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大楼里的保洁阿姨

昨天在座位扔垃圾,忽然发现我那个小小的垃圾桶被换成了一个大的,上面还印着淡粉色的小花。

我知道,肯定是保洁阿姨给我换的。

去年休产假回来,单位统一发的大垃圾桶不知被谁拿走了。保洁阿姨来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句有没有多余的垃圾桶。

没想到,阿姨记在了心里。

过了没几天,阿姨拿来一个小小的垃圾桶,放到我的工位旁,说:“有个姑娘把它扔掉了,我看着挺好,就给你留下了。”

这个小垃圾桶,就那么一直躺在我的工位旁边,直到昨天。

其实每天上班下班,很少会注意穿着统一工服的保洁阿姨。清一色的盘头、灰蓝色衣服,让人感觉她们长得都一样。

她们在写字楼里,是一群影子人。

每天扫地、擦玻璃、打扫洗手间,遇到的时候,最多低头经过,也没什么交集。

但这个阿姨不一样。

她像个小太阳,阳光、温暖。每天早上,在楼道碰到她,她都会跟你打招呼,开心地说:“早上好!”

我前年挺着大肚子在洗手间排队,她会主动问我几个月了,有没有什么反应,还跟我说她有两个孩子,都参加工作了,脸上掩饰不住自豪的神情。

感觉她每天都在笑,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有一天,我到楼梯间打电话,看见她疲惫地依偎在垃圾桶旁边的纸壳箱上,昏昏欲睡。就在我开门的一瞬间,她猛然抬起头,坐直了身体,冲我笑了笑,仿佛上课睡觉被老师发现了一样。

我也对她笑了笑,赶紧走了出去。我知道,中午那短短的几十分钟,是她唯一能得到休息的时间。

有时能在食堂碰到她。但从不见她吃食堂的饭菜,每次都带着一个饭盒,拿到食堂的微波炉里热。看到我们,总会不好意思地用手攥紧她那有些破旧的饭盒,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局促、胆怯。

昨天要上楼寄包裹,在货梯间遇到了她。电梯还在地下一层,于是跟她聊了一会儿天。

她推着的是一个大垃圾箱,装满了垃圾。

“阿姨,一天要倒几次垃圾呀?”我问。

“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

“送到楼下?”

“对,楼下有个大垃圾站,每天有垃圾车来收。”

我问阿姨住在哪里。她说,住高家庄。

那是个我从没听说过的地方,我于是又问,是哪个区。

“平谷区,东五环外。”

来北京这么多年,我从没去过平谷,只知道那是个非常遥远的郊区。

阿姨说,她们每天7点上班。那么,她4点就必须起床,才能准时到单位。想到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当然不会像“何不食肉糜”那样问阿姨,为何不住得离单位近些。

阿姨随后说:“单位旁边的房子都太贵了,我住不起。现在住得是远点儿,可房租便宜,就每天多折腾点儿了。”

说着,电梯来了。忽然想到阿姨是要下楼,我是上楼,但阿姨一直没按下楼的键。

“我等你上去了再按。来,我帮你拿一个箱子。”说着,阿姨就帮我把箱子拿到了电梯。

寄完包裹回到座位,我查了一下,想知道高家庄在哪。

地图显示,从北四环到高家庄,直线距离55.3公里,公交距离87.6公里,显示车程为3.5小时,当然,这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

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距离。

如果不是亲耳听说,我根本不会相信,有人每天要跋涉如此远的距离上下班。

作为工作这些年大多数时候一直走路上下班,单位离家只有几十步之遥的我来说,更是难以置信。

如果让我4点钟起来,坐3个多小时车,公交、地铁,再步行,我想等我到单位就可以累趴下了。

而保洁阿姨们,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却每天坚持着这样的生活,仍能保持微笑。

在这个世界上,有形形色色、各行各业的人,他们或许收入很卑微,或许没什么文化,但他们仍在很努力地活着,坚强、乐观。

凌晨4点,天还未亮,她们就要开始一天的长途跋涉,每天在路上就要花7个小时。晚上到家,要准备第二天的饭盒,为的就是能省点钱。

之前有个同事家住在燕郊。另一个同事说他每天来回路上要6个小时。那时我就住单位旁边,每天9点上班,我8点40起床,实在难以接受要6点不到就起床的生活,不禁觉得那个同事很让人敬佩。

而这位阿姨,每天要来回7个小时,而且到单位也不能坐下,马上投入辛苦的清扫工作中,这一做就是一天。

每天在工位清扫的时候,阿姨都很小声,生怕打扰到正在工作的我们。

去洗手间,如果阿姨在洗,看到你去了,也会马上让开,让你先洗。

我们似乎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除了程式化的“谢谢”,不会再与她们有过多交流。

若不是在电梯间遇到,若不是经常打招呼,我也不会知道,每天早上向你说“早上好”的阿姨,已经走了80多公里的距离。

其实每一天,还有很多像保洁阿姨这样的人,她们住在郊区,在城里谋份收入不高的工作,攒下钱寄给需要钱谋生的家人。

在我们眼里,她们是不需要被了解,也不没时间去了解的。

但我觉得,在她们艰难的生活里,其实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乐观坚强,比如知足常乐。

在我们为中午吃什么而犹豫时,她们只能吃头一天做好的土豆或白菜;当我们在周末懒在床上不愿起来时,她们已经坐上了去单位的公交车;当我们抱怨坐电脑前时间长颈椎快断了时,她们却连想坐下休息一会儿都是一种奢侈。

是的,她们在坚强地活着。

所以我每次看到大街上烟头遍地、垃圾纷飞时,会感到愤怒,因为在我们还熟睡时,清洁工人们已经扫了好几遍大街;在我们在屋里吹着空调时,他们也要在大街上清扫,无论酷暑和严冬。

我们没理由不尊重他们的劳动,没理由不珍惜一个努力生活的人的辛勤努力。

就像这位保洁阿姨,虽然是办公大楼中无数影子人中的一个,但她的笑容始终告诉我:活着,就是要认真、努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