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的男朋友的女朋友(九)

图片来自网络

文/漫路

全文目录

(九)

李涛和孙娟在酒吧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才出来,他们都喝了少许酒。李涛出门才想起来刘丽的三个电话没接。但看看身边的孙娟似乎意犹未尽,于是李涛提议今天不回去了,去附近的宾馆住一晚上吧。

孙娟一口回绝:“太晚了,还是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李涛还不死心:“明天起早点是一样的呀,这边早上打车回去只要50分钟。”

孙娟说:“不行啊,我卸妆油在家里没带出来,总不能一晚上挂着妆吧?”虽然孙娟脸上只是淡妆,水洗下就好了。但李涛不懂这些,也不喜欢勉强人。于是就打车回去,在车上李涛还在盘算孙娟会不会让他进她公寓呢?

大约晚十二点,在李涛的一再坚持下,他将孙娟送到了公寓门口,此时两人酒已完全醒了。在门口,孙娟开门后把李涛拦住了,因为屋子里还存有余成的物品。

孙娟双眼婉转:“涛哥,谢谢你啦,送到这就可以了,我屋子太乱了改天收拾好了再请你过来玩。”说完在李涛脸颊上亲了一口就躲了进去,迅速把门关上了。

李涛被孙娟突如其来的吻整懵了,等反应过来已被孙娟关在门外。

李涛隔着门对里面喊:“好,那你早点休息。”

“好的,涛哥,你回去慢点,注意安全。”孙娟回应。

李涛很失望的下楼去了,一到外面就立马给刘丽打电话,同时也想好了谎言:“加班,刚才临时开了研讨会所以没接电话,开完会就一直忙到现在。”可是没有用上,刘丽关机了。

————————————————

孙娟一到家,就卸下了身上的各种束缚。只留一件贴身内衣,在冰箱拿了瓶啤酒和花生,斜靠在沙发上。边喝酒、吃花生边听劲爆的歌曲。

“妈的,余成这个星期死哪去了,一个星期都联系不上。上次说给我买包也没买就跑了,这混球靠不住的。李涛太老实了,当男朋友真心没劲,当老公还凑合。虽然上班地方好,但似乎钱也不多。算了,先吊着再说,有更好的就甩了,没有就再观察下。”孙娟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

————————————————

刘丽被余成强吻,非常气恼。她气恼的不是余成而是她自己。对于一个刚认识的朋友的强吻自己竟然半推半就,没有第一时间把他推开。刘丽坐在余成的车上心乱如麻,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说。余成默默的送刘丽回去。余成察觉到这次有点操之过急了,搞不好刘丽会飞掉。不过余成无所谓,飞了就飞了呗大不了找下家,花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钱,都不啃一口岂不更加亏大发了吗。

一到刘丽小区门口,刘丽立即下车,头也不回的走了,都没有跟余成道别。一进小区,刘丽就给李涛打电话,她觉得很对不起李涛,今天他生日,自己还和别人约会,还被人强吻。一连打了三通,李涛电话都没接。刘丽突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不能回家了,她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哭着回去。

刘丽就不停的在小区的黑暗处转圈,转了一圈又一圈。刘丽边走路边思考,她很舍不得和李涛的感情,但现实是李涛不会来孝感,自己不会去武汉。最关键的是李涛没有以前那么在意自己了,难道这场感情要到头了。一想到这,刘丽眼泪流的更凶了。刘丽不愿意放弃,却不知往哪使力。在最无助的时候,刘丽想到了余成,仿佛是命中注定般的突然出现,通过一周的交往她觉得余成帅气、有钱、体贴入微、志趣相投和李涛比,似乎哪都比他强。刘丽忽然有和余成相见恨晚的感觉。渐渐的刘丽的心情平复了。

刘丽到家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半,一到家一波疲惫感袭来,她什么都不愿意想了,把手机关机,然后洗澡睡觉去了。

————————————————

余成回到了在新城区的别墅时已接近晚上十点,他很少这么早回来。这里是余成的私人领地,他从没带其她任何女孩来过这里,需要清静时他就来这里躲躲。

余成今天觉得有点累,一到家就“大”字般躺在床上,想了想如何拿下刘丽。不一会,余成掏出他的三部手机,全部开机。查阅回复未接电话和信息。余成很享受这种游刃有余的同时征服几个女人的感觉。

