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YC_春天的故事征文之迟到的约会

春天的故事征文之迟到的约会——戒烟

这篇文章的写作动机原本为一个征文,叫做《春天的故事》的活动写文应征;没料想写成文字后,已经是五一黄金周了;故曰:迟到的约会。

历尽沧桑的人,看惯了世态万千,心中已难得有波澜;

于浮尘之中,若牵强地附庸春颂,虽可应景却难免轻佻;

遍搜周围的人和事,想选得一些于春天相合的点滴,无奈灵感欠缺,无从下笔,于是,对此征文的参约一拖再拖,直至今日;

春天应该是一种转变,一种万象更新的阳光般的色彩,一种跳动茁壮的气息;

我的生命中已经缺少这种气息,或者缺少为之激动的心情;

直到今天,一个突然的思想脉动,让我从记忆的仓库里拾掇起应征的约会,想把我与烟的故事写出来,正所谓迟到总比不到好吧;

也许这也算我的春天了!

至少这是一个大的转变;

其实烟也与酒一样,是有酒量一样的“库容”的;

很小我便会抽烟,东北人血液里似乎天生就有尼古丁的成分,似乎这是一个男子汉的象征,即便是女性中性格有些豪爽的也时常吞云吐雾;于是,我顺理成章地早早就叼起烟卷,卷起烟丝,拿起烟袋,噙起雪茄……反正几乎没有什么烟我没有抽过(小时候还曾经和小朋友一起抽过丝瓜的茎杆,那玩意虽稍缺正宗香烟的过瘾,但作为权宜之计还是有些感觉的^-^),还因此得了个烟囱的美誉——那是几个朋友比对烟瘾和对烟的承受力,按照级别排序,从烟头、烟油、烟袋……直到烟囱,我竟然达到最高境界,成为那群人中的王者;

是时,烟已经成为我的挚友和伙伴,熟悉我的朋友估计看过我写给烟的“情书”,可知那种眷恋的情怀已非花前月下的流连可比^-^

以我这种烟量若仅仅买街上的卷烟来抽往往是不过瘾的(一般要每天四到五包的特醇型烟才够劲),好在有手卷烟的存在,私下里我常常抽手卷烟;

东北有种手卷烟,号称大烟炮的,一般人抽不了几口就会头晕或者肺部呛得生疼,几乎没有多少人可以真正消受,那个玩意却是我的快乐之源;那是一种大的烟叶,黄黄的整张,闻一口都能令人醉;那种香是很难用语言形容的,仿佛是粗旷而厚重的、心地纯正的男人的一种香,抽上一口,似乎女孩子都要多看一眼的^-^

(说到这里,我已经感觉到自豪,因为,我已经可以自如地回想吸烟的历史,而不会再坠深渊,这是很难得的;我能感觉到,烟已经从我的视野中远去,宛若夜空中一闪而过的流星,融化在浩瀚无垠的星海里,成为再也不会回头的过客)

那时,不仅抽这种烟叶,还有一种烟梗——号称莫合烟的一种西北手卷烟;那烟虽然没有东北大烟炮的火辣酣畅,却有种类似芝麻香油般浓浓的香味,一人抽起满屋香;

最早抽莫合烟还是在大学里;那次,一个新疆同学带了一麻袋的莫合烟回来,于是,每天下课或晚自习后,我们就会聚在一起吞云吐雾;其活动是有些声势的,往往是刚到楼梯口就能闻到那种浓烈的烟香,进得屋来,可见度一般是很差的,仿佛进入了没有星星的阴沉的夜中,眼睛也总会流上一些眼泪却不是因为感动;不光是我们这些男同学,经常一些嗜烟的老师也会加入我们的阵营,边下棋边抽莫合烟是很享受的事情。

我们总是把报纸撕成条,卷成小喇叭筒,再把烟丝放进去(或者事先放好烟丝再卷成喇叭筒),一遍遍地搓来,直到形成稍有硬度的小棒,然后,捏起喇叭筒大的一头,撮拧在一起后,用牙一咬,再用火点燃咬开的那个小口,深深一吸,立时,那种如在九天云端的潇洒与愉悦便充盈全身,眼睛似乎也立即如灯般亮了,此时嘴巴随便吐出来一句两句话,总能赢得周围人的喝彩,仿佛是神来之句;烟与自信和成就感的关系似乎就此很密切,一如云之与雨,"牛粪"之与"鲜花"的情分^-^

于是越来越陶醉在烟上,仿佛对一个可爱的情人般,须臾不可或缺;

其实,私下里潜意识中,我意识到一种危险,那就是过度的依赖,尽管烟给予我无数荣耀和胜利,但是,我却仿佛过着一种奴仆般的生活;尤其烟抽完了,手边连个烟头都找不到,而卖烟的商店已经关门的时候,那种难以忍受的苦痛,不是烟民是很难体会的!

