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往事

 01

最后一点太阳光停在湖面上,风一过,像洒落了满湖的星子。时至黄昏。山谷里,每天最热闹跟最安静的时候都在此刻。太阳,星星,月亮,在幕后商量着交接时刻;湖里,有鱼儿冒出点头来,咀嚼着摊在面上的彩云,一点点吐着泡泡。

三年前,我离开母亲,独自搬到这个湖边安下家来。

母亲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镇上,那里人不多,但喧嚣。母亲说,她的每一个儿女都要学着长大,去过自己的生活,所以,她允许我们在一定的时刻,选择留下来,或者离开。

来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无比感谢,当初头脑发热的选择。

从镇上到这里,要转十八弯的山路,涉奔腾的小河,翻枝横叶斜的荆棘路。还有很多很多岔路,通向不同的山谷,稍不注意就会迷了道儿。

能走到这里来,是偶然,是运气。所以,这么久,也没人找到这里来。

看到这里的第一眼,我就喜欢。每一座山,都有不同的样子,我给它们都取了名字;还有澄净的湖,清冽的山泉,都有了独一无二的名字。当然,这些名字,只有我知道,我不会告诉别人。

每天,在这里,我唯一的事儿就是独自看日落,数星星,听风声。无人打扰。


02

刚刚说了,这是我来这里的第三个年头。

东风跟北风擦肩而过时,特地带来一个晴天,捎走了天边最后一片阴云。平坝上,野蓼草顶着淡紫色的穗子,牵出一条条小须须,蒲公英摇着嫩芽儿,笔筒草挺直腰杆,大家齐刷刷地,都迎着风,笑倒在湖面上。

太阳又要下班了,它晃晃悠悠地,漫过水草寒漪,拖出一片影影绰绰。

“哈哈,真调皮。”

像是被发现了一般,太阳“唰”的一下红了脸庞,端端正正地回了位,直直坠下。

闻声回头,坡上突然冒出一个黑黑的人头。他剪着很短的头发,五官不太分明,因为太黑。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把一个大袋子往草地上一扔,背上的背包都来不及卸下,便大步奔向湖边,大呼了一声:“啊,哈哈,你们好啊,这里太美啦!!!”

他转头,露出两排白牙。笑从他脸边双颊生出,余晖斜斜地打在上面,泛着黝黑的光芒。

猛然间,他捂住白牙,歉意地勾了勾腰,“抱歉,我太激动了,太大声了,哈哈,对不住。”

我轻轻摇头,表示不介意。风轻轻地穿过了我的发,我想这一刻,我也是美的,就像他映在夕阳光里的脸一样。

他轻咳两声,转头拿出手机,对着远山,“瞧,这湖,这山,还有最后这一点点日落,多美啊。还有遍地的野花啊。”

“是啊,很美,每天景色都不一样。还有,晚上星星也美呢。”我小声地说。

他缓缓移动镜头,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他在透过镜头偷偷看我。我有点紧张,但也尽量让身体柔和下来,挺直纤细的腰杆。

但镜头只从我身上一掠而过。他又去拍别的了。

黑小伙把湖这边的山,背后的山,地上的花,崖边的树,一一都拍了个遍,才收起手机。他走回一来就被他遗弃在草地上的大包面前,蹲下来,拉开拉链,从里面一样样地抽出东西。

一顶帐篷。立在离我有点距离的地方。

他在我隔壁安下家来。


03

第二天,隔壁很早就有了动静,窸窸窣窣。

我睁开眼睛,就着一点点的光亮,张大耳朵听着——拉开布帘的声音,脚步声,拨动水的声音,都响起来了。

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我也醒来。他架起设备,对着背后的远山。

“啊,我宣布,今天是我重生的第一天。这个地方可太美了。”他又咧开嘴笑起来,晨光里,显得更黑了。

顺着他的笑,我看到很多很多云,密密匝匝织在山边。

“你看,那些云,像巨大的棉花糖吧?哈哈,原谅我,只会这样形容。”

