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上身

96
黄殿财
84.0 2019.03.30 09:37* 字数 1189

吴师傅常年在外跑物流,在家的日子也很少,一年在家呆不上一个月,老婆在家带俩个孩子,寂寞的时候,当生理需要强烈时,只能去宾馆温存一下。

过春节放假回家,老婆讲家里米快吃完了,让老吴上卖粮油店买袋米回家吃。

老吴在粮食市场转悠了半天,终于发现一位长得十分丰满,风韵犹存的四十岁左右的老板娘,于是以买米的名义上前搭讪。

老板娘你真的很能呀,一个女人家做这么大的生意,你真的是一个能女人,我老婆可没有你这本领。

谁娶着你真是拾到了金元宝,真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人家听了也不搭他的讪,想买就买,费话少说。

吴师傅想米也要,人也要,先把米买回家给老婆大人一个交待,你的门店在这里跑不掉你这个小样的。

只要我功夫深,铁棒磨成针。三天两头上店里挑逗人家,有时还大胆地摸一下老板娘的手。

老板娘终于忍无可忍,不动声色把门店交给别人看一会,偷偷跟踪到吴师傅的家。等到他进门之后,听到家里有女人说话,然后再敲门。

吴师傅老婆开门一看,不认识哪来的陌生美女?但是做生意人胆子大,嘴巴也会说,问刚才回来是你男人不?

他不是我男人是谁的社?

好好的管住你男人呗,别让他天天闲死人的骚扰我!

吴师傅老婆一听,似被当头敲了一棒……晕了。这个死鬼东西,回家了就这样,在外面不知道还不翻了天?

连忙给卖米的老板娘赔认不是,把人家礼送出门。

吴师傅看见人家追上门来了,吓得狗屁不敢放一个,被老婆应付走后,才放下心喝口茶压压惊。

送走老板娘,老婆就来个老虎发了威:”你这个死狗日的是个什么东西?在家里就这样,也不知道你在外搞了多少女人……”

被吴师傅吧叽一耳光,打的不敢拼命撒泼了。

妈的我在外面没日没夜地开车,拼死拼活挣点钱容易吗?找个女人又咋滴?

好啊!狗日的敢打我,我不跟你过了……

老婆转眼一想,不能便宜这个死鬼。等儿女放学一回家,鼓动孩子们一块对付他。

于是饭也不做了,菜也不炒了,水也不烧了。孩子们放学回来准备吃饭的,一看冷火秋风什么也吃不成,都开始吆喝饿死了。

老婆让二个孩子找他好爹要饭吃的,开始老吴还是家长主义作风,反正家里的钱都是我挣的,不服气你们都给我滚蛋!

老婆一听,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把你儿和女从眨巴长招呼成人,天天又是洗又是弄的,一天三顿饭做的好好好,有一点头疼发烧我心痛像么事样……

现在二个孩子都长大成人了,你却嫌弃我老了,长的不好看了,去找卖米的了,赶明儿让卖米的给你儿女做饭当丫鬟了。

家里给你打理得干干净净,没让你操一点心,你倒好,在外面找女人还有理了。

女人的泪,一滴就碎。

二个孩子听着听着也跟着号淘大哭,人家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亲!”父子连心,孩子们一哭,老吴的心像汽车玻璃一样,一敲都碎了,都别哭了,我错了好不。

老婆一听有效,知道错你跟我跪下,老吴明知理亏,只能跪下,老婆上去使劲抽了几个大耳光,连手也没敢还一下。最后还写下保证书,一辈子再也不敢找野女人。仅此一回,下不为例。如果有下回,就光着屁股走人。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