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

周远深轻声走进病房。

星辰一个人坐在床头,侧过头去看从窗外透进来的夕阳。窗户是开着的,有一阵阵风吹进来,吹得床帘在动,好像夕阳也在动,它们都像是活的。

星辰听见开门声,警惕的转过头来,确又是面无表情的,惧怕但又不惧怕。

她看见站在门口的周远深,目光没有任何波澜,这个房间,死的是星辰。

她的名字叫星辰,她曾眼中闪烁着星辰,但是现在星星死了。

周远深笑着对她说:“你好,我叫周远深。”

星辰眼中突然湿润,太久没有说过话,说出的声音没有丝毫生气:“我不认识你,可是我好悲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