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小野菊

要说什么才好。

最近总是有些浑浑噩噩得。好像脑袋里全是麻绳,无法解开得结巴,无法理出得纠缠。

回家,坐在公交车上,熙熙攘攘得人群。再也腾不出得空间,好似还能强行将全世界得人都塞进来,沙丁鱼又算什么。夏天,就是黏黏糊糊得。年久得公车,即使空调开到最大档,也依旧无法抵制住夏天得燥热,以及回家得人烦躁得心。我讨厌得是,整个公交车就像是要被点燃得炸药弹。高声说话得男人,口中不时吐出难闻得烟草及其他杂物得混合味,妇女尖声得闲话,就像是警报器一样,不远得距离让我快要失聪,最要命得是,不顾别人看法的赤膊男,对着手机一顿谩骂得粗鲁声,以及猥琐得男人。

那是一种折磨,公交司机甚是喜欢在不宽得桥上面乱窜。像是一只蹩脚得老鼠。

说实在话,即使让累了一天的我天天坐上这种公交车回家,我也能安然。因为,我喜欢这个小小的城市,因为这里有我的足迹,我的成长,我的所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