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时代的尴尬——海量的数据&坚实的信息壁垒

字数 895阅读 13

      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让大众“嗜血”般的兴奋,同时又失忆般地茫然。一个个技术大佬并未真正构建起平等、自由、公平的网络平台,而是争相搭建一个个平台“圈粉”,继而摇身一变成为掌握巨量信息的巨无霸“中介”公司,想灭谁就灭谁,想捧谁就捧谁。信息提供方和消费方成为最无力的被消费者,一方是免费被消费,一方是给钱被消费,而这些“中介”大佬些偷着乐的同时还不忘秀一秀改变世界的“伟大”形象。

数据被中介禁锢会导致两个极端

          数据——这一新型具有战略意义的资源,不再散落民间,成为了备受重视的一种资源,最有效的出路无非两种:要么自由,要么管控。而不是当下这种被部分有技术实力的“中介”把持和禁锢。

          信息一旦通过“中介”封锁运作售卖,必然带来两个极端,一是资源分配严重不均,有钱购买信息的利益体掘金能力会呈几何倍数被放大,快速澎涨为行业,甚至跨行业的巨无霸,而财富本身不足的小的利益体则会因缺乏信息来源而逐渐萎缩消失,最终社会形态会变为几家大的巨无霸怪物奴愚着手无搏鸡之力的苦命大众;二是信息的输入输出价值失衡,一端是“中介”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免费获取输入方(个人或组织)的数据信息,转手却用高昂的价格卖给消费方(企业或其他组织),做着无本生意,获得大把的利润。

  信息集中在“中介”  手中会加大不社会和个人的安全性

          完全市场化的数据信息或者高度管控的社会信息是均衡自由的,是一种健康的状态,也是未来发展的一种必然。而当下这种数据被少数私有化的巨头掌控,给社会和大众带来了巨大的威胁,不仅仅是对财富的掠夺,对生存也造成具大的风险,因其数据量集中,风险也相较于自由信息要大到无可衡量。

区块链或许会成为打破信息壁垒的最有效的平台

        我认为区块链或许是未来打破信息壁垒的最有效平台,但这肯定不是由各个利益体构建的区块链,而是完全公益形成的或政府以国家层面或社会层面构建的。每个个体自由提供服务的同时以合理的价格出售个人信息,另一端,需求者通过市场竞价购买信息和服务。

      公司制形成的社会分工在移动互联网往后的发展中将成为一种落后的组织形式,会被更加先进和自由的组织方式所取代。当然,这个更替的过程必然有挣扎和斗争,但洪流不可挡,该来的终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