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开始寂寞了

96
作者伍辰
2017.06.28 09:05* 字数 1281

1

新搬的家旁边是一所中学,每周一国歌声准时入耳,遥遥相望还能看到国旗缓缓升起,每天7点半音乐准时响起,中午前后拉起两遍起床号,10点、15点两遍眼保健操,偶尔我会调皮地跟着节奏开始按住太阳穴轮刮眼眶,然后脑子里都是小时候的不好好做眼保健操的情景。

前几周的早晨,在学校门口跑步的时候,见证了这群孩子被保护的无微不至,校门口每到定点就会封锁交通,辟出专区供学子入校,不只小商小贩,连父母都离得远远的。后来,据说是中考邻近,连小商贩都取缔了,偶尔听到有大妈怨声连连。

昨天路过,发现情况异常,才知是中考日。走过后,突然觉得,这个夏天要开始寂寞了。

邻近学校并不会觉得是喧闹,而是平常,毕竟我们也是刚出里面走出来不久的人,尤其是小区内,倒是添加了几分烟火气。广播体操旋律掠过的时候,狡黠一笑,不知道他们做的是第几套?

2

大概是2004年,我中考结束,离开了自己的中学。

那个夏天并不好过,虽然成绩已然超常发挥了不少。但是那是一个炎热而残酷的夏日,第一次违逆父母的战战兢兢与夏日里一波一波的热浪交融,每日都是彼此胶着,直至入学当日,还在被母亲苦苦相逼。

那时候还不知道违逆的意义,现在想来却甚是感激。如果没有第一次,后面的抉择会一次次面临挑战,再也不会有真正的自己。孩子与父母总会是相爱相杀的,相杀才会从父母的身体里割出自己,可能会痛,会不成样子,可他毕竟是自己。在世界的为难里,总会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如果不曾割下那一刀,永远都与父母相依相偎,本无问题,只是当父母无力了,自己又尚未自立,彼此如何成全呢?

如今到了婚嫁年纪,又恰逢当年的决断,然而已不是痛不痛的问题,而是两种观念的问题。你发现不是果断、决绝就可以的,这是我们跨世纪的这代人新旧交替所付出的代价,要么顺从父母做一个旧人,过着他们的一生,要么跨过来做一个新人,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难点就在于,你永远都在变,而他们永远都不再变,还时时为你焦虑。

你倒不担心自己过不好,只是担心他们不肯过好自己的晚年,每日焦灼。他们半辈子就是这么过来的,之前是因为生活,现在是因为你。

3

我站在学校门口,思绪回到自己中考后的炎夏,陷入沉思。

那时候的胶着,是硬对硬的对抗,父母尚年富力强,只要忍得几个巴掌过去不低头就好了,而如今力量悬殊,他们用不了强,你也不忍得用强,只能感叹:父母真是一个软硬兼施的存在。并且,你深信:在这种涉及你终身幸福的大事上,他们永不肯妥协。

你只能继续努力的工作、生活,试图因此来证明你过的很好。

中考结束了,自此半个夏天里,学校都会归于平静。没有了起床号,没有了做操旋律,跑步路上没有了交通管制,突然就寂寞了。就像与父母面对面,分明那么热,心里却那么孤单……

人是时代的产物,父母曾为此付出过沉痛的代价,我们亦然。他们要接受不变带来的不安,我们亦要承担变化带来的责难,变与不变,都不是绝对真理,只是时代摆了一道考题给你,如何处理你与父母的关系,细想起来,这是一道一直以来都存在的命题。

而我,选择坚定的维护自己的立场,时常告诉他们外面的新鲜事,努力生活、工作,让他们看到自己越来越好。


他们说,秋日前会来看我。

果然这个夏天,开始寂寞了。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