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二


  那年,大雨连绵,江河决堤,数百里沃野浊浪滔天。

  那会儿,娘刚生下麻二,大水就到了,撞倒了树木,掀翻了房屋,整个村庄哭喊一片。爹娘刚把麻二放进木盆里,铺天盖地的大水就冲过来了,冲走了木盆,冲没了爹娘。麻二躺在木桶里随波逐流,上下翻飞间恍如在娘肚里晃悠,晃着晃着竟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杆。这时,潮退了,木桶被吊在崖边边的一棵树杈杈上,荡悠悠,荡悠悠,一来一回的荡悠。睁开眼,看到一只灰狼正在崖边边用一只爪子挠桶。一下,又一下,桶就一晃,又一晃。他当然不知道那是灰狼要吃他,因此不觉害怕,随着桶的晃悠,反觉是一种享受,突然咯咯笑了。灰狼一惊愣,爪子用了力,木桶从树杈杈上脱落,掉入崖下的烂泥堆里。麻二被甩出桶外,额头破了皮,沾了泥,一下疼得哇哇大哭。正哭的当儿,灰狼追过来,张开毛茸茸大嘴,要吃麻二。麻二闻到了一股奶香。早已饿极了的麻二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双手抓住狼的奶子,狠劲吮咂起来。

  灰狼身子一抖,停住了血盆大口。

  灰狼也是刚产下小狼崽,因为是在沟里凹处,洪水突如其来,灰狼见势不妙,叼起一只狼崽跃上了山岗,可怜几个狼崽被冲走了,淹没了,洪水涛天,哪里还来得及去救。灰狼一阵悲痛,仰天长啸,叼着的狼崽掉下了水里,灰狼急忙去追,哪里还能追得到,正悲伤的时候,看到了悬在树枝上的麻二。这可是到嘴的美食。灰狼饥肠咕噜,怎奈,任它窜上跳下,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此刻,灰狼奶水正涨得厉害,被麻二一嘬,母性的本能顿时被激发了出来,它哪里还能下得去口,身下分明是自己活生生的崽嘛。

  麻二就这样活人了。

  麻二跟灰狼住在山洞里,无忧无虑,狼啃骨头他吃肉,吃饱了,喝足了,美美地睡去了。但更多的是饿着,和灰狼一样被饿得瘦骨嶙峋,头大,身小,四肢细如麻杆。

  啥娘养啥儿,灰狼教麻二生存,自然是一些捕杀猎物的技能,六、七岁便攀沿绝壁如走平地,除此之外,啥也没学会,倒是对偷上了瘾,因此,附近村庄的鸡经常见少。

  引来了猎人麻大。

  麻大跟踪追击,被在后面打掩护的灰狼反跟踪。在猎人麻大追到洞口的时候,灰狼从他背后一跃而起,在夕阳下划一道优美的弧线,扑向麻大。这哪里还有麻大的命在。等麻大发觉时血盆大口已到脖间,麻大也只有干瞪眼等死的份儿了。

  偏在这时,狼崽麻二扔过来一颗石子,也不知他是帮助麻大还是灰狼,反正那石子正砸在灰狼头上,灰狼倒地,麻大绝地逢生,一枪托将灰狼砸了个脑浆迸裂。

  麻二被带回故道镇。

  麻二原本没名姓,跟了麻大,也就成了麻大的儿子,叫麻二。

  麻二恶习难改,只要得手,啥都偷,偷鸡,偷狗,还偷羊,被偷的人家心知肚明,但苦于抓不住人,没证据,直恨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也只有干气、干跺脚的份儿:“这个狼崽子!”

  但谁也拿“这个狼崽子”没法。

  麻二专偷大户。虽然,大户人家有狗,但却都不是他的对手,也不知道他使的啥法儿,个个见了他四肢筛糠,俯首帖耳。虽然,大户人家也有看家护院,但他会飞檐走壁,总能躲开那些护院家丁,等他完事了,被发现了,也只是个背影了。

  也有失手的时候。

  那是一个午夜。无风。无月。几颗稀疏的星星,想休息,又不能,在天空里落寞而徘徊不定。这个时候,正是人烂睡如泥的时候,也是偷盗的最佳良机。

  马家大院一片沉寂。这时偷东西,万无一失。果然,麻二很容易就得了手。偷了鸡,放于墙外。也许来的太容易,麻二不知错了哪根筋,起了贪心。再次返回马家大院,偷羊。恰巧,有个家人起夜,看到有个人影背只羊翻墙而过。

  “有贼!抓偷羊贼啊!”

  麻二背着羊就跑。看家护院的在后面紧追。有读者好奇了,哪有偷羊上背的,不能牵着跑嘛,那样更快。可麻二不开窍,愣是没想到。当然也是时间紧迫,由不得他想那么多。

  不多久就被追上了,围起来。麻二兀自背着个羊。这时他如扔下羊,凭着敏捷的身手,跑出包围圈仍然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舍命不舍财,不肯放下羊,这就给马家抓了个人脏俱获。连同羊一起,被押回马家大院敲断了一条腿,左腿。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