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X的献身:越是无声的爱,越是汹涌

周灿已出版:《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

我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原著党,同时也有一些庆幸,不然我会一直苦于寻找原著的情节,一个劲的脑海中追问曾那个曾经深深打动我的地方在哪里?

在评价这部电影之前,我想说说,关于作品改编的事情。

我们对于改编的幻想是,选定一个作品,然后将其简单地转换成一个剧本,就大功告成。

其实小说故事和荧幕故事,本身就是两个故事。

改编的艰难程度,远远超过重新创造一个故事,正如《余罪》的编剧曾和原著作者撕过一次,原著作者责怪编剧更改大多的情节,而编剧表示不背这个锅。

正如大多编剧不愿做IP改编的书,要维系故事本身的脊梁,又要敲碎故事本身的框架,重新创造出一个符合荧幕的故事。

因为银幕上,关于人物的内心世界,那些细微的感情,都无法透过文字传递,任何一个拍摄手法、演员表演形式的不同都可能导致整部电影和原著出现偏差。

现在我们来说说电影。

不得不说,这是一部诚意满满的电影,拍摄手法上面,我能感觉到在在读《白夜行》的感觉,从基调上还原了东野圭吾在文字里带给我的感觉。

压抑,却又暗流在淳淳流动。

有一种“走心了老铁”既视感。

电影三十分钟前,我一度差点儿睡着,而拉着我唯一没有睡着的线,不是王凯的腿和颜,是穿着死气沉沉夹克衫的张鲁一所扮演的石泓。

他和大多数郁郁不得志的中年人一样,一个普通的初中数学老师,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走相同的路,在熟悉的小吃店,买和昨天、前一天一样的食物。

他留着很长的刘海,背脊佝偻,对上课时吵闹的学生,不管不问,每一天,都只是活着。

如果生活中还有期待,那便是住在他们家隔壁的小吃店老板娘——林心如所扮演的陈婧,可是在某个晚上,陈婧的赌鬼前夫找上门,问她要钱,甚至扬言要让她十几岁的女儿出去卖,于是在冲突中,母女二人,联手杀死了前夫。

她们手足无措的时候,石泓主动敲响她们家的房门,并表示如果她们没有想清楚,愿意帮忙掩盖这件事。

作为一部悬疑剧,这必然是不合格的,刻意被模糊的时间线和没有表述清楚的毁尸手法,更多在处理人物的感情线,而感情线又并没有讲清楚。

可为什么我依然愿意觉得这部电影好呢?

豆瓣上有人说,这部剧里石泓这个人物的塑造是失败的。

我不同意。

张鲁一是整部剧我唯一没有出戏的,他时刻紧绷的脸,和小心翼翼穿梭在人群中的背影,以及陈婧给他讲,这样的橙子更好吃时,他说“从来没有人跟我这些话”时离开的背影。

在经过天桥,他看着每一天和他一样重复着生活的人,说:“他们就像时钟里无用的齿轮,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有人说,这句话太过书面,听得简直想笑。

但是在结合他和王凯后来在山里的谈话时,他说:“你懂那种感觉吗?面前有一座山,爬了很久,却始终只能在山林中徘徊。”

而他已经无法翻越那座山,只能走下山的路。

这种感觉,每个人可能或多或少都有所体会,特别对于搞创作的人而言,你无法再突破自己曾经的作品和成就时,你所挚爱的东西,将会成为你最惧怕的东西。

而你又不找到能够替代它到东西,于是只能日复一日,独自在山林里徘徊。

那种孤独,就是绝望。

而在他绝望的时候,陈婧带着女儿,按响门铃,让他重获新生。

所以,他不惜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将自己变成一个变态跟踪狂,也要保护陈婧。

如他所言,这不是报仇,而是报恩。

他知道他和陈婧不是一路人,所以永远都不会走在一条路上。

陈婧感激他,却无法爱上或接受他,甚至在即将获得幸福时,希望忘记曾和他一起经历过得那件事。

这何曾又不是另一种绝望?

在他的身上,我们看见人性的矛盾,他是一个为了陈婧幸福愿意为她坐牢的男人,这是他的爱与善。

为了陈婧,他宁肯去杀害一个无辜的流浪汉,这是他的绝望与恶。

“你们对真相都一无所知。”

石泓在电影中两次提到这句话,无论是他对于自己人生的绝望,还是他对陈婧最悲伤的告白。

王凯和林心如都是很好的演员,但是他们人物的复杂度远远不及张鲁一所扮演的石泓,在电影院的里,我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张鲁一的身上。

编剧很厉害,不管是潜文本,还是对于人物的刻画,以及在处理“秘密”手法上面。

然而这部剧让人失望的是,并没有看见预告里的天才对决,没有昔日好友变成敌人的宿命感。

更多的,王凯看向张鲁一时那刻意卖腐的眼神。

以及还有一些没有说清楚和处理到位的地方,陈婧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陈婧的自首和女儿是否有关?

但是,总体而言,非原著党而言,这部电影是成功的。

对于原著党……恩,等我看了书回来再说。


周灿:简书签约作者,年轻时也曾因一个人与世界为敌,长大后才知道世界根本没空管你。已出版:《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我们不知轻重地爱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