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撞见喂鸡的赵义

夜半荒山,半坡皆林;一株大槐,横生一枝。枝系彩绳,绳下打圈,圈锁美人颈;抬头看那“美人”歪眼斜嘴,好一吊死红颜薄命。

死者名娇娘,曾是清舞女;长颈如白玉,朱唇若含春。因了无良汉,伤了身和心;死志日渐明,终于吊深林。颈青唇黑紫,凄惨还吓人;世间最毒物,有情遇无情。

可这,跟我家赵义有什么关系呢?

赵义既不是那负心汉,也不是娇娘的贴己人;他现在站在槐树下,却是为了娇娘的一口冤煞魂。

只见他嘴里念念有词,说的是“魂来身去来世梦,风轻云淡万事休”;手上掐诀捏指也没停,猛一声“喝”,伸出一手;一口白雾从娇娘口中飘出,正落在他手上,化为数颗米粒大小的莹白小珠,那是娇娘留在世间的含怨魂魄,不肯落轮回。

赵义再挽一诀,说“天地玄黄炖蘑菇,所向睥睨醉三杯;出来吧,独孤小鸡!”地上陡现一个黑色漩涡,一只幽魂状的公鸡从里面趾高气扬地跳了出来,踢踢腿,嗒嗒嗒朝赵义跑了过去,猛地扑棱翅膀,飞上了赵义的头顶,在头发上稳稳坐定,仰天打了个无声的长鸣。

就这一套出场动作,两个字,霸气!

“请您用膳。”赵义双手捧着刚凝结好的魂珠高举过头,恰是魂鸡一伸头的距离;独孤小鸡不客气地啄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赵义,有人来了。”远处一个小瘦子跌跌撞撞地跑来神色慌张。

赵义转头看去,是山下帮着放风的两人中的钱耳。“慌什么,慌什么,你钱耳既然跟了我赵义,一举一动,当有大家风范。孙山呢?”

“孙山被那伙人抓走了。”

“什么人敢欺负我兄弟!走,回家睡觉去。”赵义大手一挥,转身准备跑。孙山一身横练功夫,硬碰硬,说实话,赵义也打不过,既然对面抓了孙山,自己十有八九也是打不过的。打不过就跑,没毛病。

“走?走去哪!”只听山下一声清脆又正气凌然的断喝,一个女侠横剑驾着孙山脖子走了上来,背后还跟着好几个同样白袍佩剑的男人们。

等女侠近了细看,那白袍的布料,佩剑的流苏,还有那头顶的发簪,无一不透露出富贵的气息,跟背后的男人们隔开好几个档次。至于那些男人,赵义隔老远就能听见他们灵魂的“汪汪汪”的声音。

女侠离赵义约五步远站定,把手里提溜着的孙山丢给了身后的男人们,抬手剑指赵义道:“在下白云宗周舞,今次下山修行,专治邪修妖人;你杀人抽魂,被我当场撞见,有何话说?若你有一丝良心尚存,现在自刎谢罪,我饶你不死。“

“对,赶紧自刎,饶你不死。“

“我们舞姐发话了,还不照做。“

“赶紧自刎,饶你不死。“

……

不是,我自刎就已经死了好么?还有你们这一大群乌泱泱的,是人肉复读机么?还有孙山,你不要跟着喊行不行,一群人里就你声音最大,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女侠明鉴,我只是恰好半夜失眠,来山里喂鸡而已。“赵义拱手道。

他头上的独孤小鸡高傲地点了下头表示认同。

“你当我是傻子么?你身后是什么?“

“回女侠,是树。“

“我TM当然知道是树,我问的是树上吊着的是什么?“

“一个自寻短见的可怜人。“

“那你在这做什么?“

“回女侠,喂鸡。“

独孤小鸡高傲地点了下头表示认同。

“屁!你TM在吸取人家的魂魄。“

“阿弥陀佛,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举你妈,我最讨厌连魂魄都不放过的鬼修!更讨厌跟我嬉皮笑脸的男人!而最最讨厌的就是鸡!现在你把自己大卸八块也救不了自己了。受死吧!“

“哈哈,垃圾鬼修,我们舞姐生气了,你死定了!“

“舞姐是我们白云宗年轻一代最强的,杀你都不用手。“

“舞姐威武!“

最后一句“舞姐威武“,是孙山喊的,听着特别虔诚。

“孙山你闭嘴!“赵义似乎也生气了,”巧了,我也最讨厌别人说我是垃圾鬼修了。本来萍水相逢,准备放你们一马,现在,哼!魂山赵义,请赐教。“

“魂山?“

“他竟然就是那个魂山孤儿。那个最臭名昭著的邪修大派,因为偷偷举办千人血祭被正义联盟灭门的魂山。”

周舞背后的男人们又开始叽叽喳喳。

“听说他能活着,不过是因为他当时还小,也没有直接参与血祭。“

“唯一的幸存者。“

“我怎么听说留他一命,是为了保护物种多样性。“

“说起来,应该是24小时有人监督他不让他干任何坏事才对。“

“难道他真的只是半夜喂鸡?“

赵义眉头一挑,孙山突然睁开了男人们的怀抱,跳到周女侠前方,躬身递上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大大的“监“字。

