来是想像大家一样直接坐免费得车去景区的,但看司机的态度那样恶劣,就想算了。也许是免费的服务没有刺激人的动力,所以服务的人也懒得给你好脸色。苏小小看了看向他推销住宿的的那个男人,30岁左右,很和气的模样,长得清秀干净,不像骗人的。又很耐心的给苏小小介绍他们家离车站不远,回去坐车方便,而且负责接送。他们家离景区近,晚上看夜景方便回去,到东西栅各50米,临街,也很方便。苏小小看他说的倒像真的,最后苏小小说了一句:我怕上当。那人倒急了,把名片拿出来说:这是我的名片,然后又指着车站那一排广告牌其中一个对苏小小说:那上面也有我们家的牌子,不过那上面是我爸爸的名字。苏小小相信了他,然后坐他的车去看他们家旅馆住宿。一路上,他不停地和苏小小介绍当地的历史,风景,特产,旅游路线。就像当初默默的哥哥来接英的时候一样不停地介绍自己的家乡。他们都很热爱这片土地。

大约过了10分钟,就到达那人家的旅馆了。苏小小选了间房,交了房钱,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就按旅馆主人的建议出去逛了。苏小小沿着长长的马路,慢慢地走着,用一个异乡人的眼光打量着这个曾经让自己向往的古镇。初春的傍晚,夕阳的余晖照在行人身上,拉下了长长的影子。远离了都市喧闹的小镇朴素而宁静。沿街的一家家旅馆和商店,在显示着这个地方的旅游业的发达。苏小小一边走,一边巡视街边的小店,看到特别的小店会进去逛逛,看到好玩的东西和店主讨价还价一番,然后买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逛一些小店变成了苏小小的癖好之一。就这样,苏小小一路走着逛着就来到了东市河,即是当地居民所说的东栅。由于打算第二天买票去玩,所以只能先在景区外看一下了。天色将晚,景区内游人不是很多,景区外倒有很多人,看来大家都和苏小小一样,是来提前查看情况的。如果说苏小小刚才逛的那些小店和其他地方没什么分别以外,那么挨近景区的的街道两边则是很有当地特色,几乎每个店都是卖特产的。有姑嫂饼,麦芽糖,菊花茶,三白酒等各种吃的;丝巾,各种丝绸服装,还有蓝色印花布做的服装,卖家的吆喝声,游人的讨价还价声伴随着其他声音,好不热闹。苏小小一路下来买了两条丝巾,一个蓝色印花布封面的小镜子,一个发卡,一副太阳镜。然后感到饿了,又去靠近景区的胡同吃了一份当地的特色小吃:梅菜扣肉。以前苏小小从来不吃肥肉的,没想到他们家的梅菜扣肉竟然那么好吃。有点搞笑的是:服务员给上米饭的时候,竟然端了一盆米饭给苏小小。因为那时候已经过了饭点,所以餐馆的人很少,苏小小一人占了一张桌子。苏小小看到那一盆米饭,惊讶的问:“这都是给我的?”

“嗯。”服务员好像突然意识到,像苏小小这么瘦小的女生肯定吃不完那么多,于是就说:“那给你少盛点。”不一会,服务员重新把那个米饭盆端上来的时候,只给苏小小留了一小半,苏小小看了一眼,在心里感慨:这也够我吃撑的份了。

看来是真饿了,苏小小埋下头专心地吃饭,竟然也把那份盆里的米饭给吃的精光。如果是一盆,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完。苏小小付完钱,走出那家餐馆。天已经黑了,每家都亮起了灯,暖暖的灯光,很温馨的感觉。苏小小打算往回走,毕竟独在异乡,人生地不熟的,还是不要在外逗留太久。那时候外面起了风,夜晚初春的风刮起来还是有些凉。街上已经很少有人走动,只有商店里的灯光投射到街上。有呼呼的风声和偶尔有车开过的鸣笛声。这个异乡的小镇,显得冷冷清清。

苏小小回到旅馆,洗洗刷刷,把相机充上电,躺在床上看了会儿电视,然后睡觉。因为第二天就要真正的到景区去看看啦,可以到茅盾故居,林家铺子,宏源泰染坊,晴耕雨读书院,还可以有机会看乌镇皮影戏。可以走一趟“逢源双桥”,可以尝一下板桥臭豆腐,还可以去三白酒坊喝一杯三白酒。可以亲自体验一下《似水年华》里的场景:站在由一条条蓝色印花布形成的丛林中,迷失自我;在书院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的时候,是不是对面的那个人也刚好拿起一本书,然后我们就彼此看到了对方,然后一见钟情,只是这种情况没那么巧,更不可能是吴想.........

