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杀人之滴血的校园铃声(一)

我叫玲玲,A市某重点高中学生,学生会主席兼广播站站长,做事雷厉风行,对部员有一说一,不搞小团体,也不允许看到学生会的成员有嚣张的做派。

我看了看表,21:55。今天轮到我广播值日,搭档樊子因为社团有事今晚请假了。

唉,肯定又是去找男朋友小志了。警告过好几次这丫头就是不听。

小志因为爸爸搞房地产十分有钱,是个纨绔子弟,又认识黑道,学生们都不敢惹他,不知他们怎么认识的,现在樊子对她死心塌地。

“距离宿舍关门还有五分钟,请同学们尽快回到宿舍就寝,谢谢。”

念完广播,打开就寝预备铃,我拿起手机随手翻了一下。

“叮咚”,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站长,广播完来竹贤林一趟,一定要来啊有惊喜哟。”

落款樊子。

这个小丫头太调皮了,我摇摇头,想着她是哪方面的优点让学长学姐把她招进来的呢。

一定又是什么气球蛋糕,小志送的的口红这类的惊喜能让我看看。

今天太累了。

我将手机放到一旁,划下播音按钮,关掉麦克风,整理了一下广播站离开了。

我没有去竹贤林,赶在门禁之前回了宿舍。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我被舍友的惊恐、八卦的声音吵醒。

梅梅跑到我床边将手机递到我眼前。

“玲玲你快看啊,这不是你们部门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我就气头上了,是不是那群小兔崽子又惹祸了。

睁眼一看是学校论坛,置顶的文章是:

《吓人!!竹贤林竟然有尸体!!!》

往下滑是没有打马赛克的一摊血,看得出是从脑袋溢出来的,旁边有一些凌乱的纸袋,沾着血,躺在地上的,

樊子!?!

我脑子突然懵了。

樊子怎么会死了?不是和小志在一起吗?那小志呢?樊子昨晚还约我去竹贤林啊?!

我马上坐起身简单洗漱后就跑去现场。

“竹贤林”是自学校建学以来就有了,据说当时开发商觉得竹子碍地方,计划建成一座“O”形教学楼,打算全部砍掉这些竹子。

于是挖掘机来了,工人来了,大货车来了,现场热热闹闹的开始锯第一个竹子。

锯子一动起来,刚往竹子上割,就听到工人凄厉的“啊”一声,他的左手食指无名指部分断了,血流不止。

把工人立马送往医院后,包工头李强叼了根烟冲着其他工人喊道,“烦死人了,给老子出这档事,你们还能不能干?不能干给老子滚蛋,屁钱赚不来几个一天天出事!继续干活!”

这次换成大壮负责竹子这活。

这次他可小心了,带上厚手套,小心的操控着锯子,向第一个竹子锯去。不知是手套太滑还是风迷住了眼,锯子在快速的旋转中忽然掉下,砸中了穿工人鞋的大壮,把脚锯成了两半。

“嗷!嗷!嗷!”痛的失去知觉的大壮,立马晕了过去。

又一个!工人们面面相视,再也不敢动手去碰竹子。

这竹子长得很茂盛,向天耸立着,像是要和天比高。

一阵风吹过,“沙沙沙”,这只是正常的现象,现在在工人看到,是诡异的、静谧的。

包工头李强挠挠光头的脑袋,“收工收工,今个先不要碰这个鬼地方。”

话音刚落车撤走了,人也离开了。现场的血慢慢渗在泥土里,竹子给吸收了。

后来开发商没敢再碰竹林,接上级指示,在竹林的空心部分建了圣人孔子的雕像,让林子围着这块雕像,建两座凉亭供学习纳凉,一座叫“摘星亭”,一座叫“揽月亭”,有三处小道填上石块板供人行走。

如果用无人机拍摄,呈一个八卦形。

黑色部分阴气极重,太阳照不进去,平日里都是阴凉阴凉的,摘星亭属于这边,学生们夏天喜欢进去乘凉,情侣们晚修下课后经常来这里散散步,因为比较阴暗,教导处来抓人也能尽快藏起来。

白色部分人气比较旺,揽月亭坐落在这里,高三的学生5点多会来练口语,口才演讲协会的会来练嗓子,一直到7点才会安静下来。

林子旁边是男生宿舍楼,一共3栋,每一栋有8层,因为阳气足,特意建在黑色部分林子处,男生经常被早起学习的同学吵得苦不堪言。

女生宿舍则建在隔了男生宿舍两个篮球场,一个足球场的西区。

玲玲喘着气来到现场,樊子死亡的地方已经被警戒线围起来,尸体已经运走了,留下一些警察在处理现场。

她再也保持不了冷静,扯住一位警察:“樊子是我害死的,我昨晚应该过来找她的,我就是个混蛋!!”

话音刚落,在场的学生全部盯着她,不可置信的发出各种议论声。

警察叫来学校领导,疏散学生回班上课,告知做好心理辅导工作,随后将玲玲带回了警局。

(第一章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