“联盟特派监察使,黑土宗孙山拜见周女侠。“

“什么!“赵义一副无法理解的震惊样子,”我把你当可以换命的好兄弟,结果你居然是派来监督我的间谍?“

周舞看了看牌子,用袖子擦了擦,放到嘴边咬了一口,丢了回去。

“把你知道的这个鬼修做的所有坏事都说出来吧,看看他要切成三十六块还是七十二块。“

孙山强忍着复杂的表情,严肃地说道:“禀周女侠,我24小时跟在赵义身旁,他除了偷看邻居马雾儿洗澡以外,没有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还经常扶送老奶奶回家,给小朋友辅导功课……“

“我TM听你在这放屁?那这只鸡呢?“

“啊,独孤小鸡是陪伴着赵义从小一起长大的唯一亲人。他们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无奈小鸡命短,几年前寿终正寝,为了能继续守护赵义,它自愿变成了赵义的魂兽,用的虽是魂山之法,却实在算不得邪恶之事。“

独孤小鸡高傲地点了下头表示认同。

“呜哇,好感人!“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水忍不住掉了下来。“

“好想抱抱可怜的赵义。“

周舞的背后传来了阵阵男人们的啜泣声。

“都给我闭嘴!那这吊死的女人呢?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偏偏知道这姑娘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吊死?还真是巧啊。“

“就是就是。“

“骗小孩呢?“

“你这又怎么说?“

男人们擦干泪水,角色转换得非常迅速。赵义都可以看见他们背后拼命摇动的小尾巴了。

“禀周女侠,我们确实认识娇娘,但也只是面熟而已。不过娇娘特别地喜欢小鸡,以前就总会给小鸡糕点吃。小鸡化魂后,娇娘依然会不时地让赵义召出来陪她说说话。娇娘不久前受了情伤,那之后就谁也不理了;整个人可见地憔悴,唯一的活动就是陪小鸡说话。三天前,她主动找上了赵义,告知了要自杀一事,并希望把自己的魂魄喂食给小鸡,赵义是劝说无果后无奈答应的。”

独孤小鸡高傲地点了下头表示认同。

“放屁!说得跟真的一样,证据呢?”

赵义从怀里掏出一张发皱的纸,丢了过来。周舞接过纸张打开看,上面写道:“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惟愿永无来世。小鸡再见,摸摸。”

独孤小鸡仿佛也看到了信上内容,仰天又是一声长鸣。

周舞看着纸上隐隐的泪痕,心下却是信了七八分。她收起信件,向前直走;经过赵义时把信递了回去,然后站在树下,默默施法,一股白烟如云裹住了女子,再散去时,女子已从绳中解脱,仰面躺在地上,面色红润,栩栩如生,表情安详。

“不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

做完这一切的周舞带着她的男人们潇洒离去,其中一个男人还回头给了赵义一记妩媚的白眼,赵义还以正义的中指。

此间事了,赵义掏出剩下的魂珠接着喂鸡,吃完最后一颗,又掐诀唤出黑色漩涡把小鸡送走。

他背对着钱耳和孙山,抬头看着月亮。月光下的背影三分孤独七分潇洒,突然朗声道,“我魂山,名门正派;做人做事就是一身正气,谁来也挑不出毛病。”

“义哥威武。”

“一统江山。”

“少拍马屁,去,你们两个,把娇娘好生埋了。”

……

于此同时,在数十里外的荒野,同样一个黑色漩涡出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却不是独孤小鸡,而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郎。

他叫李寺,不久前他是一个精通音律的穷书生,现在他是流离失所的贵公子。他伸伸腿,双手在空中扑打了几下,仰天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啸,然后蹦蹦跳跳地在荒地上走着。

夜尽天明,晨光熹微。一个在田地里插秧的农家女孩,看着小道上突然出现了个满眼好奇的公子哥,一时间竟是看痴了。

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些天的放水,内心一点力量都没有,因为我的承诺没有做到,自己都不好面对同修家人们,同时更不好面对的是自已,会因为没...
    轻而易举地富足阅读 185评论 3 4
  • 小产后吃什么?小产了吃什么补品好?讲的真好!据有关资料显示,中国的人工流产手术人数多达1300万人,居世界首位。其...
    jiyingai阅读 365评论 0 0
  • 记住,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难关,生命中也没有离不开的人。 如果你不被珍惜,不再重要, 学会华丽的转身。你可以哭泣,可...
    心雨1810阅读 116评论 2 6
  • (戈麦) 好了。我现在接受全部的失败全部的空酒瓶子和漏着小眼儿的鸡蛋好了。我已经可以完成一次重要的分裂仅仅一次,就...
    紫章阅读 80评论 0 2
  • 今天是2月27日,农历正月十二,天气预报有阵雨。 前天的太阳可好着呢 ! 天空蓝蓝的,没有风。南洲广场上,有很多孩...
    明明_8b12阅读 4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