苏小小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很明媚的样子。苏小小洗头,洗脸,刷牙,整理东西,然后出门去景区。苏小小在去景区的路上路过五芳斋吃了顿早餐。这也是苏小小前一天晚上预谋好的,当苏小小前一天晚上在街上的走的时候,就看到了名叫“五芳斋”的餐馆。当时就觉得好熟悉,原来在《似水年华》里出现过。吃了梅菜扣肉就吃不下其他的东西了,所以只好打算第二天去吃了。当苏小小来到五芳斋的时候,人不是很多,苏小小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要了一个蛋黄肉粽和一杯豆浆。尽管肉粽很腻,但很好吃,豆浆像是现磨的,浓浓的,甜甜的,味道很好。回去之前得再来尝尝其他的,其他的看起来也不错哦。苏小小吃完,走出去的时候想。

五芳斋离景区不远,苏小小走了一会就到景区门口了,然后买了东栅和西栅的联票。买的时候,售票员建议苏小小先在东栅玩,东栅也就是苏小小住的地方,然后再去西栅,因为西栅的夜景很美。去乌镇玩,主要是去东西栅景区玩,如果你买联票的话,当地人一般都会推荐你先去东栅,然后去西栅。因为可以看夜景,西栅的夜景是很美的。如果你不买联票,只去一个景区的话,他们会推荐你去西栅,原因也是西栅的夜景很美。但从经历来说,苏小小还是比较喜欢东栅,不仅是因为东栅是《似水年华》拍摄的地方,更因为东栅是最先的景区,历史悠久,充满了人情味。当地的居民大多住在东栅,生活设施也很齐全,当然也有很多商店,但讨价还价当中都是充满了人情味的。

苏小小听从建议,从东栅开始玩起。东西栅的景区都是沿河,在河的两岸布局着。 东栅沿东市河,西栅沿西市河。东栅的主要景区有:茅盾故居,林家铺子,翰林府第,钱币馆,江南木雕馆,晴耕雨读书院,宏源泰染坊,三白酒坊,汇源当铺,民俗馆,百床馆,财神堂,高杆船,逢源双桥。西栅的主要景区有:矛盾纪念堂,王会悟纪念馆,草不本色染坊,昭明书院,三寸金莲馆,乌镇邮局,大戏院,水上戏台,乌将军庙,关帝庙,白莲塔.......

正巧赶上了周末,人好多。有跟团的有散客,但大部分是散客,但像苏小小这种一个人的散客几乎没有,大家都三五成群的,有自己的小团队。周末都这么多人,真不敢想象黄金周该是什么样子。乌镇,这个原本安安静静的古镇在商业炒作下变得热闹起来。苏小小跟着人们一个个景点开始挪动。

在茅盾故居,请求别人给自己拍了张和茅盾他老人家的半身铜像的合影,铜像另一侧还站了一个陌生人,苏小小不知道在他们的照片中有没有自己的形象,是什么样子。

林家铺子就是茅盾写的那篇小说里的林家铺子,至今依然在,但不知道店主还是不是姓林。林家铺子卖有乌镇特产还有笔墨纸砚之类的,只是卖的特别贵。不管卖的什么吧,好像都很贵,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茅盾他老人家,虽然已不在人世,但还在为他人谋福。