烟民是会相互体谅的,那种友谊时常会令人感动,尤其在完全不熟悉的人之间由烟打造的友谊;

那是多年前,我加班写东西到很晚,兜里的烟抽完了,我跑下楼,抱着撞大运的态度找地方买烟;晚上很晚了,转得已经绝望的我,看到那边一个男人叼着烟卷走过来,我迎上去问他可知附近哪个商店开门卖烟?他看了我一下,伸手从兜里掏出一盒几乎没有抽几根的烟放到我手中:“这么晚了,不会有商店开门了,你先拿着抽吧”我有些吃惊却忍不住伸过手去,接了烟抽出来两根还给他,他摆摆手没有接,我不好意思地要掏钱给他,一直温和的他竟然恼怒起来,瞪着我:“你不要拉倒,别整这恶心的!”我很羞愧地收下了烟也收下了他的一颗心;多年来我一直记得这个事情,也常以此为榜样地对待别的烟民,以至于看到其他男性朋友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互递烟,对方若摆手说不抽的话,心里总会有些失落,觉得他是瞧不起自己或自己的烟而慌称不抽,或者干脆他是那种女性味十足的男人,不是我辈之流^-^

烟在我的生活里早已成为一个熟谙的情人和挚友,以至于为了与她的约会,需要想尽各种办法,甚或出尽各种洋相;

很多地方是禁烟的,比如火车站的候车大厅;

这种地方对抽烟人来说是很残忍的,整个大厅挂满“NO SMOKING”的标牌,车站工作人员还在不断地巡逻,据说发现抽烟者,往往课以重罚;我从不敢像一些人那样尝试冒险,毕竟不仅担心金钱损失,面子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为偷抽口烟让人没头没脸呵斥一顿,在我看来是很没面子的)在那里等车是很痛苦了,因为太晚了去,人多,排队太靠后,以至于上车后,常常只有把行李放在床下,因为行李架上早就物满为患,压根找不到半点空间,更可气的是,床下也放满了别人的提囊时,只好头枕着自己的行李睡觉,很是折腾(顺便说一句,我是只能坐硬卧的命^-^);为了避免这种痛苦,至少要提前半小时等车,无论找到没找到等车的座位,那时间都是极折磨人的,

上得月台自然是很惬意的事情,是时,大家都在踊跃地前行,我却往往要利用那刹那的间隙,点上烟,边贪婪地、狼吞虎咽地抽着,边随人流往那绿色的大匣子里钻;

之前却不是那么好熬的了,坐在(或者站在)人群中,尤其坐在一些并不讲究的人身边,没有了可爱的烟的陪伴,却凭添了些拥挤的烦闷和各种气味以及噪音的滋扰,时光是很慢的;我经常这时候看表,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时间会那么慢,以至于每次看表几乎没有看到走动,有时候,我会死盯着秒针看它动,我会感觉每一秒都那么艰难,仿佛一只小小的蜗牛爬行在一个奥运标准跑道上,指望它走上一米真的好难^-^;口里会越来越难受,狠不得想把牙龈挠烂以缓解那种极限的难受,头会越来越沉,大脑思维乱七八糟的瞎撞,仿佛一只疯了的狼关在一个四面都是鲜肉、野兔的笼子里,真担心那笼子是不是结实;情绪也越来越恶劣,仿佛很像找人吵一架或者打一架;身上开始有些像蚂蚁在爬,很痒,却找不到该挠的地方,很不得把全身挠一遍,要挠到看见血丝才够;这时候力气是很大的,且很具破坏力,往往能抓到身边的物品而把它们变成怎么样都认不出来原来的样子;(这种感觉在戒烟后达到了极限)

