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楼

小七在边塞的小城里长大,前十七年,除了塞外呼呼的风声和干燥的烈阳,小七的生活里就只剩下小河了。


作为一个姑娘的名字,小河有些奇怪。可小河本人却是生的清秀水灵,不似塞北女子。那一年,小七第一次用男人的眼睛看小河,仿佛一下掉进了小城里唯一的水井一般。之后,小河与小七那就像沙漠中的风与鹰,一个追着另一个。北方的凛风似刀,但小七和小河的眼里,却梦见了杏花春雨。


说回小七的十七岁,这一年秋天,大约是在秋天吧,城外的羊也知道有事发生,惊悸奔逃,不及大胡子的牧民把群羊找回来,没剩多少草的山坡霎时间被朝中来的骑兵占领。军队像一面黑色的披风从山头上披下。


他们说今年要打仗啦,他们在城中占了几个屋子,挂上了大营的旗帜,他们又在城外筑起了一个连着一个的帐篷。


他们还在城西北角修了一座高高的塔楼。


小七没见过这样的建筑,他带着小河去看,还没靠近就被楼上的军士喝退。他们也听不太懂那些军人说的话,只知道这塔楼大约是他们很重要的房子,和他们的房子不一样。和城南老张头家那座大大的羊舍也不一样,总之,那是很重要的房子,而小七自己和小河两个小孩子就不那么重要,他们只是这小城里的小孩罢了。


有时候小七看着军士们啃羊肉的样子,甚至觉得对于这些说着南方话的士兵眼里,这些羊或许比他们的建筑还要重要。


听家里的老人们讲,他们是来打仗的。打仗,就是一群人和另一群人,拿着各式各样的铁棍子、铁锹子打架,哪一边把另一边的人打死了打跑了,那就是赢了。


小七问老人们:然后呢?


老人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小七和小河只是看到这些军士们拿着长棍子短锹子,走来走去,吃羊肉,上房子下房子。并没有什么打架呀。



转眼到了第二年秋天,这次确实是秋天,枯黄的树叶零零散散的落下来,落在小河的头发里,小七把他们一片片摘下来,又把小河头发缝里的碎叶子吹了去。


正走到塔楼隔街,从塔楼那边窜出一队人来,他们押着几个小七的发小,那些孩子脸上还带着困惑和愤怒,可一个个在军士们的铁榔头下也不敢言声。


很不巧,小七也给他们捉了去。


小河看着队伍哭着,也不敢哭出声来,她手里还攥着小七刚从头发里吹下的几片碎叶子。


城里的老人说,军队这是在抓壮丁去打仗。小河也不太敢问老人们,她大约知道,小七哥哥可能也要拿着铁棍子铁锹子去打架了。


小河再见到小七的时候,他们在塔楼边集结,一队一队出北城往北边去。小河看到满身黑色盔甲的小七在向她招手,她听不清小七说话。走出城门的时候,小七的发小们纷纷回头同乡亲们告别,有的哭成了泪人儿。


可小七没回头,小河喊破了喉咙,她知道他听到了。


那之后,小河不知从哪打听到,多花点钱银,可以送信去军营里。于是小河干更多的活,又去找城里最会写字的老人,每个月送一封信去军营里。


可小河从没收到过小七的回信。


家人看小河这样,也不敢去说不敢去问,他们从乡亲们那里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小七回不来了。


军队走了,塔楼也就空了。小河常常一个人爬上高高的塔楼去,望着北方的草原和云彩。有时候那个方向会涌起沙尘,可那尘土的风暴里,却从没走出过一个人。



小七一去就是十年,但他很幸运,幸运的活下来了。


军队回来的那天,小河兴奋的险些从塔楼上跌下来,可及至部队里最后一个人经过她,也没发现小七的影子。


几个归来的同乡告诉小河,小七战死了,可小河不信。她依然每天去那塔楼,无论驻守的士兵如何呵斥,她还是硬要上楼。士兵们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大力气,竟然拗不过她。她上了楼,也不说话,只是站在楼顶,望着北边,也不说话,只是望着北边的风沙起伏、云朵走动。


其实那几个归来的同乡也不明白,为何小七总是看着小河的信一边哭一边发呆,也从不给她回信,反而总让他们在写家书报平安的时候,在信中提到小七已经战死的消息。他们更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小七不回家来,而是独自去了南方。小七向他们说起小河的时候,眼中带着塞北的沙,像被风沙裹挟的幼狼一样无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幢塔楼我已经向往了很久。 虽然有些老旧了,从整体看来,应该是有些年日未曾修整,边角的檐上一抔黄土,竟还长出了几株...
    张无知阅读 305评论 0 2
  •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一切都归于宁静的时候,我蹑手蹑脚猫着脚步走出了门,还是去看看吧! 微风拂面,让原本有些困顿的我...
    瑾瑜的童话阅读 262评论 1 6
  • Step1.选摘 持续练习,突破极限。 各领域的杰出人物都靠大量练习。 Step2.思考 早就有想学会游泳的想法,...
    精恒快阅读 124评论 0 0
  • 都说动静结合,过年后,走动了两天,急需在家休身养性。 猫在家中,看着麦子和妹妹为春节晚会张罗着,年前妹妹全家没有到...
    senny1978阅读 139评论 0 2
  • 母为则刚亲无及, 君亲同是爱无言。 累累节转颜已离, 愿得且快成功事。 无求只求乐余生, 但使不才我身在。 怎敢母...
    浣一倩阅读 164评论 2 0
  • 我们本是日月,却与红尘拥抱 珍珠本是沙砾,却被扇贝珍藏 梦想本是灰尘,却看见了希望 青春本是野草,却散发着朝阳
    明聘阅读 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