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名,冠你之姓

美得有多惊心,伤的就有多惨烈


我选择重温一遍《泰坦尼克号》。

白岩松曾说过,拍电影的内容都是相同的,不同的是,拍电影的方法 。

这部经典影片一开场,便是一艘海底沉船,一位百岁老人。满脸褶皱的老人,蓝的惊心的眼眸,缓慢又神圣的开始讲诉这场震惊世界的灾难。倒序的手法,即使看过多遍,仍心系其中。

我无法不带着一种悲情色彩去看待他们的相遇。

我看到Jack赢得船票,欣喜若狂的登上了这座豪华巨轮。我看到Jack对Rose一见钟情,痴痴的仰望着企及不到的爱情。我看到Jack恐吓要跳海的Rose,谈到冷冰冰的海水时,Rose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我认命般的看着他们终于相遇,终于相爱。

“你不是顶好相处的,甚至有些娇宠,但在内心里,你是我见过的最脱俗,最好的女孩。”

Jack无奈又认真的表情,让我不期然想到黄永玉曾说过的一句话,“美比好看好,但好,比美好”

这一句最好的女孩,便是至高的赞美了。

我只觉得,那一刻,笑得宠溺的Jack,比深情地说出“You jump, I   jump”时,还令人心动。

我一边暗自催眠,这个片段离沉船还有好远,一边又悲伤的看着Rose终于奔向Jack,奔向她向往的爱情。

Jack拉着Rose奔跑在人群中,像是两个捉弄了别人的小孩,笑得一脸开心,我知道,这艘船,要沉了。

船长一时的利益熏心和自负,让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一角。五处破水口,无法拯救的灾难。

接着,整个轮船陷入了恐慌。妇孺先走,是人道大爱。船员指挥逃生,是职业操守,如果说,影片的前半部分,我看过了太多的利益与私欲纠葛,让人心寒。那这后半部分,死亡接近时,我终于为人间大爱而感动落泪。

不只是Jack与Rose的生死爱情,还有许多:

四个乐队成员在慌闹中沉静弹奏的神情,虔诚又悲悯的感受死亡的无情。

船员为维护秩序,无心开枪打死了乘客,便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凌然决然,是职业操守,也是仁爱之心。

还有在床上相拥亲吻的老夫老妻,为孩子讲着童话故事的母亲,紧紧握着轮船转盘的老船长,任海水无情肆虐吞没,依旧神情安然。

太多感动,所以会在海水冲破船舱,一个个生命哀嚎着,掉进深渊般的海洋中时,心生酸涩,泪如泉涌。

影片到处存在对比,存有隐喻。

弱者选择祈祷,强者选择生存。

教父满脸泪水的在向上帝祈祷,祈祷生存,祈祷新生。Jack与Rose紧紧扶着最迟沉入海底的栏杆,寻求生命的契机。

海水是黑蓝的,暗沉冰冷的让人绝望。轮船是明亮的,烟花,灯光,辉煌绚丽的让人向往。这正如钱财,名利,的确美好,却不会长久,不会永恒。

而可以永恒的,是Jack与Rose的爱情,一块浮木,我选择让你生。

“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寿终正寝”

死寂的海水里,Rose拿着哨子,断断续续,急切的吹着,是悲伤到极致的呜咽,也是拼命活下去的希冀。

Jack果然没有说谎,她拼命活到了102岁,最终安详逝世。

影片最后,Rose说,“是Jack拯救了我。”是的,除了生命,还有生活。她最终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粗鄙又肆意,生了一堆孩子。

即使你不在这世上,你依然永恒存在在我的记忆里。就像悲伤而深情缱绻的女生唱着,“My  heart   will   go   on”

而这场灾难,1500人落难,只有6人最后得到了拯救。22艘救生船,只有一艘,选择了返航。一张张月光下惨白的脸,是得幸者永远得不到的救赎。

灾难看人心,不外乎如此,有感动,就有寒心。有善良,就有无情。

海洋之心最终沉入海底,他的真正价值,也许只是经历了这样一场灾难,目睹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故事。

一个经典的镜头,获得重生的Rose,静静的站在底层船舱的甲板上,仁慈的阳光洒在她微微扬起的美丽脸庞上。

我叫,Rose.Dason

以我之名,冠你之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