宏源泰染坊,应该就是《似水年华》里默默嫂子染布的的那个染坊吧,虽然西栅也有染坊,但染出的是彩色印花布,而不是蓝色的。在宏源泰染坊,详细介绍了蓝色印花布的发展历程和染布的程序,但没多少人真正的去看这些文字说明,因为大家忙着在门前拍照。门前支起的柱子上搭满了清一色的蓝色印花布,只是不太稠密,风气的时候也会飘动,但大部分时间是被大家拉着裹在身上的。苏小小还记得《似水年华》里的场景:英站在蓝色印花布丛中,好迷茫的时候,一转身就看到了文在她身后看着她,那时候她才不感到孤独。还有,英走后,文站在院子里的蓝色印花布丛中,整整站了一天,大家还说他傻了。苏小小此时此刻也想站在蓝色印花布丛中感受一下那种迷茫的感觉,无奈人太多了,根本找不到那种感觉,而且印花布被大家拽着,根本飘不起来........

晴耕雨读书院,即是《似水年华》里文修书的书院,第一次和英遇见的书院。当他们不约而同抽出自己面前的书时,从那本书留出的空缺中看到了彼此。然后,愣愣地呆在原地,那一刻彼此都别电到了:他(她)就是那个人。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当苏小小打算从宏源泰染坊再回头去晴耕雨读书院的时候,巷子里当地的居民和游客发生了冲突堵住了去路。好像是住在二层楼上的当地居民要往下倒污水,游人要从下面的巷子走过去,于是就僵持在那儿。最终游人做出让步,退回去,改走其他路线。苏小小也只好退回去,继续随着大家去其他景点。后来走着走着就出了东栅,再进去就得重买票。苏小小本来想第二天如果有时间再去呢,后来临走时想了想,留个遗憾也是好,说不定还会再来呢。

   三白酒坊,苏小小还记得在《似水年华》里有一个片段,文的父亲给文留的酒就藏在酒坊里,说是等文订婚的时候拿出来当喜酒。还有一个片段是:英最后一次去乌镇,文和她在酒坊一直喝酒喝到天亮,诉说着彼此,无关乎爱情,像很老的朋友,然后各自回到各自的归处,从此不再见面,只是通信诉说着生活里的点点滴滴,然后直到白发苍苍............

逢源双桥,记得英和文第一次见面时,当英听到文说那座桥叫逢源双桥时就问:是不是有缘的人就能相逢?文说:没有人能同时既走左边又走右边,逢源双桥是左右逢源的意思。其实苏小小更喜欢有缘的人就能相逢这个说法。当苏小小做在桥边休息的时候听到带团的导游这样解释:逢源双桥,左升官,右发财。左生男,右生女。一座桥的两边你分不清到底哪是左右,因为当你到对面的时候,桥的左边变成了右边,所以两边苏小小都走了。不是同一次,是两次。

逢源双桥在东栅的末端,意味着是最后一个景点,游完这个景点东栅就完了。苏小小坐在逢源双桥其中一边让路人帮忙拍了几张照,然后下了桥,在旁边的亭子里找个空位坐下吃东西。吃完东西,闲坐了一会儿,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逢源双桥,然后离去。

出了东栅,找到去西栅的班车,开始西栅之行。西栅的游人明显比东栅少了很多,不知道是大家玩累了,还是西栅比起东栅来太没有吸引力,还是大家等着晚上来看西栅的夜景。

在通往景区的大厅里,看到了关于乌镇的宣传画。其中有一张很大的图片,据说是在上海世博会乌镇的形象照,大家互相在图片前留影。其中有一幕让苏小小很难忘:一个40多岁穿着很讲究看起来有些社会地位的先生被一个30多岁的女人挽着胳膊,然后对她同伴说:给我和王处长拍个照。那个王处长看起来很尴尬的样子,半推半就地被那个女人挽着。而那个女人的表情像是感慨万千而无奈,又像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头靠在那个王处长肩上,没有微笑,只是感慨的样子。那个女人应该很喜欢那个王处长吧,只是大家认识的时候彼此身边都有了人,只恨相见太晚。那个王处长也一定喜欢那个女人吧,因为他的眼神不是讨厌而是无奈。再说那个女人长的应该说很漂亮,漂亮中透露出贤淑。只是现实太残忍,他们认识晚了一步。苏小小在想,当那个女人看到拍出的合影会是什么心情,看到王处长尴尬的表情会不会很失落..........

