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撕毁诊断书(8)

96
小杜之母
2018.01.07 09:58* 字数 306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8)终成眷属

诸强死的时候,林凯并不知情。后来是林凯发现有一段时间没来上班,路上没有遇见过,电话不通。他又来到祁梅父亲那里,老人没在家,听说他住到女儿家了,女婿去世了。

林凯内心一颤:一种惊恐痛苦,莫名复杂的情绪袭来。几经周折,林凯找到了祁梅的家。

这是他第一次到祁梅家的,以前只知道祁梅住在这个村,始终没来打扰过,他只是背后默默帮助过她,尽管他心里一直爱着这个女人。

几个月没有见过祁梅了。

祁梅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打理杂物,笨拙的身子已经使她不能活动自如,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了。门口一群鸡叽叽喳喳走过来,祁梅抬头一望,惊呆了!林凯已经站在院子中间。

历经灾难之后,祁梅内心有太多的复杂情绪,一起汹涌而来。两目对视很久,祁梅眼泪哗哗流下,为了掩饰内心的伤心,祁梅下意识地低下了头,继续做着手里的活。

林凯走过来一把揽过祁梅在怀里紧紧的,这可能是挤压很久的情感无处倾诉,一时间,林凯眼泪也哗哗直流。

这个男人这几年内心过的很孤寂,活的很纠结。凭借自身条件他完全可以早都成家生子,他离婚后一直未娶,尤其是当他看到祁梅生活一直困苦之后,更是内疚自责,无法走进另一段婚姻,又不敢去破坏祁梅的婚姻,他可能真的希望祁梅一生真的能幸福。

他那么默默帮助祁梅,也是为了诸强的病早日康复,能给祁梅幸福的生活。他没有奢望霸占之意,更多的是怜悯和同情。他想尽快看到祁梅日子变好,他才心安理得。

祁梅身怀六甲,林凯很惊讶,因为自从上次分别,他一直没有再遇见祁梅,他在怀疑,诸强有病真的能让祁梅怀孕?又想想上次他和祁梅的酒夜之欢,算算时间,他有点明白了什么!

她松开祁梅,擦了擦祁梅脸上的泪水,郑重而低声地问:

“祁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怀孕几个月了?是诸强的吗?”

这么一问,祁梅从相拥的喜悦中醒来,她挣脱了林凯的双手,走到水池边拧开水龙头,把头低下尽情地捧着凉水洗面。

是告诉他好,还是继续隐瞒好?

村里乡亲都知道这是诸强的孩子,诸强也带着这个幸福的消息含笑九泉,祁梅真的想独自承受,默默抚养。这痛苦无奈让她难以面对。到底怎么办呢?祁梅内心一遍一遍盘问自己。

林凯见祁梅不说话,有意躲避,就已经明白了什么。她快步走到祁梅面前,两手抓住祁梅的双肩,摇动着:“祁梅,你说呀,是不是?肯定是我们的孩子,我算算时间,从我们上次到现在正好六个月,这孩子月份至少也有六个月,是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祁梅一个劲地流眼泪,就是没说话。似乎来不及去说话,又被林凯抢去了话头。

“祁梅,诸强走了,他已经给不了你幸福的生活了,对于他的病,你已经尽力了。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请你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生活,以后我会照顾你们母子三人,一生一世不变心。祁梅,你为什么这几个月躲避我,不告诉我你怀孕的消息,你有必要这样撒谎隐瞒吗?你欺骗了诸强,隐瞒了亲戚村人,但你不能隐瞒我呀!我是最能给你安全的人啊!难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吗?”

祁梅平静了心情之后,看着林凯,郑重其事地说:“林凯,如果你真的爱我,请你为我保守秘密,也算是对诸强保守秘密,我想保留诸强死后的最后一点尊严,他终于有了儿子了。”

祁梅走到屋内,坐在椅子上望着门外,诸强也跟了进来。祁梅继续强调着:

“林凯,这孩子是男孩,前几天我去城里,通过熟人在医院做了个B超,是个男孩。我更加决定要生下他,因为他是婆婆和诸强的愿望,村里人也恳求我把孩子生下来延续诸强家的烟火。本来我是不想对你说实话的,我知道你们家是不会欢迎我的,我只是把咱们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名义上还是诸强的儿子,我不想让你有后顾之忧。”

“祁梅,你不要想太多,我会守住这个秘密,别人问了这就是诸强的儿子。你跟我到城里,离开这个地方,我家里的按摩店现在的确缺少像你这样的女人帮助我啊!我们一家一定会幸福生活的。”林凯再三强调着。

