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

96
谢沛霖
2016.07.24 23:12* 字数 2414

小六拿起手机,小心翼翼敲下“可佳,我喜欢你”,死盯着手机好久,随即又删掉。

小六有些担心,怕可佳这时也正要给自己发信息,然后发现聊天框自己的状态从“对方正在输入”变成了正常,要是可佳问自己想说什么,岂不是没办法回答。

“真的害怕吗?其实心里是期待的吧?”小六这样问自己。

“当然不害怕啊,可佳怎么会想起给我发信息?”小六这样回答自己,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

小六从钱包内层里掏出了自己珍藏的硬币,那是一个1991年的假的一元硬币,其实没什么特别,不过高中时小六为了逗可佳开心,故意装的很想要那个硬币,可佳说你要是哭我就给你,小六努力睁大眼睛不眨眼好久,才挤出眼泪,可佳笑的不行,就把硬币给了小六。

“花代表对可佳表白,字代表不表白。”小六咬着牙说道。

自从认识可佳的八年来,小六扔过22次硬币,花代表可佳的原因是可佳姓王,然后王小花这个名字很可爱。除了小六的脑回路令人吃惊外,扔硬币这件事本身就让人惊讶,22次,10次是字,12次是花,然而结果小六从没表白过,既然肯定不会表白,为什么要扔硬币?

小六的右手拇指用力一弹,硬币在空中转了十几个空翻。

“呵!”小六没有抓到,硬币掉在了地上,转了几圈,无奈地躺下。

有花的一面朝上。

小六看了下,想都不想地拿起手机,深吸一口气,在屏幕上按下键盘。

“在嘛?可佳?”

过了5分钟,可佳回话。

“在啊,怎么啦,小六?”

像等了一个世纪的小六小心翼翼的敲着“我喜欢你”几个字。

不到3秒,可佳又发来信息。

“小六,我有事,明天再聊。”

小六只好把打出的字删除。

朋友圈是可佳刚发的美食自拍。

小六叹气,躺在床上突然不知道想干什么,随手把附近的人打开。

这是小六的恶趣味,在社交软件可以轻易把的人距离变成负数的时代,老实的小六并没有掌握它的妙用,不过倒是学会了用它观察附近的人,他们的生活或好或坏,奢侈品美食,酒吧夜店,美景自拍,还有没有卵用的狠话,都让小六可以有趣地打发时间,尤其是在等明天有空的可佳时。

附近有个姑娘,叫做安妮。

小六挺喜欢安妮这个名字,他记得王杰有首歌就叫做安妮,MV的男主是王杰和谢霆锋,女主是唐宁。

剧情大致和现实一样,小谢的女友被老王撬走。

王杰的唱腔很有特色,喊出安妮这两个字时,像是在喊爱你。

更重要的是,安妮和可佳的英文名很接近。

点开安妮的状态,是个娇小漂亮的姑娘,第一张照片她坐在超市的购物车里,草莓t恤,短裤vans的帆布鞋,把腿伸的很直,脚踝的弧线很诱人。

第二张安妮在扮丑,张大了嘴在吃橙子。

小六想起可佳高中时也这么吃过,毫不犹豫地点了打招呼。

“我听过王杰的一首歌,叫做安妮。”

安妮同意了,回复了一句。

“我爸喜欢王杰。”后面是个调皮的表情。

“我和叔叔不是一个年龄,小郭襄。”小六回复到,带着擦汗的表情。

“小郭襄?”安妮问道。

“你比我小啊,叫你小郭襄不是正好。”小六说道。

“你喜欢武侠小说啊?”安妮问道。

“对啊。”小六说道。

“那你应该叫我王姑娘。”安妮回到。

小六有点吃惊,他一直叫可佳王姑娘,可是可佳从不问为什么。之后就跟安妮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过了十二点,明天的可佳变成了今天的可佳,小六放下手机,缓缓睡着。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小六还在扔着他的假硬币,无论正反,小六还是没有表白。

与安妮的关系不远不近。

其实不难理解,小六是那种没贼心没贼胆的老实人,喜欢的姑娘的是可佳。安妮也有自己的帅帅男友,两人偶尔聊聊天,更多的时候在朋友圈打着招呼。

不过说回来,小六和这位没见过面的王安妮倒是十分默契。

比如小六最近喜欢的歌总是会被安妮分享。

小六在朋友圈发的台词总会被安妮说出电影名字。

甚至有些怪癖都相同。

小六很喜欢收集玻璃瓶的可乐,睡觉前拿起一瓶放在枕边,轻轻敲着,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静静敲可乐瓶子的声音让小六有种不同快感,然后很快就会睡着,小六很想试试别的东西,可是可乐瓶的声音就让他痴迷的不行,所以才收集不同的玻璃可乐。

有天,小六发了条状态,敲瓶子的声音很好听,照片是自己没开封的玻璃可乐。

朋友纷纷点赞,不明意义时点下赞总会让人感觉你们关系亲密。

安妮孤零零地回复到。

“敲指甲油瓶子的声音也了不得。”

像小时候上网吧被同学发现后同学非但不把你告老师又帮你加了钱一样,小六兴奋得不得了。

小六看安妮,好像看见了自己。

看安妮的状态成为了小六在睡前打发时间的主要方式,一条一条浏览,小六都看得很细心。

其实安妮比小六并不一样,毕竟漂亮可爱的姑娘不会因为爱情烦恼。

6月21,安妮和男友上自习时根本不学习,两个人学邓紫棋做了一下午的金鱼嘴。

小六突然后悔没去可佳的学校。

7月18,安妮和男友在游戏里单挑,竟然赢了。

可惜可佳对电子游戏不感兴趣。

12月17,安妮和男友生气。

1月5,安妮清空所有状态。

虽然对自己的病态行为深感愧疚,但是小六还是为自己这一习惯不能继续落寞了好一阵,直到第47次扔硬币时,那次可佳告诉小六自己有了男友,小六可以不用再为等到深夜却不知道干什么而担心,因为可以不必再等可佳。

朋友的列表一大排,小六一时竟不知道跟谁说这样的话。

安妮是小六朋友列表的第一个。

“王姑娘,你过得怎么样?”小六问道。

“怎么,你的王姑娘不喜欢你了?”安妮问道。

“你怎么知道?”到底是安妮,一下把小六从类似失恋的状态转换到了受到惊吓的状态。

“猜的。”安妮回到。

“……”小六接不上话。

“我不知道干什么时,喜欢看你的状态。”安妮倒是比小六直率。

“那……”小六突然想找硬币。

“你听过不开封的汽水么?”安妮问道。

“听过。”小六回到。

“其实水更好,喝了还不怕胖。”安妮说道。

“嗯。”小六回到。

“对啦,还没回答你,我现在过得很好啊。”安妮回到。

“可是不见你再发状态了啊,其实我也一直在看你的状态。”小六说道。

“因为上次有了教训啊。”安妮说道。

“?”小六不解。

“和现在这个再分手,就省得删状态啦。”安妮说话还发了个暴漫的表情。

小六看后,突然笑了出来。

“哈哈哈。”完事又给安妮发了个憨笑的脸。

小六不再看手机,摸出了刚才找不到的硬币。

“花朝上就用它买烤肠,字朝上就用它买纯净水。”小六自言自语。

浮云真美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