于是,无法度过这个时光,只有想办法解决问题;

候车厅是不能抽烟的,出门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很容易错过火车;好在车站还算有些“人性”,在厕所那里允许抽烟,于是,那里变成了“天堂”,可惜这个抽烟者的“天堂”不是那么美丽的;

不知道女厕所是什么样子,反正车站的男厕所是很刺激的;估计不是因为车站打扫卫生的人偷懒,实在是流动量太大加上各色人群素质差异太大造成;

那里的地上满是泛着白沫子的发绿的尿,一股恶臭、腥味、骚味、加上糜烂的味道,以及浓烈氨味、臭汗味、长时间没洗衣服和洗澡的味道等等混合在一起往口鼻里钻,那种刺激是相当具有震撼力的,在这种场合吸烟,估计吸进肚子的气体有至少一半不是人想吸进去的烟;一般那里的空间分成两半,外面是洗手的水池,也就是我们这些抽烟者的集散地,水池上方有很大的镜子,基本每个匆匆提着裤子拉着拉链甚至还没来得及提裤子拉拉链就赶紧蹦出来的人(因为急着方便的人催的),都在那个镜子前一览无遗;——这种各色人等男性的一览无遗也不是什么好观赏的,远不是美女或者美景的感觉可比,也许这正是到了夏天,男人要从头到脚把自己裹严实甚至脚上的袜子都不能省略,而女人却可以随意打扮的原因吧^-^

坦率地说,若不是烟紧或内急,我是不会在这个地方多逗留片刻的,之所以这么没有品味,也是无奈的事,毕竟与烟的感情太深了;

上得火车也不是万事大吉了,车上照样禁烟,好在两车厢连接部有个小空间是允许抽烟的,而且有专门的烟灰缸;那里往往是交际场所,成为抽烟人的乐园;

公共场合禁烟,对烟民来说,现在无论到那里都是很难的,最惨的是那些因为地方小或者主人忽略了烟民的感受的地方,时光是很难熬的;终于能找到一个地方(或者到了门口)点上香烟,把烟狠狠地吸进肚里咽下去再轻轻地吐出来的感觉,在那片刻是很神仙的——当然,要忽略之前那憋的难受的感觉^-^

烟并不是无害于人的东西,多年抽烟给我的身体伤害不小,常年练武的我,竟然也难以抵挡烟的伤害,每到晚上睡觉时总会剧烈咳嗽,吐出一口口又硬又黑的浓痰,痰中经常夹杂血丝和很多黑丝,甚至经常在梦中会剧咳而醒;口臭更是难免,牙齿早不是白色了,而是一种暗色号称烟牙的那样;上楼或者跑上几步是很难过的,因为稍微的运动就会导致咳嗽,咳起来肺里会时常咳的发疼,但是却经常会“陶醉”在连续的咳嗽中,因为总觉得什么东西没有咳出来,要不听地咳,否则,喘气都是难的……然而,再难过我也要忍着,因为烟瘾却总是控制着我,控制着我的生理、我的身体、神经和精神,甚至控制着我整体的思想;

终 于 戒 了

终于能堂堂正正做人了,终于自由了!

这次的堂堂正正的来到却不是那么一蹴而就的;正像一首歌唱的,幸福不是毛毛雨,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

刚刚扔掉烟,拍了下桌子:老子戒烟了!那是有种豪迈的;然而,豪迈之后却不是很容易过来的;刚刚戒烟那会儿,嘴巴是苦的,很苦,曾经我为了考大学发奋读书而吃过黄连,这种苦很类似那种苦,但是,更加纯正,没有黄连后味的一点甜的感觉;

这种苦还算好熬,毕竟我受过训练,然而,其他的感受就不是很爽了;

不仅嘴巴苦,牙龈也很痒(像前边提到的),头很懵,仿佛在梦里一直没有醒来(平时起床第一件事是抽烟,没有抽烟,我是醒不了那么彻底的)大脑胡思乱想,身上似乎有一个弦紧绷起来,好象要有什么东西从体内往外跑,身上开始瘙痒要不停地挠,直到挠出来一些小疙瘩,仿佛是皮肤出现了什么问题;脾气变得很不好,很容易发火;(嘿嘿,这脾气的故事就不再多说了,反正曾经差点把一个小伙子开了瓢,就因为一时之气)