“我为什么不敢奢望进你们家门,当年你妈对我的侮辱谩骂我至今难忘。我一个连自己身世都搞不明白的女人,家庭贫困,怎么能与富家公子结亲,岂只是笑话吗?你放心,我会坚强活下去的,我不能嫁给你,当年诸强的母亲都是一个寡妇领着两个孩子过日子,日子也就这么过来了,我为什么不能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我相信,我能行。”

“你凭什么,就凭你家里的几亩地?你想让孩子还像诸强一样中途辍学,缺乏父爱,教养不够吗?我不想这么做,我想让你们过幸福的生活。祁梅,算我求你了,当年我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请你理解她,她老人家只是爱子心切呀!不过近几年她想通了,她对当年阻拦我们恋爱,并赶走你非常后悔。特别是我结婚又离婚后,她非常想你,听说你后来生活艰难,诸强生病,我妈还劝说我主动帮帮你。”

林凯说着又从随身带着的提包里,拿出很多好吃的,还有给祁梅女儿买的衣服,说:“这是我妈从超市给女儿买的好吃的,还有这冬天的袄子。她也是真心喜欢你的,她也非常希望我们能在一起的。”

祁梅看着这些东西,推脱说:“真的不用麻烦她了,谢谢她了!”

祁梅瞬间仿佛看到了一个老人的内心转变和对祁梅的心关怀和安慰。也许就是在儿子历经婚姻变故,看清人事变迁之后真实情怀。

祁梅还是没有答应林凯,她说要为诸强守孝守家至少三年,三年后再做考虑。

林凯答应了祁梅的要求,这是一个善良的行为,一个对死去的诸强告慰的要求。祁梅告诉林凯三年内你不要随意来她家,需要帮助的话,她会提出的。只要林凯愿意等待,三年过去他们就会真的走到一起。

诸强死后半年过去了,孩子生了,祁梅取名为诸林,小名“竹林”,取了诸强和林凯的姓字。

日子就这样清贫但很平静地过着,然而祁梅父亲在一年后因病也去世了,是村支书帮她埋葬了父亲。

父亲走了,祁梅一下子失去了支柱,家里立刻空寂了许多,她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多了。

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固定的收入,家里又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举目无亲,她的确有点支撑不了这个家。她开始违背当初为诸强守孝三年的承诺,终于向命运妥协了。

林凯只能偶尔过来看看,还害怕村里人说闲话,对祁梅不好。林凯决定现在就要娶她,不能让祁梅母子三人再受苦了。得找个中间人,或者媒人从中撮合更为合适些。

再说说龚雅吧。

龚雅也在祁梅生下孩子后,给祁梅寄了钱。她虽然对祁梅当时为了给诸强治病而背叛感情表示不满,但最终在生活实际面前她也理解了祁梅的做法。她也真心希望祁梅和林凯能走到一起,毕竟林凯是个善良有同情心的男人,又是那么的爱着祁梅,只不过他缺乏与世俗抗争,缺乏与父母抗争,与婚姻生活抗争的勇气。

在龚雅的见证下,祁梅终于走出那个村子,带着两个孩子随林凯一起到城里生活。

林凯按摩店生意越来越好,林凯满足了祁梅十几年没有享受过的生活。尽量给她买高档,大气的服装,孩子们吃好穿暖。祁梅不管从内心还是从外表的确有很大改变,变得阳光,自信,幸福满满。

优越富裕的生活并未吞没祁梅对诸强,对婆婆,对父亲的怀念。

每年的清明节,林凯就会开着那辆红色轿车拉着祁梅母子到诸强坟头祭奠。

村东头的田野里今天异常热闹,这块田地里坟墓较多,亲人们都陆陆续续地走上自家亲人的坟头,或燃鞭炮,或烧纸跪拜,或为坟头添土,或送让鲜花……

祁梅和两个孩子分别在婆婆烧纸跪拜之后,又站在诸强的坟头,默默无声。

从田野尽头那辆红色轿车上走下一位身穿黑西装,面色清俊的男人,手捧着一束花,拎着一捆鞭炮朝着祁梅母子缓缓走来,是林凯!

“噼噼啪啪”一阵巨响后,林凯顺手从衣兜里掏出手纸替祁梅擦去脸上的泪水。

鞭炮燃尽后的烟雾,随着春风缭绕升腾到天空中。诸强坟边有几棵蒲公英裂开了大嘴,金黄的小花极致绽放着,麦苗攒足了劲摇动着强壮的身躯,村林里鸟儿清脆的鸣叫声,远处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田野里,这样一副温馨的画面:

一家四口相互拉着手,他们幸福的身影渐渐远去,模糊在田野尽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