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回家

                              2017年11月9日 12:38

“爸,有什么事吗?”
“小点声,你妈妈睡着了,我没事,之前你不是说要回家的吗?我算了算日子,就是明天。昨天刚立冬,家里不比城里,你多穿点。赶紧睡,以后别熬夜啦!”

深夜的钟声敲了12下,在弥散着火锅味的空气里回荡。同事聚餐,就在我家,那时忙着聊天,爸妈打来电话,扫了一眼,就静音了。有时候很讨厌别人打扰自己,接电话回短信都看心情,但也只敢对爸妈这样。或许就像那句话所说的,对爸妈的这种任性是因为知道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不会计较,依然会把全部的爱都给我们。想起那篇文章深到骨子里的教养是对最熟悉的人有礼貌,盯着爸妈轮流打来的未接电话,回想着老爸的那席话,或许是狂欢后的沉寂,或许是深夜的钟声,整个人鼻子酸酸的。

“起来了吗?昨天那么晚睡,害怕你误了火车!”
“记得买糕点,五个小时错过了饭点,你凑合一下,垫垫肚子!”
“到哪了?下火车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今天不用上班!”
“我就站在马路边,别坐过站!”


深夜的钟声
深夜的钟声

从睁开眼,就一直接到老爸的电话,开始还心平气和的回几句,后来都懒得接了。直到快下车才给他回了一个:爸,刚睡着了,我马上到!老爸说话还是平静,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不耐烦。

“爸,这都下雨了,你怎么不去躲躲?”我语气有些着急,还有些气恼,为刚才的厌烦而内疚,也为老爸觉得不值!
“我害怕你坐过站,没事,雨不大,上车,咱赶紧回家!”
他帮我把书包摘了,放进电动车的车筐里,脱下外套,细心地擦着电动车后座的雨滴,最后把外套搭在了书包上面。
“爸,你穿着吧,不然感冒了,书包里没啥值钱东西!”我站在一边,哽咽着。
“你不是要盖章吗,那张表湿了咋办?别啰嗦了,赶紧上车!”

眼泪一直打转,最终还是和雨水一起流过脸庞。

刚走进小院,故意高调地清清嗓子。
老妈从屋里探出头:“怎么这么晚?快点,刚出锅的饺子!”
一进屋,我就用手捏了个饺子,老妈回头盯着我,我转着眼珠,慢慢咀嚼着,半天才鬼鬼一笑:“好吃好吃,我妈包的饺子能不好吃嘛!”

这是老家最隆重的待客之道了,每次她都不嫌麻烦,总是让我吃上热腾腾的饺子。听邻居说,那天早晨老妈亲自去赶集,因为不会骑自行车,走了很久的路,这是第一次见她买肉,而且毫不犹豫的买了最好的肉。这些我从小都清楚,老妈生性节俭,舍不得吃肉,所以总是说自己不喜欢吃肉,只是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就连干体力活的老爸,也一样陪着她天天吃素。

“明天不用赶早儿,家里人上班都比较晚。等你领完证书,我就去接你!”
“对了,明早我们煮地瓜粥,这地瓜是你妈妈昨天才挖的,新鲜着呢!一直不让我吃,就等着你呢!”
回家后,老爸的话非常少,交代完明天的事,就去听戏了。

老家一直都是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刚黑,路上就没有了行人。
老妈拿出刚做的棉花被,沉甸甸的铺在身上,连翻身都觉得困难;凛冽的风从窗户缝里钻进来,凉飕飕的连呼吸都变得压抑。

一如往常,天儿还没亮,就听到了老爸的脚步声。他没有开灯,摸着黑,架上锅,添上水,放进削好的地瓜,淘好米,再缩回被窝里暖暖,抽起他的大烟袋。这时里屋的我和老妈都醒了,隔着房门,和老爸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想起小时候,我们一家五口挤在这一张床上,每天早晨爸妈醒来聊天的时候,我就故意翻来覆去表示不满,甚至因为老爸吸烟袋对他大吼大叫。而现在,我喜欢趴在被窝里,静静地听他们谈话。或许这就是岁月留下的痕迹,曾经那么讨厌的事情,现在却无比享受。

早晨七点,吃过地瓜粥,我和爸妈告别。
邻居说:你每次回家都特别匆忙,跟打仗似的,从来都没有好好陪陪你爸妈,要不这次就多待几天吧!我笑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记忆里,爸妈从来都没有挽留过,是因为他们不想耽误我工作,还是他们知道就算挽留,我还是会走呢?
一直以来,忙忙碌碌,就算打电话,他们也是说一切都好。确实,我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有一件事我是确定的,那就是他们爱我!深爱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