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化蝶(八)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章

博院长一去世,传言就开始悄悄的流散。

据说,博院长这两年引进的学科带头人因为未纳入编制解决不了身份的问题,在这样一家设备落后的医院又发挥不好都想离开。已经有科主任提出了辞职。

军心涣散。

正当此时,医院人事科传来消息,通过人才引进审批编制的报告的10个主任中9个顺利入编,都是从其他大医院引进的临床学科带头人。

对于尚珂,人事科长转述省人社厅的相关负责人的话说,“记者不属于特殊人才,不能按照人才引进……然后直接将你的名字从报告中划去了”。就像兜头一盆冷水,尚珂再一次听到希望支离破碎的声音。

这样一家企业化转制后的医院,如果不是当时博院长的个人魅力和党书记的一片诚心,尚珂是不可能考虑来的。当时,已经有另外两家三甲医院在吸引她,希望她能加盟。对方医院都缺少这样的“笔杆子”,都开出了优厚条件,希望她能尽快到位。

入编的事,变得遥遥无期了。

引进她的院长去世了,看她还怎么表现!冷嘲热讽随之而来。

就像温水煮青蛙,尚珂怕自己在这种环境里待久了失去弹跳能力。

“书记,我不干了……”面对这种态势,尚珂不想再耗下去了,决定辞职。

“任何人都不能辞职!”党书记一脸坚决,怼回了尚珂的话。

随即,党书记软下来,一脸为难的说:“我和院长辛辛苦苦把你们引进来,怎么可以在他尸骨未寒时就走呢……你还要给院长写讣文呢……”。

此时,省卫生厅临时任命党书记兼院长职务。但目前的局面已经让她像热锅上的蚂蚁。党书记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很怕军心涣散没法给上级交差。

呆着不如意却又没法走,百无聊赖尚珂索性上网查看了一下星象和运程。“今年你的运势不错,得遇贵人,乘御辇而来” 尚珂苦笑了下,至少现在她还看不到希望。

“这个稿件拿去让厅领导审一下”当党娟书记看完尚珂给博谷写的一个整版讣文后说。

“文厅,我有事向您求助”,等审完稿后,尚珂脑子一热脱口而出。“什么事?”文厅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熟悉的记者。

尚珂和她认识多年,在报社时常常就卫生系统的问题采访她,已经深得她的信任。被文厅一问,尚珂的眼泪哗一下流了出来,憋了一肚子的委屈瞬间倾泻而出。

文厅静静的听她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鼓励她“我会和你们领导了解情况,你也要和领导多沟通……医院还有编制,你要有信心,好事多磨……”

从文厅那里出来,尚珂如释重负。不管结果怎么样,她都要做最后的努力。

冯成挪动着矮胖的身躯从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上下来,笑眯眯的逐个和党娟书记带领的行政人员握手。

“这个,这个,你认识吧……副厅长文霞指着尚珂说,文霞带人来医院宣布新院长任命。

尚珂也上去握了个手。“你怎么会在这里?”冯成有些惊讶的看着尚珂。

尚珂十年前就认识冯成。他在另一家三级医院任院长。此前,尚珂曾多次采访过他。这让尚珂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与其他院长不同之处是,冯成院长一到任并没有先烧三把火,调整人事、撤换主任,而是每天上下班笑眯眯的和人打招呼。然后,关在办公室查账目,天天看财务报表。这让其他院领导和主任们反而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三个月后,冯院长开始挨个找主任约谈。依然是和蔼可亲。

半年后,冯院长一改平时笑眯眯的模样,开始整顿医院,走廊内每天都可以听到他大声训斥主任们暴戾的声音。

“每次去见他前都得吃个速效救心丸啊”科主任们私下议论,进行政楼都战战兢兢的。

站在他的门外排队听召,分明能听到他拍桌子、摔本子怒呵“我们这里没有特殊公民!没有能力,博士也是烂白菜!”。

当尚珂将党娟和纪检书记改动的组织架构图呈给院长时,冯成院长勃然大怒:“搞什么搞!定好的东西,为什么要变?订到墙上的东西都给我扒下来!”直接将材料扔到了地上。

尚珂默默的拣起,去回复党娟。“哦,那就赶紧扒下来,不改了!”党娟像个“变色龙”很快调转风向。

党娟在官场多年,从办公室主任升上来,很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但党娟又怕得罪了纪检书记,又让尚珂再去给纪检书记转达院长的意见。

而尚珂则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挨训。不!是三头受气。

半小时前,党娟才和纪检书记在走廊上看着工人将新的组织架构图挂上去。党娟完全采纳纪检书记的意见,将人事、宣传等口子从院长名下划到书记名下。

“院领导分工应该是开党委会决定的,怎么可以这样随意改动”尚珂思忖。

纪检书记走后,党娟又怕担责任,让尚珂再去给院长汇报。

“我不知道……纪检书记改了组织架构图……尚珂就不该拿给他看。我让尚珂重新做了挂上,她太不会办事儿了……”待院长稍稍平息后,党娟进办公室轻声解释替自己开解。院长一语不发脸色很难看。

“门诊楼上的电子屏一天不宣传专家和业务,都发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中层干部会议上冯院长语气凌厉逼人、眼睛透出霸气,“我们的大专家卓主任,打上去!卓主任,男,60岁,擅长……”“你一天在干啥!还不快按院长说的宣传专家”会后,党书记跟着埋怨道。

“又不征婚,这样写合适么”尚珂说。

“院长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党娟不耐烦。“那精神文明的宣传也去掉么?”尚珂问。党娟不语。尚珂赶紧在电子屏推出了5名新引进专家简介。“你征婚呢吗?!男,60岁!”冯成在会上再次发难。“你咋会写这些内容呢?!自己不动脑筋啊,不知道把关嘛!”会后,党书记责怪尚珂。“这明明是上次会议要求的啊,我也给您说过的……”尚珂悄悄辩解一句,只好回去默默的改了。“住院楼前那些宣传栏,把我们知名的专家都放进去,骨科、心脏科、肝胆外科、消化科……看你们都放了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冯成在院周会上屡次发难,矛头紧盯宣传,而宣传工作是由书记分管的。尚珂迅速将四个科的专家设计成展板挂上去。“精神文明创建工作是全国大势所趋,赶紧做两个展板放到宣传栏里”党娟从卫生厅开会回来迫不及待的安排。“可是,前几天才按院长要求去掉,刚把专家宣传放进去了啊……”尚珂有些为难。

“我不管,你去想办法……这些东西怎么可以不放!”党娟立即恼怒了,党娟毫不讳言,“你光听他的,不听我的!别忘了,是我把你引进来的!”“一个医院怎么可以不讲政治!难道要踢开党委闹革命吗?!”尚珂从书记办公室出来,左右为难。闷闷不乐。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