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管阿姨二三想 - 草稿

打水的时候,又听到宿管阿姨怼人的声音从楼道的某一处传来,身体直接打一个寒颤,只盼望开水间的隆隆煮水声不要停,让我这脆弱不堪的小心肝不要撞上宿管阿姨的万年冰煞脸。

这是每天都会经历的时刻,就跟太阳照常升起一样,阿姨照常发脾气是整个西楼每天的共识。

但最近阿姨越发沉默了。每天下楼看见她:“阿姨好!”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嗯。”

昔日的大吼大叫变成了现在的恬静微笑,这样的平静反而让我感到不寒而栗——阿姨出什么事了?

周一下课回来,大家都明白了——阿姨被辞退了。

同学A:“谁干的这天大的好事,我一定给她发张好人卡!”

“你小声点儿——咦?噢,随便说随便说。”同学B习惯性地看向值班室,默默地把头转了回来,做个鬼脸。

“说的是呢,”同学C摆弄着刚洗完的头发毫不顾忌地说:“她被辞了整栋楼的人都得欢欣鼓舞了,天天吼完这个吼那个,她不嫌费嗓门也得考虑我们的心里承受能力呀。”

“不过,她就这么被辞了,也真是可怜。”同学B这话,让水房里叽叽喳喳的声音低了些许。

“谁说不是呢,这样的工作估计也不好找,万一她家里……”不知道谁这么嘀咕了一句,麻雀般的声音彻底消失在水房里。

之后的几天,值班室成了姐们几个的重点关注对象,新阿姨看到我们,总是腼腆微笑,问好也不说话,大家讨个没趣,关于阿姨的话题便越发隐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