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碎片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海。

小马哥,余,春光,还有我,怔怔的站在海边,看着海浪一波又一波,涌上来,退下去,涌上来,退下去……

内心不知该敬畏,还是该慨叹,一股激动无言的情绪想要冲出嘴边,却堵在胸口,……

然后,

四个人不顾一切,嚎叫着,冲向了大海。

海水打湿了衣服,没关系!

海浪带走了拖鞋,不在乎!

我们肆无忌惮的笑;我们旁若无人的闹;

我们毫无形象的在浅水区,呼喊、撩水、追逐、打闹;我们抬起小马哥,作势扔向深水,在他的叫声中,又把他横着按进水里……

当我们全身滴着水,光脚站在公交车上的时候,那些淡定坐着,却讶异看着我们的人,尽是不理解的表情。

这一个片段是十多年前(令人心塞的时间,抓狂),在秦皇岛地质实习期间最深刻、最放肆、也最欢乐的记忆。


实习的地方在地质界名头挺大的——中国北方地质实习基地——坐落于秦皇岛市柳江煤矿的柳江盆地中。许多地质类院校都在这里设置了教学基地,据说是地质学家的摇篮。

但是说实话,实习基地住宿条件真的好差,十几个人的大通铺。也有上下铺的,对于当时的我们,基本上就是豪华公寓了。据说女生宿舍条件相对好一些,但也强不了太多。

男女生宿舍被一条马路隔开。青春期的男女,像是牛郎织女被天上的银河分割开来,轻易不会越界。

我们每天的实习课程,就是背着地质包,拎着地质锤,在山上到处敲敲打打,辨认着花岗岩、辉长岩、玄武岩……

时不时的拿出地质罗盘,装模作样的去测地质产状,每天的作业就是根据当天的测量,画出地形图。

这些岩石到现在,我依然搞不清楚它们之间的区别。地质罗盘到现在,我也没有学会怎么用。

让我奇怪的是,罗盘我们每天都在使用,作业我们每天都在完成。实习结束回到学校,我替学校收上来的罗盘,竟然有未经校准的,那么问题来了,作业是怎么完成的?

当时是夏天,印象当中,实习期间秦皇岛从来没有下过雨。

每天跑完实习,所有人都是又累又热。男生们回到基地,第一件事就是在院子里的水龙头那儿,排队用脸盆接好水,回宿舍用凉水擦一下身体。有一些豪放的,特意留在最后,等别人都接完水了,直接用水龙头冲!也有一些非常豪放的,甚至会直接在院子里脱光光,用水龙头直接从头浇到脚,凉滋滋的,真爽快!反正男女生宿舍是分开的,在这个院子里,我有的,你也有,我没有的,你也没有,大家都一样,无所谓。

我们忘记了,银河是无法阻止牛郎织女通过鹊桥来相会的。更何况男女生宿舍之间,是一条让人通行的马路。

一天,非常豪放的小军在院子里冲凉的时候,有个女生悠悠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从此后,男生们都乖乖的,打水回宿舍用毛巾擦身体了。

小军,是一个来自新疆的汉族人,为人很讲义气,内心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粗粝。新生入学时,我们在同一天提前报道,晚上男生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闲聊了好久。毕业以后,有时候见面还会提起这一段往事。

和我们同时在柳江基地实习的,有北京大学地质专业的学生,每天都能碰面,慢慢的也开始在闲余时间聊那么一两句。

有一次,小军愤愤的说:北大的学生也就那样,没觉得多优秀啊!

是啊,专业知识学的一样,甚至在当时我们掌握的比他们还好。可是,兄弟,即使是同样专业、同等水平,北京大学都是一块金字招牌。更何况他们是北大地质系,我们只是经济学院的珠宝专业,是地质专业下面一个极小的分支。在还没有迈向社会的时候,起跑线已经不一样了,我们只能奋力狂追,才有可能不被落下太多。


隔开男女生宿舍的那条马路两旁,都是柳江地质实习基地的伴生产业——小吃店和台球棚,据说还有旱冰场,但是我没去过。

好像所有食堂的饭菜,味道都一般,基地食堂也不例外。所以路旁的小吃店就成了我们流动的食堂,今天在这家吃,明天在那家吃。

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同学六七个人一起吃饭,每人点一份菜,最后竟然剩了一半还要多。不是味道太差,而是分量真的给的太足了。

台球棚是当地人依着实习基地的墙,搭建了一个顶棚,安置了几张桌台,就成了每天晚上我们唯一的娱乐项目。

在这么一个封闭的盆地,交通不那么便利,娱乐项目又极度匮乏的村庄里,处于青春期的男女,不管白天爬了多少山,敲了多少石头,走了多少路,一到晚上,又变得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空气里处处是他们散发的荷尔蒙味道,一股莫名的越接触越欣赏、越欣赏越爱慕的情愫开始滋生。

有不少来之前,两个人不怎么接触,相互从来不正眼看对方一眼的,竟然就在这一个月里看对了眼,实习结束的时候已经手牵着手,谁也离不开谁了。

张楚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我们必须恋爱。”

一年有四季,哪一个季节才是恋爱的季节?我想,对于地质专业的人来说,地质实习在哪个季节,那个季节就是恋爱的季节。

有一天,阿廉神神秘秘的对我和春光说:我们的系花,和外系的人在一起了。

我很惊讶,身为班级特别重要的班委成员,我竟然不知道我们专业还有系花?这太不合情理了。

我必须承认,我们班级的女孩子,各有各的特色:有清秀的,有开朗的,有温柔的,还有少数民族异域风格的……

毕竟全年级50个人,来自全国23个省,从西南的云贵到东北的黑吉辽,从东南的福建到西北的新疆,中间还有江浙两湖,陕、甘、宁、晋、冀、鲁、豫、蒙……,我们具备了各有特色的基础,但是我们什么时候选出了系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