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乌泽佩尔·阿弗雷德之令

乌泽佩尔·阿弗雷德将军一向很注重自己的仪表,因为在他看来,干练的外形是一名合格军人所应具备的基本素质。原计划上午举行的议政大会因为祭典而取消,与其和那些养尊处优的议员们在广场上虚情假意的寒暄,还不如在自己办公室安静的梳梳头、放放松来的自在。

阿弗雷德将军今年3月刚满50岁,和其他正值壮年的议员们所不同的是,他已然两鬓斑白,青丝若雪,这颇有学者风范的造型并不入他的心,相反的,他对于这种恒晶学长老似的外形很是反感,所以他只好另辟蹊径的梳了背头,而他平日里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在他整理头型的时候,被人打扰。

“报告!”

阿弗雷德将军不耐烦的将梳子放回收纳盒中,踱步回到办公桌后坐定,抻了抻衣摆,说到“进来吧。”

一名年轻的军官推门而入,立正敬礼,“将军阁下,抱歉打扰您,属下有急事禀告!”

“什么事?”

军官转身把门关好,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到了将军面前,退后两步站定“报告将军,据侦察兵回报,这个月市郊森林遭到袭击的哨堡数量翻了一倍,伤亡已逾百人,如此下去,首府城外防线恐将不保,”

阿弗雷德将军一把将文件甩到桌上,说到“还恐将不保?我看早就不保了!现在还有多少哨堡在咱们手里?”

“报告将军,还有离首府最近的32个,但是其中的12个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失去的防守能力,还有8个哨堡的哨兵已经潜逃,下落不明。。。是属下疏于管理,还请将军阁下惩罚!”军官深深的鞠了一躬,未敢起身。

“行了,你起来吧”将军把手一挥,“错不在你,那些哨堡年久失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和平了这么久,前几年看到你写的维护报告,我觉得很不错,就转呈给了费斯上将,就此没了下文。和平了这么多年,人们早已忘记了恐惧的味道,哪还会有人关心哨堡的死活呢?”

眼见话题有些沉重,军官连忙问道“那我们下步应该怎么办?”

将军走到窗前,将手背到身后,说到“以希克苏鲁伯国军部之名,传我的令下去,命首府卫戍3区6军兵分3路,进扎首府最近的32个哨堡,务必于明日凌晨前到位并建立防御工事,不得有误!明白了吗?”

军官马上立正行礼“明白!属下还有一事请将军明示!”

“讲。”

“那些擅离职守的哨兵该如何处置!”军官问道。

“抓住以后,就地处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