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风萧萧毅严谨 第三十八章

这个游戏最终由顾颜和梁晶晶获胜,他们的pocky在两人热吻中已稀释成彼此的呼吸。

“接下来,是圣诞节的传统节目,檞寄生之吻。”江遥笑语晏晏,因为她看到了站在角落里那抹高大的身影。

修煜琪帅气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沉郁冷漠的气息却透露了他到底有多不爽,也让周围蠢蠢欲动的女生们只敢远观。他被徐力以不来就绝交的说辞胁迫过来,来了之后却发觉那个家伙自己却不在。

“会场内的灯光会随机挑选一位同学,这位被选中的同学就是今晚的幸运儿,他可以亲吻自己想要亲吻的异性,在檞寄生下。”江遥笑得更加顾盼飞扬,“大家都知道,在檞寄生下的亲吻是不能拒绝的。”这才是今晚的重头戏,她一定要修煜琪到场的原因。追光灯会射到的人选已经内定是徐雅,就算是完成她的心愿做张善事,当然也不否认是为了严惩某人翘练习太多次的恶作剧。

追光灯斜射的亮度有些刺眼,随着光线在全场的流淌,紧张的气氛也被推向了高潮,终于定格在一张性感得近乎妖艳的脸孔上,江遥一瞬间有着不确定的怔然,这不是徐雅的脸,是经管系的系花yolanda。

婀娜摇曳得缓缓走上舞台,yolanda以胜利者的姿态夺过江遥手中的麦克风,“我想和萧毅学长一起站在檞寄生下。”声音甜腻撩人,有着让男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追光灯瞬间转向了一旁的萧毅那张淡定自若的俊颜:“抱歉,我替江遥同学补充一句,学生会的都属于工作人员,一概不参与此活动。”淡漠的吐出这些话,没有丝毫因为扯谎而脸红心跳。

台上的江遥略显尴尬,赶忙扯出一抹笑容道:“是是是,都怪我太激动给忘记了,请yolanda同学注意规则哦。”心下却是抹了把汗,她能把修煜祺吃的死死的却不代表能把萧毅也吃的死死的。今天的游戏环节是她与徐雅两人设计的突然袭击,萧毅没有揭穿她还配合了第一个游戏,她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但是,为什么原本内定的徐雅会被换成yolanda?

追光灯顿时离开了萧毅的范围,严谨心下松了一口气,这才往萧毅身边挪了挪,玩笑道:“萧毅学长,我还以为你今天得被轻薄两次。”

萧毅抬手往严谨的头上敲了敲:“一只够了。”

严谨摸了摸头,眉头微皱痛呼一声:“什么一只呀?”

“猪。”

“…”

台上的yolanda此时双眉紧锁,气的胸口不断的起伏,好不容易反买通了打追光灯的同学才有了被选中这一出,可偏偏…眼下却又是骑虎难下,扫视一圈儿便发现了角落的高大身影,心下一动:“既然这样,我选修煜祺同学。”全场再次哗然,yolanda心中又扬起了一抹小得意,即使是她退而求其次的人也是你们求而不得的。

追光灯再次打向角落的身影,修煜祺面色一寒,心中的火焰仿佛又被添了一把柴,先是徐力,接着又是台上的老女人,话也懒得说,抿唇直接大步向门口走去,留下了重重的关门声。

这一变故让Yolanda恼羞成怒,迁怒得转头质问江遥,“不是说,被选中的不能拒绝吗?”

计划偏离轨道的挫败感让江遥失去了兴致,无所谓得耸了耸肩,轻描淡写道:“过一过二不过三,你继续选,总会有人答应的。”反正麦克风已经被Yolanda抢走,她干脆甩甩两手清风,踱下舞台,为什么会不是徐雅呢?哪里出了差错?真无聊,浪费了她一整晚的时间。

“学生会的代言人,说好的大礼呢?”顾颜长臂一伸,拦住正要离开的她,闲闲得揶揄起来。

“说好是学生会的大礼,找学生会去要。”江遥意兴阑珊得白了他一眼,利落得闪过他的拦截。

“咦,她好像在生气?”顾颜看着她的背影,幸灾乐祸道。

“奸计没有得逞,败兴而归。”萧毅冷冷得下了判断。

依然立在台上的Yolanda,追光灯直射在她美丽的脸孔,苍白得让人觉得扭曲,她愣愣得看着台下站在萧毅身边笑得沉醉的严谨,紧紧握住双拳,用力到将指甲刺入掌心,仿佛只有身体的痛楚才能压抑内心的憎恨,她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屈辱,而她把这一切的错归结于严谨。

圣诞舞会就这样如同一场闹剧般落幕,紧接而至的是新年的到来。A市的冬天很少下雪,今年却反常得一夜大雪,纯白无暇的雪像软绵绵的鲜奶油,无边无垠得在校园里铺展开来,光秃秃的树干上垂挂着白色冰晶。

严谨裹的比先前更加严实,洁白长款羽绒服一直包裹至小腿,加上一双淘了很久才下决心买的雪地靴,整个人就像一只笨重的大白熊,毫无美观可言。加之上回萧毅郑重言辞的告知她,学生会对分数也是有要求的,无疑为严谨的小心脏又插上一刀。

自打进了A大以来,她学习松懈对自己的要求仅仅为刚刚过关卡就行了,她进学生会和社团也只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能更加轻松些,谁知道晴天霹雳来的那么快。导致她每天心事重重的,只要一空就拿着书本啃起来,这就是所谓的临时抱佛脚吧,效果可想而知,并不理想。

进了办公室,脱了外套挂起,看了眼淡定自若的萧毅,心下一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死气沉沉的问了声好就回去自己那地儿啃书本。

萧毅确实没骗她,自打圣诞舞会过了后,学生会的活儿就轻松了起来,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考试,严谨除了上课就是跑来学生会报告啃书。

“怎么?”萧毅挑眉道,近来严谨的变化他自然看在眼中,上了大学还为了及格线而奋斗的不是没有,但学生会估计只有她一人。

严谨放下课本趴在桌上,下巴枕着手背,有气无力道:“萧毅学长,有没有考试的外挂?”

萧毅一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有。”

严谨顿时眼睛一亮,狗腿的夸奖了萧毅人帅学习好云云,然后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正题:“萧毅学长能告诉我这外挂在哪儿不?”

萧毅勾了勾唇角,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自己胸口。

严谨一阵泄气,我不见得把你带去考试吧?或者你去给我代考?随即又像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下去:“学长你真会开玩笑。”

萧毅为了向严谨证明自己并未在说笑,自打那日起,严谨便多了一位高颜值免费辅导老师,水平自然不用说,严格程度简直令她咋舌。

两人挨坐在一起,萧毅拿起严谨刚递来的试题,修长的手指加之握笔姿势规范,有着异样的美感。可接下来的动作就并不那么美妙了,毫不留情的在多处划上了大圈。

萧毅揉了揉眉心,眼中透出浓浓的无奈:“这里,我说过不下三次,还是那个核心,只是增添了内容并且打乱了而已,你就不认识了?”手指又点了点另一处继续道:“还有这里…”

严谨一脸苦涩,小笼包吃胖了变成了包子,让她还怎么认得出嘛,嘤嘤嘤。重新拿回试卷,在圆圈边上重新开始。


【目录】风萧萧毅严谨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