在通往景区的长廊里有关于哪些电视剧曾在乌镇取景,提到了新的《红楼梦》,当然也有提到《似水年华》,因为乌镇的形象代言人是刘若英。走过长廊,就进入景区了,游人明显比东栅少多了。和东栅比起来显得安静,更像是野外的景区。西栅的商业气息很浓,东西大部分和艺术相关,当然也很贵。

西栅的巷子很深,这一点比东栅有感觉。东栅一般是一层的居民房,西栅则是由两层的小楼,第一层是商店,餐馆,茶馆之类,第二层是旅馆。统一的古色古香样子的房子,在这里住,如果不记门牌号,夜晚一定会迷路。

西栅有一家卖烧饼的店卖的烧饼特别好吃,酥,脆,香。只是很贵,一个像北京鸡蛋灌饼大小的烧饼要3块钱呢。但苏小小还是经不住诱惑尝了一个,至今回味无穷。

当苏小小游完西栅的时候,夕阳以西下,但离天黑,离看西栅的夜景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就边往回走边逛那些小店,那些商店都是很有特色的小店。苏小小还记得其中有一个是专卖各种香皂的。什么颜色都有,什么形状都有,什么香味的都有。苏小小好想买各种形状的带回去留个纪念,但随着香皂的一点点用去,它们的形状也会消失,这一点是不能避免的。如果用到最后它们始终会保持那个形状就好了,所以苏小小就没买,因为这个缺陷是苏小小不能忍受的。

随着阳光一点点的消失,西市河两边的店铺里也开始亮起了灯,倒映在河面上,点点灯光随风吹动在水面闪烁。

苏小小从商店里走出来,坐在河边的石凳上,等待夜乌镇。游人好像比下午来的时候多了很多,好像都在等着乌镇的夜景。夜晚的风吹过脸面,轻轻的,柔柔的,是不是在安抚异乡游人孤独的灵魂。时不时有相机闪光灯的光掠过河面,像夏夜里的一道闪电划过。夜变得浓重,河面上闪烁的灯光变得密集,闪光灯的光也开始变得频繁起来。苏小小站起来,走上石桥,迎接乌镇的夜。桥的两端都是长长的倒映在河里的万家灯火,望不到头,亦分辨不出那些灯光是属于哪家的。苏小小拍了几张照片,相机的电池在闪烁警告,将要没电了。那时候也不太早了,苏小小恋恋不舍离开西栅,往自己的住处走。出了景区,苏小小竟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于是就拿出钥匙牌,在上面找到了旅馆的电话。苏小小打电话,旅馆那边说:你从东门出来,50米就到了。于是苏小小又去景区咨询中心问东门怎么走,服务人员给苏小小指了大致位置,苏小小又问了门口的路人,终于找到了东门。有一种逃离生死的幸运,深深地出了口气。

刚出门口,苏小小被一家旅馆的服务人员叫住问:你是导游吧?要住宿吗?来我们家吧,我们家干净又舒适。

苏小小说:我不是导游,我在找X旅馆,请问怎么走?

那人指着南边的方向说:往那边走,不远就到了。说话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失望的意思,苏小小很感激,倒是为自己没有在她家旅馆住而心生愧疚。苏小小往前走了大约2,3分钟的路程,果然看到了X旅馆,旅馆的老板说的没错,确实东西栅离他们家只有50米的距离。苏小小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发现自己累坏了,只想睡觉。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撑着朦胧的睡眼洗刷,然后睡觉。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屋外的太阳已经升起,可以看到阳光了,又是一个好天气,苏小小感叹。苏小小洗洗刷刷,收拾东西,然后出去买特产,吃饭,再看一眼这个古镇。回来的时候苏小小买了麦芽糖,姑嫂饼,三白酒,又买了两条丝巾给朋友带回去。一路上吃了乌镇的小吃:青团子,定胜糕,还有馄饨。然后,回到旅馆收拾东西回杭州,晚上坐车返北京。中午去杭州的时候还是晴天,下午去火车站的时候竟然下雨了,雨点还挺大。然后就是一直下,一路上车窗外都是雾蒙蒙的,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第二天到北京的时候,天晴的特别好,只是有些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