“也像一望无际的棉花田。”对着他,我有点忐忑,毕竟我来了这么久,却是第一次看日出,我给山和湖取好了名字,对着这片无边无际的白云,却拿不出一段像样的介绍词。

“哈哈,像棉絮?我看你这水平也不咋地,跟我差不离啊。”他又笑了起来。

我低下头,感觉脸有点热。

“实不相瞒,才来第二天,我已经不想回去了。这里真的很美,你能感受到吧,每一次风的流动,光在移转。看见那边那棵树没?春天来了,它一片叶子都没有,它自卑不?不,它一点都不自卑,它黝黑着枝条,弯曲的,舒展的,看看,每一笔都是画啊。”他的镜头从白云移到了崖边的树上。

“当然,那棵树在这里很多很多年了,他是有灵气的。”我说。

他又把镜头移走了,“太阳快要出来了,我们来一起等日出吧。看着那里——”他指着远处的一匹山,“我猜,太阳会从那里出来!”

“不,我想,应该还要再往右边一点吧,应该会从它旁边的秋凉山升起来。”我朝着秋凉山的方向指了指。有点心虚,毕竟我也没看过日出。

他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我应该再肯定一点儿的。怎么说,我也比他了解这个地方,了解这里的日升月落,和山山水水吧?

他开始做着奇奇怪怪的动作,等待日出。

“哈哈,讲真,真想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多好啊。每天可以看山,看水,看星星。看看后面这片湖,巨大无比。湖里肯定有鱼儿,但是不能钓鱼哈?当然不能,鱼儿也是一条命呐。”

“是的,不只鱼儿,还有别的。”

他没有接话。太阳已经冒出了一点头,红彤彤的。我俩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04

他来了好几天,嘴就没歇过空。有时候,他会对着我说话,更多的时候在自言自语。

我就真的奇怪了,怎么会有话这么多的人?偏偏我还不觉得他烦。莫非,真是静久了?

晚上,星子从黑暗里透出来。他收起设备,平躺在草地上,睁着眼睛。

这个一直念念叨叨的黑小伙突然不说话了,脸上也没了笑,没了表情。他还是笑起来好看些吧。

他伸出一条手臂,对着天空,拢拢指头,反复地。“星星真亮啊,月亮也大。她们可以属于我,对吧?”

我看见,风在他手上温柔地缠绕着。还有月光,也在他手上流连。不一会儿,又跑到湖面上追来逐去。湖面上镶满了蹦蹦跳跳的星子,比天上还要多。

他好像没看见,我想给他分享我的发现。“你看,湖面上也有星,更美,更亮。”

他没有理我,还是静静地,眼也不眨地盯着天上的星空。他的眼睛,我想到了一个词——深邃。我回头看了看天空,星空也是这样子。像是没有边际,像是有无尽的深沉的光芒。

他的手依然伸着,奇怪,他人那么黑,手却白着。

“星空真的很温柔。孤独的人才懂。”

是吗,孤独吗?我不孤独,我只是不一样,我就想静静的。

可他来了。我的心里似乎又起了点涟漪。他,也有点不一样。这样,也不错。

有眼泪漫过他的睫毛,多么像,沾着露水的长蓼草。

这一刻,我想离他近一点。

我的身体变得太奇怪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星空下,我们都没有再说话。


05

第二天早晨,他起得比平时晚。听到隔壁响起动静时,天边已经泛着白。

他弓着腰从帐篷走出,喊了一声“早上好啊”,如往常一般,晃动着头和手朝湖面走去。

突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他黑黑的脸蓦然间定住了,绽放出一朵笑。

我想,他一定是发现了不一样的我。

果不其然,他停住向前的脚步,朝我的方向走过来。

我有点紧张,尽量挺直细细的腰杆,站在风中。

“咦,这是什么花?才开的?昨天都没见着啊。花朵这么大,而且好香,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帐篷里,水瓶中,多了一束新鲜的白花。风穿过,光穿过,花瓣叠着阴影,映在帐上。

手机屏幕上,文字翻动, “哇,这是什么花?太美了吧!求告知。”

【全文完】

万物有灵且美。每一朵花都有名字,它叫荼蘼,最后的春花,意寓着别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