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图片来源网络

1
我是一条中华田园犬,可能你们人类更喜欢称呼我为土狗。
我觉得我一点也不土啊,白底黑斑点,挺时尚。
你问我的名字?
噢……太久没有人喊我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不过也无所谓啦,反正你们不需要指名道姓我也会乖乖走开。
安守本分,我想我还是懂的。

是的,正如你此刻所想,我知道的比你们以为的都要多,只是你们不知道我知道而已。
毕竟我在这人间也已经待了许久,已经拥有阅历丰富的狗生了。
比如我就知道,我们每条狗生来的使命是各不相同的。
我出生的狗场里有很多阿黄吃好喝好,黄黄胖胖,是为了以后好上菜馆儿的;废品收购站里的大黑威武雄壮,是被领来看门的,其实他胆子极小,好几次我都把他吓得憋不住尿;住在对边那片大房子里的大白是我的梦中情人,他总是很优雅地穿着衣服,不像那些爱裸奔的狗屌丝,可惜他是他们家主人忠心的眼睛,我勾引不到;楼上的卷毛最狂,没心没肺啥也不会,看见我们这些狗姑娘就激动得很,可是他命忒好,竟是当宠物的料。

我呢?
我好像是来哄人开心的。
那天我的男主人来领我的时候,冲着我双手合十念念叨叨说了好多话,完了又不停地摸我的脑袋,又轻又温柔:
“乖乖,她看到你应该就不生气了吧。”
我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对见到那个她很是期待,感觉我的狗生成败在此一举。

果不其然,她很是中意我的美貌,爱屋及乌地也对男主人露出了好脸色,愉快地悦纳了女主人的身份。
我也欣赏她的好眼光,满意地舔了舔她的手表示认可。
狗慈人孝,我们一家三口似乎还蛮合拍的。
唯一有些纰漏的是,他们天天早出晚归,我日日独守空闺。

2
要说我原本也是只安分守己的乖乖狗,在家只会埋头吃喝加拉撒,没甚多余的想法。
毕竟啊我还年轻,没去外面尝过甜头,不知道其中的好处。
怪就怪那只看厂子的大黑,成天见的就喊我,隔着大老远呢,还跟我吹嘘他在这道上混的经历,显得我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我气啊,我就站在阳台上吼他:“闭嘴闭嘴老娘不听!”
我还得趁着主人在家的时候吼,我觉得这样能显示出我是一只坚决抵制诱惑的好狗:
你们看我这么乖,啥时候也带我出去见识见识?

要换现在的我来说,其实世面见多了,也没什么好的,见得再多我也成不了精上不了天。
没意思。
但那时候我骨子里的不安分因子都在共襄盛举呢。
我就发现呐,上我们家串门的人越来越多,还都一个个地来瞧我。
就是那眼神,和我家主人的不一样,我不太喜欢。
他们来了又走,我的男主人便转头找我,他说:
“你再这样叫,我们还怎么养你?”
我没懂他的意思,照旧舔了舔他的手,想让他再说一遍,可是他拍了拍我的头就把阳台门给关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得太好了,我竟然真的得到了出门的特赦,而且时间还挺长,得在外头数过好几次天黑,才能进家。
我总是先跑去看大白,大白却经常不在家,他是天天和主人形影不离的,真好。
大黑那儿我偶尔也去遛遛,让他知道我也是这道上的一份子了。
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自己溜达,随便哪儿我都喜欢,没见过都新鲜。
方圆几里地,遍布我到此一游的痕迹。
我没以前那么干净了,但是我不介意,反正回家了女主人就给洗。
我快活到每一回进屋,都觉得家里也似乎变得越来越大。

3
我记得那天下了一天的雨,浑身湿答答的难受。
我想想也已经好多天没回家了,守在楼道口等着有人开了门便欢蹦乱跳地顺着楼梯往上爬。
我闻了闻,男主人脚丫子的味道和女主人香水的味道都很淡,像是不在。
算了算了,闻着这熟悉的味我也觉得身上似乎暖和了些,靠着门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身上也干了,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可是他们去哪儿了呢?真想洗个澡啊。
后面一连几天我都破天荒地往家门口窜,可是却再也没看见门开过。
我用鼻子贴着门缝拼命地闻,里头的味道也像是一点一点被我吸没了去。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再闻不见主人的味道了,我用爪子挠门,却什么也挠不出来。

我想这次在外头玩的时间长,主人大概都出去找我了罢。
我跑到外头找了最近的电线杆子,习惯性地蹲下撒泡尿,这个地盘就是我的了。
我得在这儿守着。
听说很多人要找狗就往这儿贴张纸,上面印着的狗长啥样,就是要找啥样的狗。
我见过些迷路的蠢狗在街上乱窜,还有找狗的人类在电线杆子下来来往往,结果他们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过。
呵,我是多聪明的,我就在这儿等主人他们来贴纸。
可惜了,好久好久,这电线杆子上的纸一张盖了一张,也没有出现过我的模样。
你说我是不是长得还挺别致的。