————————————————

时间总是推着你我不断前行,很多看似遥远的未来,一转眼扑到了眼前。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这个月李涛和孙娟俨然是一对情侣般出双入对,但两人都没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还是好朋友的身份见面游玩。余成和刘丽那边,余成花了一周时间慢慢赔礼道歉,终于获得了刘丽的谅解,又继续如往常般约会见面,关系更亲密了一层。时不时还能牵个手、亲下嘴,但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李涛去了孝感一次,专门过去看刘丽。余成来了武汉两次,每次都是留宿在孙娟那里。

今天是孙娟生日,在生日前几天就一直给李涛暗示自己耳机坏了,没有耳机用了。这天李涛异常大方的定了XY西餐厅的位置,两人进入餐厅就坐后李涛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礼物盒。孙娟很开心的接过,打开看的同时李涛点菜,点了几份这个西餐厅的招牌菜后还点了一瓶红酒。孙娟拆开礼物盒,里面果然是那款B牌设计师限量款头戴式耳机,白底嵌粉红色花纹。孙娟爱不释手,现场就要听,拿出线准备插。

李涛拦住了她:“这是蓝牙的你可以不接线的。”

“啊,还是无线的啊,怎么用啊?”孙娟边问边走到李涛身边靠着他坐下,腿贴着李涛的腿,令李涛心跳加速,飘飘然的教孙娟怎么操作。然后孙娟就靠在李涛身边试听耳机。

不一会,菜上齐了,孙娟回自己的位置,把耳机放在桌边靠墙位置。李涛倒了两杯红酒,举杯给孙娟祝寿。李涛一饮而尽,看着孙娟,孙娟犹豫了一下也喝干了。

李涛立刻把两个杯子添上了适量的红酒。李涛刚放下酒瓶他桌上的手机就响了,他余光一瞟,刘丽打来的,不由得紧张的快速抓起手机,准备出去接。但李涛拿手机太快碰倒了他手边的红酒杯,红酒撒了出来,正好倒在孙娟的新耳机上面。孙娟大叫一声,赶紧抢过耳机,用卫生纸擦拭。李涛说:“呀,真对不起,单位领导来电话,我出去接下。”孙娟头也不抬的说了个好,就接着擦她的耳机。塑料部分还比较好擦,可是白色的海绵就没办法了,这深红色的红酒渍永远的烙在了这副耳机上了。

李涛很快应付完刘丽的电话进来了,拿起耳机看了下。笑着说:“世上没有东西是完美的,苹果手机的logo不是也被咬了一口吗?正是这个印记让这副耳机成为了全世界独一无二只属于你的耳机。”

孙娟听了李涛的安慰,心情好了很多。他们吃完饭后,手牵手在商业街散步。一瓶红酒孙娟大约喝了三分之一,孙娟看起来有点醉了,要靠李涛扶着才能正常走路。于是李涛提议去附近的宾馆休息下再说,孙娟同意了。

一进宾馆,孙娟直奔床上,似乎真的醉了般倒在床上酣睡,按孙娟的酒量就是一整瓶红酒也不会醉。李涛并不知道孙娟的真实酒量,久旱逢甘霖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会放过。他把门反锁,背包放好,悄悄摸上了床。先慢慢贴着孙娟,然后一只手试探的抓住孙娟的手。孙娟似乎睡着了,于是李涛就更大胆了一些。两只手从背后抱住了孙娟,开始用身体感受孙娟的身体。同时在李涛的脑海里,他还在对比,拿刘丽和孙娟对比。孙娟的身材比刘丽好,皮肤似乎也滑一些,但胸没有刘丽的大。

孙娟依旧在沉睡,李涛也不管是真睡假睡,他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脱掉了孙娟的T恤、短裤、文胸。在脱内裤时孙娟忽然醒了,羞愧的遮着身子,拉住内裤,不准李涛继续。“涛哥,你干什么,不要。”孙娟抗议者。

李涛抱住孙娟,亲吻着她,“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孙娟没有推开李涛,只是略带醉意的跟李涛说,“涛哥,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我,你介不介意你的老婆不是处女?”

李涛想起孙娟曾说过她是处女,并且自己确实有点处女情节。就老实回答:“嗯,有点介意的。”

孙娟说:“那就是啊,我们不确定结婚之前不能做那事。不然以后我老公知道我不是处女,怎么办?”

李涛一时骑虎难下,被孙娟的话套进去了,实在没有理由和孙娟强行发生关系。自己的欲火被自己的手浇熄了,然后搂着孙娟睡了一晚上。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