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街女

拉了一个站街女,在一个

黎明即将到来的夜里

到她家的时候,计价器上

显示的金额是二十七块

要结账了,她却流下了

伤痛的泪水。她哭着对我说:

对不起,大哥,今天没能挣到钱

今天的账能不能明天一起接清?

拉到这样一位客人,我真的说不出

心中的滋味。顿了顿,我说:

果真如此,今天的钱就不收了

听我如此说,她竟流下了更汹涌的

泪水。索要过我的电话,一转身

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

望着她踉踉跄跄,哭着远去的背影

我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走到了这般天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