我就这样把主人弄丢了。
可我还是习惯性地在晚上往楼里跑,说不准哪天他们就找到回来的路了。
我经常在院子里边跑边吼,只有些不是主人的人类回头。
他们像是不认得我也是这里的居民一般,把我关在院子的外头。

4
不过老实说,这半路上我是有过易主的心的。
我想去楼上的卷毛家。
我知道他们家的女主人也天天牵着他进进出出,没像大白的主人那样也把卷毛当她的眼睛,却比眼睛还要宝贝似的。
我最看不惯卷毛的样子,漂亮得像只娘炮狗,还爱撒娇。
我还总看见他闻我们女孩子的屁股,有时候他也闻闻我的,我不太乐意,他好像兴致也不高。
他这是看不上谁呢。

不过我不在乎,因为他的主人却像是看得上我的。
每回出门瞧见我窝在家门口,就给我一碗东西吃,卷毛说那是他的专属狗粮,竟然被我分了一杯羹。
我尝了尝其实味道不是很好,没有我家主人给我的人粮好吃。
可是我吃东西的时候,卷毛的主人却是会摸我脑袋的,过去我的主人也常这样。
你知道其实我是有几分姿色的,可是夸我的人多了去了,却没几个会伸手顺顺我的毛。

吃人家的嘴短。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家附近等着我的主人,也等着卷毛的主人。
有时我也跟在他们的后面一起散步,就好像我也是他们家的一份子似的。
只是每次我看见旁边毛发蓬松的卷毛,我就知道我们还是不一样的。
他的尾巴翘得老高,而我的却在不知不觉中夹得很紧。

5
噢对了,我还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大花。
一只像我一般的花斑狗,比我高大的多。
他说我们都是流浪狗,我说不对,我们顶多算是半流浪而已。
因为我们分明是有家有主人的,只是他们一不小心迷了路,我们回家都是早晚的事。
我从大花脖子上的项圈判断出我们同病相怜,可他却硬是不肯承认。

原本我是很羡慕能在脖子上绑项圈的狗的,绑上了就意味着能和主人出去玩了。
大花的项圈勒得可真紧,像是要长进他的脖子里去了。
诶真疼,幸好我的主人从来就没过牵着绳儿遛我的打算。
你们人类大都粗心,欢欢喜喜地给人家套上了圈,最后就有那么些个忘了帮我们解套的。

有天晚上,我远远地瞧见有辆车上伸出了根细长条的东西,一下就戳中大花脖子上的项圈。
不知怎么的,我扭了扭空无一物的脖子,觉得庆幸的很。
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6
说来害羞,你们应该没忘记我还是条姑娘狗吧。
在江湖上浪荡久了,偶尔也会遇上个把没良心的采花大盗。
还没等上跟主人报备,我就要生崽了。
我也像你们人类更年期一般变得焦躁又多疑。
我知道我暂时不能再在家门口睡觉了,太不安全了。
只有楼梯底下才让我心安。

我不再往外跑了,我只藏在那儿时不时狐假虎威地吼一吼。
于是我看见那些当初来我们家串门的人一个个地路过,又用我不喜欢的眼神不断打量着我。
我冲他们喊:“别过来!”
无论他们听不听得懂,我以为只管喊便是有用的。

我终于生了一窝的狗崽子。
真是累极了,可我心里高兴。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就这样也不错,就算主人还是没找回来,我也能像从前那般欢喜了。

真饿。
我懒得去翻外面那些绿色的大桶子找东西吃了,我看见旁边有个包子,上面不知道沾了什么红红的东西。
不吃白不吃呢。

“这只狗太吵了,赶出去了又回来。这里有学生要高考复习呢,别耽误了孩子。我看我们就把它……”
你看我见过的世面还是不够多,很多话我依旧理解不好。

我想起来我是来哄人开心的,可要哄的人却不知道去哪儿了。

生而为狗,我很抱歉。
这个世界是安静的,而我也许太吵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目 录一、神奇的摄像机(1)二、淡蓝色的影子(6)三、在铜像的阴影...
    bigtrace阅读 1,762评论 5 15
  • 我相信很多人对一些成语典故耳熟能详:比如“滴水穿石”,“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但是我们听到这些成语...
    点石陈金阅读 983评论 2 7
  • ​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是一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是一个信息高度碎片化的时代。在这个人人都被...
    胡阿盟阅读 560评论 0 3
  • 用微观看到的世界 有一番的景致 用放大的视野 得到另一种美丽 形体被放大 力量被放大 眼界被放大 色彩被放大 大与...
    姚石之言阅读 29评论 0 1
  • 新时代,新征程 丁酋年吾遇两幸事,喜迎十九大乃一也,与汝相遇则其二也。 铁马冰河中傲然崛起 癸亥之秋,刀光剑影,剑...
    悦_54e1阅读 171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