是时,手很难控制;刚刚戒烟的时候,我刮胡子刮下过一大块下巴上的皮肤,其国土比一元硬币还要大一些,以至于血流不止(一个使用吉列刀具的人刮伤到这个程度估计也不是什么必然罢)我想那可能是因为戒烟后感觉的迟钝所致;因为正常刮胡子是会竖着刮的,估计我当时手没有控制住往横向动了一下,若在平时刮烂了一点会立即感觉疼痛,这以痛手便会立即停止,而那时,刮掉很大一块皮肤的时候却几乎没有感觉到痛!于是手继续按照事先设定的路线进行,于是产生了这个记录;

戒烟后大脑是最痛苦的了,仿佛大海里无依无靠的溺水人,手脚在毫无意义地乱扒,仿佛身上的肌肉在飞离身体,仿佛无数个小针在身上乱扎,仿佛尿憋了急着想去撒尿却找不到厕所,情绪在乱跑乱撞,一会悲一会喜一会怒一会忧一会思念,很难把思维聚集在一起,像正常人那样思考;那种感觉似乎颇似精神病人,是自己很难控制的……

写到这里我要说:如果你还没有抽烟,最好不要学习抽烟;因为这往往是一程不归的单程车票。如果你对自己的意志没有足够的信心,请不要尝试戒烟;因为,每一次戒烟失败都意味着一次烟量的提升和免疫,使得你下次戒烟更难;

第一天,我在痛苦中熬过来,多少次觉得手上似乎还拿着烟,下意识地往嘴边送,但是,烟已经让我扔了;晚上似乎睡不了觉,以往这时候都要点上烟吸得到够了才入睡,但是,烟已经让我扔了;我是晚上戒的烟,第一天的睡眠很不塌实却没有太多其他的不适;

第二天,一早醒来手边没有烟,我忍着难以克服的吸烟欲望去刷牙,是的,刷牙!因为我的嘴巴里太难过了,口腔里的苦涩中带着难忍的痒和牙龈甚至整个口腔已经肿大的感觉;刷牙的刺激稍微可以让自己轻松点(当然,刷牙后满嘴都是血,还是因了迟钝的神经);之后,我开始吃一种很咸的煮瓜子,在不停的运动中抵抗烟的诱惑;以至于因为接触瓜子,嘴唇中部变白肿起,嗓子变沙哑;或者我会不断地吃辣椒,让辣味刺激自己的神经来与尼古丁换哨,结果嘴角鼓起一个个小包;第二天到第七天就这样度过了,期间打碎过一个碗,一个碟子,刮掉过下巴的皮肤,崴过N次脚,出门吵了两架;

第八天是个坎,似乎上帝设计一周真有些讲究!那天一早起来我的脾气就极糟,一直在一种焦躁状态中,想烟的渴望几乎压垮我的身心,我的大脑里似乎有了不少幻觉,幻觉可不仅是美好的情景!这天我与家人吵了一大架,搞得几乎不可收拾,这天我打了人,因为一点冲突,这天我几乎崩溃,因为差点家庭分裂,这一天我流了泪,心很痛;这一天,我很想烟,这一天,我是挣扎着过来;这一天我把身上挖了很多血道子,这一天我做了很多俯卧撑……不管怎样,最终,我没有以各种理由原谅自己再拿起香烟,我战胜了;

……

这是很难过的一段时光,我过来了,终于过来了!

这一段时间里,我很多次想吸烟,正如我在以前一样;我不是第一次戒烟,以往也能戒上十天半月一段时间,但是,每每有什么难以承受的事情发生,我往往会再次叼起烟来,因为,尼古丁的镇痛效果是很理想的,尤其治疗的部位是精神;结果,每戒一次,烟量增大不少,以至于达到烟囱的级别;

最近,好象某人有意来考验我似的,一个又一个打击接二连三地不约而至,而且多是很难承受的痛苦,遇到这级别的痛苦,一些年轻点的人未必能够不想到死;这时候真想抽啊!!!!!!

人都会脆弱,有时候真想蜷曲在一个角落,狠狠地抽上一包烟,把那整个屋子塞满蓝灰色的烟雾,把自己麻醉到头痛的地步,让眼角布满血丝,发黄的手指变得发烫……再出来时,整整头发,正正衣襟,依然还是一条汉子。

不能忍痛的男人不是男人,没有过痛苦的男人更不是男人,痛苦而不在人前流泪的男人是真男人;这时候,最需要的不过是一包香烟;

我没有抽。

因为我知道,烟虽是能让男人流血不流泪的硬汉子装备,其实想明白了,烟不过像麻药一样,是能帮助人忍痛罢了;当年关羽可以不用麻药而刮骨疗毒,而成为男人的榜样,我虽是一介布衣小民,却也是没有跪过没有尿过裤子的汉子;想到这里,我再次挺直我的腰杆,我知道我还能闯过这一关;

我傲视痛苦噬咬我的心、我的神经、我的每一寸肌肤,我能从嘴角挤出一丝冷冷的微笑;这种享受痛苦的感觉未必不是一种勋章,也许我在不断地把它们别在我的胸膛,让我的骨子里长多些钙;这辈子几乎可以断言,我不会是什么伟人或者任何一种让人仰视的人,但是,我会因为我的这种行为而配得上须眉之身,我会为自己自豪;

我戒烟不是因为怯懦亦或怕死,我自知道香烟是害人的,但是到了我这种境界,经历过我曾经的经历,人之生死早已经淡然;无所谓生,因为该尽的责任要么已经尽了,要么估计这辈子是尽不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看得太多,体验得太多;爱过,火山喷发似地爱过,痛过,痛彻心肺地痛过;成功过、失败过,相信过也怀疑过,被出卖过也被背叛过;沧桑的心已是青藏高原般绝缘于种种情绪之海的激动,在我看来死不过是一种久远的休息和睡眠,对死亡的畏惧已经几乎消失,甚至潜意识会有一点点渴望;无所谓死,活了几十年,无数次靠近死亡的边缘,因为巧合而重回这个世界;其中有外来的威胁,也有自身承受不了压力的时候;终于没有离开这个世界,也不再指望靠这种方式逃避什么。因为逃避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错了就承担责任,甜可享受甜,苦就品尝苦,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原本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定论;又何必郁于一时之长短而自绝?

我戒烟在最根本的意义上是为了一种尊严!自由的意义于我的心或许更能体验一些,我不想为了想烟而洋相百出,我不想没烟的时候拾起地上不知道哪年的烟头,不管有多少灰尘、香臭不分地点上贪婪地吸起来,在别人诧异的目光里练厚自己的脸皮;我不想在公共场所因为无法抽烟而严重降低自己的智力,以至于别人把自己当作弱智看待,也不想因为偷抽两口而遭到别人的呵斥;不想一个漂亮的姑娘厌恶地看着自己吐出来的烟雾,拿着任何一个可以煽风的物件拼命地在脸前煽;不想因为吸烟而不能进入很多行业,不想因为吸烟而影响所爱的人的健康,不想因为吸烟而躲进肮脏的公厕,仿佛在用马桶来喝酒的感觉,不想口臭得令人退避三舍……

曾经,我说过一句很有些过头的话,来鼓励自己,这里写出来权且一听(不要过多联想和对号,毕竟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语言^-^):从没有吸过烟的男人不算男人,长年吸烟而能戒掉的男人是极品男人;

所以,戒了烟的男人在别人递烟过来时,最好说:我戒了,而不要说:我不抽,这两者在我这样的人眼里看来是有些区别的^-^

别了,香烟;

我曾经相濡以沫的挚友和知己,我曾经欲以终生相托的情侣和伙伴,那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倩影,那无数次甜蜜酣畅的缠绵,每一个场景我都收入记忆;我会用感激的心情加上敬重的花瓣殉葬,用这辈子最隆重的葬礼把你埋葬在高山的美峡,让丛林为你支起幔帐,让小溪为你弹起瑶琴,让云雀在你的头顶欢唱,我会把曾经的思念封存成琥珀,用心丝串成项链挂在你的碑前;

你葬在我前行的路上,我会时常路过我的昨日,路过你的墓碑,路过一段漫长而缱绻依恋的历史;你的目光灌注于我的精神,我会勇敢前行,无畏而坚决;

别了,香烟。

完稿于2007年5月3日午


此文系本人原创(飞砂走石),来此处权做见面礼奉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